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48章 急转直下
    “漂亮的反抢!劳特转身,带球突入翁特哈兴半场!”

    “劳特虚晃一枪,躲过了对手的逼抢,他送出了一脚中路直传!”

    “哈斯勒……蒂瑟……耶卡斯……邵佳一!这几个倒脚传球可真是精妙,慕尼黑1860的进攻配合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劳特获得了一个单刀!他朝着中路直接射门了!”

    “球的角度太正,门将扑出……哈斯勒补射!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门前的哈斯勒对着被翁特哈兴门将扑出的足球,送上了致命一刀!”

    “2:0!慕尼黑1860的火力真是越来越足了,听说他们的主教练还准备对中前场做改动,我很期待他们最后能变成一支什么样的球队。”一名解说员点评道:“不过只论这场比赛来说,慕尼黑1860赢定了!”

    另一名解说员立刻打断他:“伙计,话可不能说得这么满,现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十七分钟呢!再说如果让翁特哈兴主教练听到你在说什么的话,他估计要被气的直接冲到解说间来了。”

    可不是么,现在翁特哈兴的主教练脸就够黑的,看起来像是随时能爆炸的样子。

    而他的对手卡尔,最近被越来越多的敌对主教练蔑视的称为“小白脸”的慕尼黑1860主帅,则站在距离不远的地方,与翁特哈兴主教练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主裁判刚刚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声,翁特哈兴主帅就从教练席上站了起身,转身朝球员通道走去。

    《图片报》记者眼明手快的拦住他,高举着话筒:“对于慕尼黑1860的主教练您有什么评价?他只有您一半年纪,但是却轻松击败了你执教的球队?”

    翁特哈兴主教练立刻把脸拉了下来:“奥斯顿算是哪门子人物,从什么鬼地方冒出来的?”他满怀怨气的说完,趁着记者发呆,拨开对方立刻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稍后,当同一名记者添油加醋的转述完翁特哈兴主帅的话,并且用期盼的眼神巴望慕尼黑1860的主教练也做出一番恶毒反击的时候,卡尔只是微微一笑,风趣的说:“他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他轻松的耸肩:“刚刚把他们击败而已。”

    《图片报》记者满意而回。第二天,愤怒的翁特哈兴主教练、微笑的卡尔,两张对比明显的照片被放在了同一版面上,图片下面有一段注释:

    “如果德乙主帅们以前还不肯承认,这个比他们年轻的多的帅小子有什么值得提防的话,现在就请放下自己那可笑的自得,一起高呼‘狼来了’吧!”

    ……

    第十九轮联赛,慕尼黑1860客场挑战艾尔格博,1:0小比分取胜。

    第二十轮联赛,又一场客场比赛,在与德乙球队特里尔的较量中,慕尼黑1860与对手打了个2:2平手。

    截止到目前为止,球队已经保持住了十五轮联赛不败的战绩,这在本赛季的德乙联赛中还属于头一份,如果不是慕尼黑1860在赛季最初遭遇到了四连败的话,1月份《踢球者》评比德乙半程最佳球队的时候,获奖者就是他们了。

    不过,慕尼黑1860现在的成绩也很辉煌,托原本在积分榜上差距不大的菲尔特、亚琛这几支球队最佳表现不佳的福,狮队在第二十轮德乙联赛结束后,一跃到了积分榜第三的位置,仅仅排在实力强劲的球队科隆、法兰克福之下,与第四名也有着三分的差距。

    如果可以将这个成绩保持到联赛最后,重返德甲将不是梦。

    慕尼黑1860的球迷都乐疯了,在下一轮的联赛售票中,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的主场票预售出了整整四万七千张!加上球迷们在赛季初早就购买的套票,到场的客队球迷……在第二十一轮德乙联赛中,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里的上座率将达到本赛季以来最高的80%!比慕尼黑1860还在德甲中的一些比赛的上座率都要高。

    卡尔也终于感受了一把德国联赛的超高上座率,他不能想象,如果球队真的升入德甲后,一座可以容纳将近7万人的球场场场爆满又是一副什么模样——加之德国球迷对球赛的超级热情,想必7万人的奥林匹克球场,会比满座的老特拉福德更加疯狂。

    就在卡尔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现实却突然给了他狠狠一击——

    “红白埃尔福特的前锋莫拉比在带球……他的速度很快,突破到慕尼黑1860半场了!”

    “莫拉比……休伯特……格贝尔……足球在红白埃尔福特球员的脚下来回传递着,慕尼黑1860的后卫们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哦,扬克尔跑了上来,他准备铲球……格贝尔从他的右身侧带球晃了过去……奇怪了,另一名后卫库尔茨明明就在扬克尔附近,他为什么不接应自己的队友?”

