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50章 熟悉的陌生人
    MSV竞技场的主队更衣室中,杜伊斯堡球员气氛轻松。

    “因为慕尼黑1860上一场比赛表现的太令球迷失望,这次只有五百多名客队球迷跟着他们一起来到这里,我们可以想象一下,等一会儿比赛开始后,几百名慕尼黑球迷对上咱们三万名杜伊斯堡球迷,那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杜伊斯堡主教练一边笑着,一边跟他的队员们开着赛前会议。

    “没有人为慕尼黑1860加油!”“或者他们喊了加油也没人能听见!”杜伊斯堡球员们哄堂大笑。

    球员们强烈的信心让杜伊斯堡主教练满意的点了点头。

    杜伊斯堡目前在德乙积分榜上排在第二名的位置,一周之前,他们被第三名的慕尼黑1860咬的紧紧的,教练和球员们日夜担心一场比赛过后,自己亚军的位置就要不保,毕竟保持着本赛季德乙不败纪录的慕尼黑1860一度被公认为非常的有威胁。

    可是,哈,上帝他老人家在上周帮了杜伊斯堡一把,他们赢了比赛,慕尼黑1860却只收获了一场败局,现在对方落到了第四,跟他们的差距也变成了5分,而杜伊斯堡主帅有自信这一场比赛过去,差距将变成8分,到时候慕尼黑1860只能望着积分榜不停的叹气。

    “根据我对慕尼黑1860的研究,他们的进攻要强过防守,而且那个叫做奥斯顿的主教练非常卑鄙,他总是让球队在上半场发动一系列快速流畅的攻势,取得领先后再在下半场改打防守反击。不过,哈哈,他们的好运气已经在上一轮比赛里用完了!虽然不知道使慕尼黑1860变弱的原因是什么,但是那样糟糕的场上配合是不可能在短短几天过去后,就又调整的流畅又华丽的,所以我决定——本场比赛我们要和慕尼黑1860打对攻!”

    这次回应主教练鼓励的球员寥寥,有人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头儿,我们和他们打对攻的话,要是慕尼黑1860比我们要先进球怎么办?”

    杜伊斯堡主帅沉吟了一会儿,说:“慕尼黑1860暂时还没有一个绝对的进攻核心,虽然他们的新援蒂奥法尼斯·耶卡斯,那个希腊人最近几场比赛数据达到了场均1球,但是他们的进攻几乎上都是由队长哈斯勒发动的,在下半场哈斯勒体力不支,才会换成本德双胞胎。”

    “所以伯尔曼、萨洛卡,我要你们从上半场一开始就盯死哈斯勒,不给他任何传球的机会。没了他的中场启动,慕尼黑1860上半场的杀伤力会直接少掉一大半,如果奥斯顿乐意在上半场换人那就更妙了,把他的换人名额消耗光,下半场就是我们彻底的狂欢时刻了!”

    杜伊斯堡球员们眼睛发亮,他们被主教练描述的场景吸引住了。

    “不要害怕,小伙子们,我们在积分榜上的位置比慕尼黑1860高,这说明我们的实力比他们强,而且这又是我们本赛季最后一场对慕尼黑1860的比赛,是我们自己的主场,来吧,小伙子们,鼓起劲儿,你们要在上半场多进他们几个球,也让慕尼黑1860也尝尝被快速洞穿球门的滋味!最后赢得胜利的一定是杜伊斯堡!”

    杜伊斯堡球员齐声高喊:“让慕尼黑1860从我们的主场灰溜溜的滚回去,并且永远不要再奢望这个赛季的升级名额!”

    杜伊斯堡主教练相信这会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

    ……

    比赛开始前五分钟,自信的杜伊斯堡主教练脸就开始发白。

    球场大屏幕上打出的慕尼黑1860首发名单中,没有哈斯勒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做厄齐尔的家伙。

    厄齐尔是哪根葱?他从哪里来的?长什么模样?球技特点是什么?

