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39章 更衣室最大是我
    “老板怎么认识安西娅的?她可是我梦中女神啊!”

    “瞧那双大长腿,又直又白……身高178腿长87,这比例简直绝了。”

    “站在老板身边看着也好搭。”

    “你说她以后会来球场看咱们踢球么?如果老板肯给这种福利就好了。”

    “我倒是想见见她哥哥,那部《择日再死》他演的棒极了!”

    “安西娅,我可以一直盼着她以后会去走维多利亚秘密内衣秀的啊!”

    “嘘,你小子给我小声点,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别被老板知道你当着他的面——老板!”

    劳特冲着科斯塔摆了摆手:“切,你吓唬谁呢?”

    科斯塔一声不吭,慢慢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跟他动作一样的还有其他球员。

    劳特渐渐意识到了不对,他慢腾腾的将脑袋转向更衣室门口,脸色瞬间惨白。

    “老,老板。”劳特声音颤抖、战战兢兢地说:“我,我刚刚是在……”

    “绅士们,休息时间结束。”卡尔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对他的球员们露出了一个灿烂之极的假笑:“我想我们是时候给更衣室制定一些规矩了。”

    ……

    慕尼黑1860球员们正襟危坐。如果说一开始有谁以为卡尔所说的“更衣室规矩”是在开玩笑的话,现在这种想法也消失了,因为他们的老板在虚伪的几句客套话后,表情迅速变得无比正经,连声音都严肃了起来:

    “语言,这是第一。”

    卡尔的目光扫过所有人,重点在几名外籍球员身上停留了一下:“我们是一支德国职业球队,无论你从哪里来,也无论你会在这里停留多久,在更衣室的时候就请讲德语,这也可以帮助你们更好的融入球队、融入慕尼黑这座城市。当然,我只硬性的规定你们在球队的时候这样做,私下里你们想怎么交流都无所谓。”

    爱尔兰籍球员肯德里克小声在下面嘀咕:“可是老板你不也会说英语跟中国话么……”

    肯德里克的话还没说完目光就被卡尔逮了个正着,他心虚的低下头,卡尔淡淡看了他一眼,说:“所以,以后在更衣室里我也只会对你们说德语。”

    邵佳一不自在的在长椅上挪了下屁股,他考虑着:或许自己前天把德语课程给退掉的这个行为有点不理智了?

    “第二,权力。”卡尔面无表情:“以后在更衣室里,我的话是最大的。或许事后我会主动找你们解释,但是在某些关键时刻,比如说珍贵的中场休息时间,我的命令你们要无异议的绝对服从。其次是队长——”

    哈斯勒突然抬头,目光炯炯。

    “队长负责管理你们所有人,在公事上,你们要像服从我的命令那样服从他。所有的内部事情都要内部解决,如果你们有不满,可以通过队长或直接向我反应,其他多余的行为一律不要做。在此我特别声明两点:一,不许背着我去向俱乐部高层告状,二,不许偷偷去找媒体当内鬼爆料任何队内的事。如果你们有谁违反了这一条,并被揭发出来,等待着那个人的将是永远不知何时会结束的板凳期。”

    “第三,作息。不允许迟到早退,迟到10分钟加训、20分钟跟预备队训练、半小时以上就开始罚款以及禁赛。球队集体外出作战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在外过夜、不许饮酒,晚上10点必须上床就寝。”

    有球员开始咽口水,并且互相交换着目光。

    “第四,纪律。未成年球员不许泡吧,午夜之前必须回到宿舍——我知道现在你们中没有未成年人,但如果以后我从青年队提拔球员道一线队,你们负责将这点告知他。而且午夜之前必须入睡的条例还适用于我们外出打客场比赛的时候,每天晚上我是会查房以及点名的。更衣室里不得抽烟喝酒。队员之间不得打架。如果哪名球员身体不适影响到比赛状态,要第一时间让俱乐部知道,不准自己偷偷去看医生。”

    “这是最基本,也最严厉的四大条规矩,你们要严格的遵守它。具体的细节我有列出来,加勒德先生稍后会把它们打印出来给你们人手一份,训练基地更衣室和球场更衣室里也要贴上。”

    卡尔又扯出了个假笑,并对他的球员们眨了眨眼:“午安,绅士们,休息20分钟后我们需要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了。”对着所有人点了点头,卡尔双手插兜离开了更衣室。

    几秒钟的静默之后,更衣室突然变得十分喧闹:

    “一份更衣室守则?上帝!”