    “格贝尔横穿给莫拉比,莫拉比抬脚,射门!1:0!慕尼黑1860在自己的主场暂时落后了!”

    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内立刻响起了嗡嗡嗡的声音,红白埃尔福特上千球迷发出的欢呼声,压根压不住慕尼黑1860球迷的疑问声,他们交头接耳的讨论:球队今天似乎有点不在状态?

    卡尔跑到己方半场,两手在嘴边合成喇叭状,朝场内大喊着:“配合!防守时候的配合哪里去了?库尔茨!库尔茨!你们要紧紧跟着扬克尔!”

    场内,扬克尔听到了卡尔的话,他朝自己的教练挥了挥手。

    可卡尔却没看到库尔茨和库尔茨的回应,这让他微微皱了下眉头。

    以扬克尔这名中后卫为中心的防守链条,是慕尼黑1860下半个赛季的防守战术重心,前几场比赛也都发挥出了十分不错的效果,现在……好像有点不对头。

    “红白埃尔福特的又一次进攻……格贝尔带球,博里米洛夫一记飞铲!糟糕,他铲到了格贝尔的小腿!主裁判对他出示了一张黄牌,并且给了红白埃尔福特一个任意球!”

    “莫拉比主罚这个任意球……球进了!霍夫曼没能拦下这个球,红白埃尔福特2:0领先!”

    “混乱!混乱!瞧瞧这一切……面对红白埃尔福特的进攻,慕尼黑1860的中后卫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动都不动,任凭对手穿插跑位,队员之间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沟通和协防。”

    “这根本就不是我们逐渐熟悉起来的慕尼黑1860,也不是卡尔·奥斯顿的慕尼黑1860,一切都好像回到了赛季最初的时候。”解说员一头雾水的说:“现在我迫切的想知道,从上轮联赛到这一轮的短短一周内,这支球队到底发生了什么?”

    摄像机将镜头对准卡尔,却只捕捉到了卡尔拧紧的眉头,和微显茫然的脸。

    “难道连奥斯顿也不知道球队突然变糟的原因?”解说员又奇怪,又好笑的说:“总不能是慕尼黑1860整支球队突然被人诅咒了吧!”

    说出来或许没有人信,但是现实情况是,连卡尔自己也不知道球队这是怎么了。明明他们上轮比赛还以绝对优势击败了翁特哈兴的,明明所有球员在训练时都一如往常,甚至在昨天开战术会议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征兆显示今天的慕尼黑1860在场上变成了一滩狗屎!

    他也想问问自己的球员们:你们到底怎么了?!

    ……

    红白埃尔福特的战术并未有让卡尔感到非常难对付的地方,相反,他们踢的是442,一个慕尼黑1860踢惯了也对阵惯了的阵型,不应该让球队感到如此困扰。

    所以在中场休息时间里,卡尔质问着库尔茨和切尼为什么不与扬克尔共同协防,又疑惑怎么整个上半场锋线都未能组织起一次有威胁的进攻。

    面对他的质疑,球员们只能低下自己脑袋认错,其他话一句都不肯多说。

    对着一群半句有用的话都敲不出来的闷葫芦,尝试着激励法也没用,要不是顾及形象,卡尔都想伸手去抓自己的头发了。

    十五分钟时间匆匆而过,实在找不出球队的病因,他只能匆匆暂时换下了在上半场表现低迷消极的库尔茨,派了科斯塔上场,并且嘱咐对方下半场盯紧红白埃尔福特的前锋莫拉比,能将他的进攻封死最好。

    下半场开始后,科斯塔的表现的确不错,红白埃尔福特的进攻势头的确暂时被遏制住了。

    但慕尼黑1860却始终没有有威胁的反击,锋线上的搭档,耶卡斯以及阿戈斯蒂诺在前场几乎没有一次配合。两个人都很独,拿到球后也只顾着自己带球突破,根本不会传球给对方,这个表现,跟一周之前的比赛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全场比赛进行到第75分钟的时候,卡尔又进行了一次换人,他将拉斯·本德和斯文·本德这对双胞胎换上了场。

    本德兄弟上场后发挥的作用不大,他们似乎也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桎梏一般,表现平平,只是在伤停补时第2分钟的时候助攻阿戈斯蒂诺进了一球,让球队1:2结束了这场比赛,没有输的太难看。

    慕尼黑1860的十五轮联赛不败被终结了,终结者居然是在德乙联赛中实力也是垫底的红白埃尔福特,这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

    解说员在终场的时候大声嚷嚷着:“慕尼黑1860的不败好运消耗光了,下半场比赛他们是不是就会跟其他德乙球队一员变得正常了呢?”

