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51章 坏小子
    从青年队出来后,卡尔转身又来到了一线队训练场,这里正进行着一场热火朝天的小组对抗赛。

    他问一直站在场边的助理教练道;“他怎么样?”

    “三十分钟里一个进球一次助攻,数据非常亮眼。”慕尼黑1860的助理教练杰姆·加勒德手持笔记本,脸上的表情却疑惑不解:“波尔蒂略已经完全可以跟得上球队的训练节奏了,而且他踢球的风格也在变化,少了一些花哨的动作,过人的方式也越来越简单实用,只看训练时的数据的话,他甚至表现的比耶卡斯还要出色。只是我不太懂,为什么他一到正式比赛里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的问题压根就不在身体上。”卡尔只说了这么短短的一句话,就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训练场上。

    场上,厄齐尔传出了一个目的地是禁区中路的吊高球。

    波尔蒂略正在足球的落点那里,此刻他观察着足球的飞行轨迹,大步向前一跃,双手张开,挺起胸膛就腾身飞起迎向足球。

    在波尔蒂略的正前方,负责防守他的约翰逊也高高的跳了起来。

    如果波尔蒂略选择接球后直接冲顶射门的话,那他的身体在发射出头球的那一刻,就会跟约翰逊狠狠的撞在一起,轻则俩人一起跌落,重则约翰逊摔倒在他身上,他一个人承受两个人的压力。

    但是波尔蒂略没有选择退缩,他在明知道自己肯定会和约翰逊撞到一起的情况下,狠狠的用胸膛迎上了约翰逊的脑袋,然后甩头、攻门!

    这个球的高度和角度,甚至是力度都无可挑剔,门将霍夫曼只是伸手捞了一下球,见不是自己能力范围内可以拦下的后,就乖乖的放这个球飞进了球网。

    波尔蒂略如预期那样摔在了地上,不过跌倒在他身上的约翰逊很快就爬了起来,并且伸出了手想拉波尔蒂略一把。

    只是在这时,与波尔蒂略分在一组的队友们欢呼着跑过去,挤开约翰逊,压在波尔蒂略身上叠起了罗汉。

    慕尼黑1860的球员们此刻完全忘记了球队的教练们就站在场边观察着他们的比赛,而是尽情的为进球欢呼,为胜利喝彩着。

    身体健康,状态出色,技术精湛,甚至也不惧怕身体对抗——这样的波尔蒂略应该早早就在德乙联赛中绽放光彩了才对。

    可是他没有。

    所以,心理原因——也必须是心理原因。

    波尔蒂略成名于皇马青年队,并且因为极其出色的表现(700多粒进球的恐怖纪录)而被调入巨星云集的一线队,那时候的皇马已经开始流行买锋线巨星了,从青年队直升一线队是许多皇马青训球员所不敢想象的殊荣,波尔蒂略一开始被寄予厚望,可是他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一线队里只能得到“看饮水机-替补上场-继续看饮水机”这样的待遇,最后把自己给看废了。

    而佛罗伦萨,他们决定租借波尔蒂略时一定对其进行了考察,没准还有试训,如果不是表现出色,波尔蒂略大概也无法被紫百合带到意甲。他应该也是在训练中表现不错,不然佛罗伦萨的主教练怎么会在赛季一开始就让他首发出场呢?只是到了意甲赛场上后,他就怂了。

    固然有波尔蒂略不太适应意大利式足球、他的最佳状态还未恢复等种种原因,但最大的主因,卡尔想,大概是因为波尔蒂略心思太重了,他的想法过于忧郁悲观。

    换句话说,就是自信心不足,做事畏首畏尾——世上的事大多如此,你越想把事做圆满,就越容易做的漏洞百出。波尔蒂略想进球,想被认可,但他太害怕自己会令人失望,所以到赛场上的时候,就总是想着要顾全大局,要等到一定能进球的时候再去射门。可足球场上的机会往往一瞬而逝,他这样踟蹰着、犹豫着,就把最好的时机给慢慢丢掉了。

    但一回到训练场上,那又不一样了,射门在这里代表的意味不多,就只是训练的一种方式而已,能进球就当提升自己命中率,丢掉机会也没人对他感到失望。波尔蒂略心态轻松,当然能在训练场上发挥出最好的自己。

    为时四十五分钟的对抗赛结束了,波尔蒂略所在的队伍以3:2的比分战胜了另一个小队。球员们三三两两的从球场上走下来,坐在休息区里喝水吃东西。

    加勒德一边整理着每个球员在训练中的数据,一边问卡尔道:“明天就要决定下一场比赛的首发名单了,您会让波尔蒂略上场么?”