    “还从没有教练让我们守这些规矩……更衣室里不得抽烟喝酒?那我全天的训练都会没有劲头的!”

    “啤酒是德国男人的生命!不论第二天有没有比赛,我都习惯在晚上喝一杯!”

    “为什么不准我们自己去看医生?老板他是在开玩笑么?!”

    刚刚被赋予了极大权力的哈斯勒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更衣室立刻又安静下来,球员们闭着嘴巴,但都用带着不满的目光看着哈斯勒,仿佛是想要他给出个解释。

    “我想老板不让咱们偷偷去看医生应该有两点原因。”哈斯勒解释道:“一是如果有人私自隐瞒伤情,老板又不知道的话,他很有可能在比赛中派那人上场,到时候不止犯规的人自己身体要加重病情,球队的成绩也会被连累。二,应该是防着有媒体偷拍炒作。”顿了顿,他又耸肩说:“如果你们谁认为老板是在开玩笑的话,大可以去试试。”

    有人开始阴暗的揣摩:哈斯勒他这么挺老板,难道这什么更衣室规矩是他们俩一起鼓捣出来的?

    但是上帝以及哈斯勒自己知道,他在事前对奥斯顿的所有安排也全不知情,只不过对主教练亲口承认的他“更衣室一哥”位置,他个人觉得十分满意就是了。

    ……

    虽然卡尔觉得自己是很认真的在为球队制定一份规矩,短期内应该还没人敢当出头羊,但毫无疑问他低估了自己球员的鲁莽能力,第一个犯规的人很快出现了——星期四的早上,蒂瑟迟到了足足十七分钟,而且在抵达训练场的时候,身上浓重的酒气简直可以熏死人。

    卡尔让他呆在球场边上,凑近他嗅了嗅,然后不悦的捂住了自己鼻子,道:“昨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

    蒂瑟低着头,乖乖说:“我错了,老板。”

    “认错态度不错。”卡尔对他挤出了个微笑:“让我看看,你迟到了——”

    他举起手表算了下时间:“十七分钟。今天就跟预备队一起训练吧。”

    蒂瑟看着卡尔,表情有些呆滞:“啊——?”

    卡尔转身看了眼训练场,球员们正严格按照训练计划进行着热身运动,他们看起来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不过显然每个人的耳朵都竖得高高的。

    于是他将笑容去掉,淡淡道:“去B训练场,明天再回来。”

    蒂瑟灵敏的直觉告诉他此刻最好什么都不要问,于是他虽然踟蹰着、犹豫着,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跑去了一墙之隔的B场。

    ……

    第五到第十轮联赛的全胜战绩,终于将慕尼黑1860从积分榜垫底的位置拯救了出来。并且因为其他对手的不断犯错,而一跃到了积分榜第11名的位置。

    虽然德乙联赛才过去了三分之一,这时候说完全脱离降级区还太早了,但不断的连胜还是让球迷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主场比赛的上座率也越来越高——安联球场还未彻底修建好,这时候的慕尼黑1860和拜仁慕尼黑都是在用慕尼黑市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做主场,那里的座位足足有六万多个。

    拜仁慕尼黑的上座率高的可怕,不论主场还是客场比赛都常常满座,而跟同城死敌比起来,慕尼黑1860虽然在城中拥有更多球迷(比拜仁多出40年历史是慕尼黑球迷为数不多的骄傲之一),但是球票卖的可没死敌厉害。

    主场比赛的时候,慕尼黑1860的上座率还可以达到80%以上,但到客场的时候,有几百米死忠的随队球迷都算了不起的了。拜仁作为公认的德国唯一一支欧洲级豪门球队,无论去哪个城市,都有本地的中立球迷为了看他们比赛而去买票,但在不是慕尼黑的城市里,1860的魅力就没这么大了。

    说不羡慕嫉妒恨那是不可能的,但谁让1860没钱呢?没钱就建设不好球队,也买不起大牌球星,而据媒体分析说,没有大牌球星坐镇正是慕尼黑1860无法吸引到其他城市死忠球迷的最大原因。