    ……

    与红白埃尔福特球队那场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比赛过后,卡尔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把比赛录像重复播放,来来回回看了三遍。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上一轮比赛还英勇无比的慕尼黑1860,这轮比赛为何会踢的如此糟糕——战术没有问题,这是肯定的。录像中显示,有一多半球员不在状态,不是说他们的体力不行,而是球员之间的默契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一样,传球不到位,防守也做不到共同进退,感觉甚至连青年队的小球员们都比他们配合的好。

    配合……等等,卡尔突然意识到,恐怕不是球员们的状态,而是他们的心理出了问题。

    什么原因会使一群原本默契友好的团体,突然变得疏远有隔膜?

    争吵,内讧,打架。

    不可能再是其他了。

    卡尔按下办公室电话的呼叫键:“看看哈斯勒在不在训练场上,如果在的话,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

    几分钟后,慕尼黑1860的队长托马斯·哈斯勒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进来,然后将门关上。”卡尔招呼着他,等对方入座后,开门见山道:“托马斯,请你实话告诉我,更衣室里这一周内有没有出现什么我应该知道、但却不知道的事。”

    哈斯勒这位比卡尔大了将近十岁的壮汉脸上,竟然罕见的露出了些许不安的神情。

    看到对方这幅表情,卡尔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作为球队的主教练,我必须知道这事儿有多严重。”顿了顿,他看着哈斯勒说:“如果我没猜错,我们已经为此付出了一场比赛的代价。”

    几十秒钟的沉默过后,哈斯勒声音有些干涩的说:“是的,老板,你猜的没错,比赛前一天在更衣室里是爆发出了一场争吵……我,我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是又觉得大家也许不会把情绪带到赛场上去,所以准备等比赛结束后再来跟你说。现在看,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慢慢讲,把一切都告诉我。”

    “事情发生在前天,你和助理教练加勒德先生宣布了比赛首发名单,并且离开了之后……”

    哈斯勒慢慢讲述着,根据他的话,卡尔还原了整件事的过程:他决定的首发名单引起了一些球员的不满,特别是球队以前经常首发的主力阿戈斯蒂诺、切尼、博里米洛夫等中前场球员,因为自从卡尔从青年队提拔上来了几名球员,并且经过了冬季转会后,他们渐渐连替补主力都打不上了。

    争吵先是从一场抱怨开始——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切尼突然指责耶卡斯在训练的时候太独,只会自己带球而不会给队友传球,阿戈斯蒂诺及博里米洛夫说本德双胞胎技术还太稚嫩,波尔蒂略德语说的不好而且还没证明过自己,扬克尔的技术不足以负责一整条后防线……球队的老球员们原本还是给年轻人指点着不足,但渐渐升级为单方面的发泄自己的不满。

    年轻球员火气方刚,听几句还行,被抨击的多了,就怒而反抗道:“连老板都没这么指责过我们,你们凭什么这么说?不过不满意首发名单,就自己去跟老板抗议啊!”

    这句话率先挑起了个性火爆的切尼的怒火,他立刻予以反击,更衣室里的争吵声渐渐变大变多,最后不知为何发展成一场德国帮和外籍帮、老主力们和新援们之间的你争我夺,你来我往。虽然最后由于知道俱乐部高层们都还没下班,担心被教练或经理们知悉情况,球员们没敢打起来,但几个小团体却决裂的决裂,反目的反目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昨天的比赛中慕尼黑1860表现极其糟糕的原因——球员们在前一天刚刚内讧闹翻天,第二天在场上又怎么可能亲如兄弟默契无比?

    “为什么你没能在矛盾闹大之前解决这件事?当然,托马斯,你不要多想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看到哈斯勒面上一派急于为自己解释的模样,卡尔宽慰他道:“只是我们都知道,你在球队里有着不低的威望,球员们都乐意听你的话,你如果去劝架了的话,应该是有效果的。”

    “是我自己搞砸了这些。”哈斯勒懊恼地说:“我把您邀请我退役后担任球队教练的事和阿戈斯蒂诺分享了,可在昨天我想去劝架的时候,他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了。现在队友们个个都觉得我只会为自己未来的教练生涯考虑,而不会站在他们的立场上看问题,所以他们已经不肯对我讲真心话了,上帝,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要将自己的嘴巴闭的牢牢的!”

    作者有话要说:PS:谢谢′亦笑顏可ヽ、陆长河的地雷~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