    杜伊斯堡所有人都对此一无所知。

    伯尔曼与萨洛卡两名后卫围在主教练,着急又茫然的说:“头儿,哈斯勒不在首发里,我们该怎么做?”

    杜伊斯堡主教练脑海中也是一片混乱,他只能一边竭力让自己清醒下来想对策,一边暂时敷衍着球员说:“你们就……协助球队进攻,对,我们的战术不变,还是进攻!多往前场传球,不管他们换上的人是谁,只要我们抢先进了球取得优势就行了!”

    球员们磨磨蹭蹭的跑上场,他们的心中已经对头儿的话开始产生了怀疑。

    而十分钟后,计分牌上显示的数字让杜伊斯堡主帅浑身发冷。

    1:0。

    开场不过五分钟,慕尼黑1860就取得了进球!

    明明杜伊斯堡摆出的也是433阵型,明明他们两支球队是在打对攻,为什么先进球的是慕尼黑1860,而不是占据了主场之利的他们?

    杜伊斯堡主帅强迫自己冷静,并且开始观察起球场上的局势来。

    然后他亲眼见到了自己的球队又遭遇了一次重击——

    第19分钟,那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厄齐尔中路接到队友长传后,从边路突破至杜伊斯堡半场,禁区右侧他一脚横穿,将球传中给了慕尼黑1860的前锋耶卡斯。

    耶卡斯开大脚远距离射门,足球被杜伊斯堡门将扑出底线。

    就在全体杜伊斯堡球员刚刚松口气的瞬间,后卫伯尔曼却脚底一个打滑,本来是想把足球射入中场的解围动作,却误将这个球塞到了禁区左侧。

    不知何时跑到禁区内寻觅时机的慕尼黑1860前锋阿戈斯蒂诺当仁不让,对着足球就是一脚抽射!

    白色的球网高高飘起,杜伊斯堡惨遭己方球员送“大礼”!

    杜伊斯堡主教练直到上半场快要结束的时候,才从失败的经验中总结出了一点感悟来:是,慕尼黑1860的配合还是没有回复道他们在年前,有着那套稳固主力阵容时行云流水般的感觉,但是,他们的球员都踢的非常拼命!

    那股子带球突破的势头,不像是在进攻,反倒像是在踢着一捆炸药英勇赴义!

    与此同时,杜伊斯堡球员们的信心也在动摇——主教练在赛前对慕尼黑1860做了一番信誓旦旦的预测,包括战术和首发各个方面,等比赛正式开始了这一切都不准不说,先进球的竟然不是他们,而是慕尼黑1860,还一口气进了两个!

    中场休息时间里,杜伊斯堡的主帅再也不提什么“对攻”了,他命令下半场比赛回缩后防线,并让几名中后卫牢牢看死耶卡斯和厄齐尔,或许还要加上一个阿戈斯蒂诺,总之,是把慕尼黑1860锋线上的人物都看牢了。

    但是等下半场比赛开始之后,他感到了一丝崩溃——奥斯顿竟然把厄齐尔换了下去,换上了本德双胞胎!他们的阵型也从433改变成了442,虽然还是进攻型的442就是了。

    不过不管是谁,他的命令已经下了:只要是慕尼黑1860的前锋,只要他们带球过了半场,就去逼抢!去铲断!去切断他们跟队友的联系,让他们既传不了球,也射不了门!

    杜伊斯堡的这套打法果然遏制住了慕尼黑1860的进攻势头,但也让他们自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两张黄牌,一个以及在比赛进行到第80分钟出现的任意球。

    而到这个时候,慕尼黑1860又换人了。

    奥斯顿他用掉了最后的换人名额,让一个叫做波尔蒂略的西班牙人,来主罚球队的这个任意球。

    杜伊斯堡主帅对这个叫波尔蒂略的小子略有耳闻,曾经辉煌一时的“皇马金童”嘛!他从意甲转会到德乙后,德国媒体也是做过一番报道的,据说他在慕尼黑1860首发以及被替换上场了几次,但状态仍然不佳,迄今为止除了给球队贡献过两个助攻外,一个进球都没有,上一周的《明镜周刊》还调侃说奥斯顿不如将波尔蒂略换换位置,让他改打中场呢。

    现在竟然让这一一个还未为球队立过功的人来罚球……难道,难道波尔蒂略有一脚任意球绝活儿?