    “当然会。”卡尔丝毫没有犹豫。

    “可是他……”

    “瞧瞧他在训练时表现出的样子,杰姆,你觉得他是一个怂货么?”

    加勒德摇了摇头。

    “波尔蒂略在顶级赛事中展示过自己,不要忘了,他可是在欧冠比赛中为皇马奉献过绝杀的人。”卡尔微笑道:“或许他现在失去了那种状态,但我有耐心,只要一个,只要他能在正式比赛中再进上一个精彩的进球,他会找回自己的。”

    ……

    当卡尔驾车(一辆二手欧宝轿车,花了他八千欧元)从俱乐部地下停车场里出来的时候,正看到青年队球员萨维奥·恩塞雷科的身影,他穿着一件连帽衣,将脑袋压的低低的一路小跑沿着车道走,他的姿势和动作都像是怕有人看见他,但他又时不时的抬起头向四周张望一下,像是在寻找……不,忌惮什么东西的出现。

    联想到萨维奥·恩塞雷科今天早上突然青肿的右眼,卡尔犹豫了一下,暂时选择放慢车速,远远的跟着他。

    最近半个月以来,慕尼黑1860青年队里突然多了许多受伤的人——不是那种需要到医院治疗的大病,而是一些十七八岁的小球员突然集体开始挂彩,今天你眼圈乌青,明天他嘴角带血,后天又一个肩膀脱臼之类的,而且还是以日均一个的速度在增加。

    青年队教练鲍勃一开始怀疑他们在相互打架,但是在训练时观察的时候,却发现这些小球员们彼此感情很好,甚至经常背着教练们交头接耳的说悄悄话,半点内讧的僵硬气氛都看不出来。

    后来卡尔去青年队看比赛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些,他眼尖的判断出小球员们的伤应该是被人殴打所致,而且看青年队如此大范围的受伤,没准是这些小球员们集体惹上了什么人,然后遭到了报复。

    于是他和鲍勃一个个喊来小球员进行询问,并告知对方不要害怕,真有不对可以报警,但小球员们却闭紧嘴巴,一口咬死自己脸上的伤是“在家摔了一跤”。

    而当这种伤出现在恩塞雷科身上的时候,卡尔分外注意,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是他和青年队教练一致看好的,下个赛季就有可能把他升入一线队的前锋,还因为恩塞雷科是个有非洲血统的黑人,他担心殴打恩塞雷科的人带有种族倾向——种族主义不仅仅在足球场上,甚至在整个欧洲社会里都是大忌,如果慕尼黑1860青年队黑人球员被蓄意殴打的事传出去,没准还会拉黑俱乐部的形象。

    在一个路口,恩塞雷斯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然后在不到一分钟之内,他的四周围上了不下七八个人,都是些穿着古怪的青少年,那些少年们不顾恩塞雷斯的挣扎,七手八脚的推拉着他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卡尔连忙开车追了过去,可是到巷子口的时候,他发现入口太窄车子压根开不进去,于是他将车停在路边,关上车门后就急忙跟了过去。

    巷子的尽头出乎他的意料,那里没有什么他臆想中的“阴森黑暗的仓库,供黑社会和不良少人犯罪专用”,而是连接着一条正对着露天足球场的马路。

    更稀奇的是,那些绑走恩塞雷斯的少年并没有将他推到什么地方进行殴打,而是背对着卡尔站在球场边,看球场内的恩塞雷斯和另一名莫西干发型的少年……踢球。

    没错,就是踢球。

    两粒足球,一个放在“莫西干”面前,一个放在恩塞雷斯面前,他们的正对面是简陋的球门。

    恩塞雷斯用脚尖挑起足球,在枯黄的草地上展示了一系列华丽的控球动作,然后在球门前十几米处一脚抽射,将球送入了球门正中央。

    做完这一切后,他飞快跑进球门里捡起足球,退到一边乖乖站着。

    “莫西干”开始运球,他的所有动作都能明显看出来在模仿恩塞雷斯,只是生涩粗糙的多。

    恩塞雷斯可以在刚刚的控球里,用两个转身做出一个马赛回旋,来摆脱幻想中的敌人,然后潇洒的射门,但“莫西干”就只能在快速的带球奔跑过程中,勉强做出两个实用但技巧感不强的过人动作。他面对空门射出的那一脚有点糟糕,因为足球一直保持着快速的旋转,他在射门前却忘了应该将球停一下再抽射,只是就着球速推了一脚,理所当然的,这个球撞到了门柱上,没有进。