    杜伊斯堡主帅不禁屏气凝神,紧盯着波尔蒂略的那双脚,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把任意球罚到了球门后面的看台上。

    下脚力气太大了,而且着力点偏低,虽然角度是挺准的——杜伊斯堡主帅瞬间就给这脚罚球下了判语。

    他难得拾起了几分得意,看向慕尼黑1860教练席:嘿,奥斯顿,这可是你亲自挑选的主罚球员,现在球没进,你就哭去吧!

    但是……

    奥斯顿竟然没生气?在微笑?还一边笑一边招呼波尔蒂略走到场边,拍着对方的肩膀低语安慰?!

    杜伊斯堡主教练的肺都要气炸了。

    卡尔·奥斯顿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他在玩赛场大轮换么?

    他到底当这是一场严肃的德乙联赛,还是什么FM足球游戏?!

    居然拿一个任意球给前锋试脚感?

    简直是魂淡!

    更气人的是,为什么他这么玩,慕尼黑1860还没坏掉?为什么到现在为止球场上控制着整个节奏的还是他们?

    我擦,伤停补时阶段还能进球?

    要气死人了好么?!

    当主裁判吹哨示意比赛结束时,计分牌上3:0的数字显眼异常,MSV竞技场内杜伊斯堡球迷沮丧的纷纷离场,五百来名慕尼黑1860球迷发出的欢呼声却清晰响亮,他们中甚至还有人吹了一声口哨,凄厉的响声响彻整座球场。

    杜伊斯堡主帅脸色难看的像是刚有人在他头顶嘘嘘过一样。

    他恶狠狠的盯着卡尔·奥斯顿:打不赢你,我诅咒你!我咒你永远升不了级!

    ……

    从环球片场返回比弗利山庄家中的艾伦·克兰斯通虽然疲惫不已,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快点上床睡觉,但想到这两年叛逆过分的妹妹,他仍然坚持唤来管家询问道:“安妮在哪里?”

    尽职的管家回答道:“安西娅小姐和朋友一起逛街去了,她说过不回来吃晚饭。”

    艾伦揉了揉眉间:“我不在这几天,她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吧?”

    “佣人没有在房间里发现什么可疑物品,也没有闻到任何奇怪的味道。”管家声音一顿:“啊,安西娅小姐最近倒像是培养了一个新兴趣。”

    “是什么?”只要不是吸毒,或者是像换衣服一样换男友,艾伦什么都接受得了。

    管家离开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带着许多报纸:“我认为是足球。”

    这彻彻底底的令艾伦惊讶了。

    管家将熨烫过、叠的整整齐齐的报纸摊开放在艾伦面前,正露出昨日《踢球者》的头条:《奥斯顿换人如游戏 慕尼黑1860神奇零封杜伊斯堡》

    奥斯顿?艾伦对这个名字有一点印象,几个月前曾和安妮在慕尼黑闹过一出绯闻的那个,他在片场的时候还被记者问到了这个问题,不过当天询问过安妮的经纪人后,他就知道那是一场乌龙,安妮和这个男人之间什么关系都不是,所以他也没有对这个男人做过调查,只知道对方是个足球教练,叫做奥斯顿。

    不过现在。

    指尖在封面图片上慢吞吞划过。

    这个穿衣风格,色调的偏好,将头发一丝不苟的抿向一边的习惯,以及这种表情,目光中流露出的感觉……都像一个人。

    安妮说:“我见到顾了。”

    低下头,在逆光造成的阴影中,艾伦的双眼仿佛一缕幽蓝色的烟雾。

    “调查一下这个卡尔·奥斯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