    “莫西干”从球门里抱回自己的足球,然后招手让恩塞雷斯重新演示了一遍,他自己再跟着学。

    恩塞雷斯的再次带球射门动作做的非常细致,像是怕少年看不懂似的,他还特意将动作放慢,一一分解,最后又贡献了一次流畅漂亮的进攻。

    可“莫西干”的二次尝试还是失败了。

    然后又是第三次、第四次……

    卡尔看的兴起,并且他觉得恩塞雷斯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于是将自己隐入了巷口的一个角落里,恰好与露天球场形成对方对他视觉上的一个死角,然后又继续看了起来。

    连续的失败使“莫西干”很烦躁,即使隔着几十米远的距离,卡尔也能从他抓头的动作中感觉出来那份不耐烦。

    场边站着的一个矮小少年在“莫西干”又一次失败过后,讨好性的抢先一步跑进球门里拿回足球,然后谄媚的用双手放在“莫西干”脚下。

    “莫西干”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手推开矮小少年,并且右脚泄愤一样狠狠踹了下足球,发出“砰”的一声。

    足球从地上起飞,在空中划过了一个半圆后,钻进了无人把守的空门。

    尴尬。卡尔再一次感觉到了从球场那里传来的情绪浮动。

    球场边的那群少年大概非常敬畏“莫西干”,因为当他们看到这个乌龙进球后,集体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莫西干”突然走进恩塞雷斯身边,拽着他胸口的衣服大声的说着什么。

    恩塞雷斯缩着脖子,有点害怕的回应着。

    卡尔的脚刚刚忍不住往外迈了一步,他差点就跑了出去,不过看到“莫西干”很快就把恩塞雷斯放开后,他又躲了起来。

    不知道“莫西干”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小弟有多少,如果这时候贸贸然的出去警告他们不许打恩塞雷斯,没准反而会弄巧成拙。

    更何况,卡尔还想知道,这群少年仅仅只找上了恩塞雷斯,还是说青年队挂彩的球员们都跟“莫西干”有关?

    “莫西干”带头,少年们一个个从恩塞雷斯身边走过,钻进了露天球场挨着的另一个路口,等到最后一个矮小少年的时候,那小个子突然抬起右脚,恶狠狠的踹了恩塞雷斯的肚子一下。

    恩塞雷斯大叫一声,抱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卡尔暗骂一声“混蛋!”,飞快跑了过去。

    等他跑到恩塞雷斯身边的时候,“莫西干”和他的手下已经走远了,卡尔望了另一个路口那群少年的背影一眼,还是决定先把恩塞雷斯扶起来:“你还好么?”

    恩塞雷斯抬头一看,顿时吓白了脸:“奥,奥斯顿先生?”他的手忍不住从肚子上拿开了。

    “刚刚的事我都看到了,从他们把你拉到这里开始。”卡尔一脸严肃的看他:“现在,萨维奥,告诉我你和你队友们受的伤跟刚刚那群不良少年有没有关系?”

    恩塞雷斯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卡尔考虑了一秒钟要不要报警,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莫西干”他们看起来都是未成年人,就算掌握了他们殴打过慕尼黑1860青训球员的证据又怎么样,青年队里没人重伤,大家都只是身上青肿顶多破个皮,警察们大概连口头训话都懒的做,直接一个个电话喊家长过来接人。而这些少年经过警察局一日游,八成要恨死恩塞雷斯,日后应该会报复的更厉害。

    恩塞雷斯大概看出了卡尔在想什么,他着急的握住卡尔的手说:“奥斯顿先生,请您别报警!我不想去警察局,而,而且,我也没怎么样,就只是挨了一下而已。”

    卡尔拍了拍恩塞雷斯的手安抚他的情绪:“那就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PS:谢谢392676729、千又行双、泥泥、小藍、萱萱、陌奕、1472866的地雷,╭(╯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