    从德甲降级后,04-05赛季的1860套票出售情况更是不佳,奥林匹克球场最糟糕的上座率发生在第三轮联赛的时候,只有45%,门票收入少的主席奥尔想哭——如果整整一个赛季门票都卖的这么糟糕的话,到赛季结束后,俱乐部大概可以直接宣布破产了。

    不过现在,球队在比赛中高歌猛进,第十轮对科隆的比赛他们卖出了五万五千张票!比在上个赛季德甲的最后几轮比赛里的上座率还要高!

    主席奥尔笑容满面,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球迷对球队又有信心了!意味着俱乐部可以还上这个月安联球场的贷款了!也意味着,他力排众议决定从曼联请来卡尔的决定没有做错!

    在上任主席维尔德莫泽还握着俱乐部不少股份,并且对球队掌控权虎视眈眈的现在,奥尔认为自己和卡尔是紧密相连的一个利益体——卡尔带队成绩好,他的位子就坐的稳。上帝保佑球队继续赢下去吧!

    ……

    第十一轮联赛结束,慕尼黑1860幸运的六连胜,不过在第十二轮比赛到来之前,他们还有一场其他赛事要打,那就是德国杯。

    欧足联有冠军杯和联盟杯,意大利有意大利杯,法国有法国杯,西班牙有国王杯,英超有足总杯,德国当然也有自己的杯赛——德国杯。

    欧洲各国杯赛中只有英国的足总杯,和德国的德国杯是从整个赛程一开始就选择单场淘汰制。其他的杯赛,例如欧冠、欧洲联盟杯、国王杯意大利杯之类的赛事,基本都是选用的主客场淘汰制(决赛除外)。

    而且德国杯与其他杯赛不同一点还有:其他国家会在比赛一开始将职业球队和业余球队区分开,省的业余队一进入杯赛就遇到职业队然后惨遭屠戮。但在德国杯中,所有的球队都是平起平坐的,无论是职业队还是业余队,均要从第一轮就开始较量,区别只是那些实力低的球队会在抽签一开始就受到点优待,比如说注定的主场待遇什么的。

    慕尼黑1860在本赛季的德国杯中挺到了第三轮,他们的对手是来自德国莱茵河畔的比勒菲尔德足球俱乐部。

    比勒菲尔德是德国有名的“升降机俱乐部”,总是不停的在德甲德乙中打转,上个赛季他们因为战绩出色,所以现在又是一支德甲球队了。

    能成为全国有名的“升降机”,说明比勒菲尔德的实力还是非常出色的,并且他们在夏天里买了不少球员,球队的主力阵容别的不说,至少在年轻力壮这一点上要比慕尼黑1860出色太多。

    卡尔在赛前谨慎的排兵布阵,然后在比赛中派出了他认为的最佳阵容,一开始就对比勒菲尔德进行狂轰滥炸般的进攻。比勒菲尔德主教练毫不退让,他也摆出了攻击阵型,两支球队在球场上你来我往,不停轰炸对方的后防线。

    整个上半场,两支球队带给了球迷一场饕餮盛宴——不止有流畅的进攻,激烈的拼抢,球员们进起球来也是越多越好。45分钟的比赛里,慕尼黑1860进了3个球,比勒菲尔德也进了2个。

    但是到下半场进行了十几分钟后,慕尼黑1860和比勒菲尔德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虽然卡尔指挥着球队整体回缩后防线,甚至让前锋都回到了本方禁区参与防守,但越来越疲累的慕尼黑1860球员,在拼抢的时候还是没有比勒菲尔德球员显得顽强。

    比赛的节奏渐渐慢了下来,比勒菲尔德一味进攻,慕尼黑1860则在半场内布置了三条防线,希望能将3:2的比分维持到结束。

    可是上帝在今天明显没有关照这支布满老兵的球队。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7分钟的时候,沃塔瓦禁区外的一次犯规防守将慕尼黑1860拖入了劣势——他用凶狠的动作铲倒了比勒菲尔德前锋,主裁判判给了对方一个直接任意球。

    比勒菲尔德前锋门前一脚远射,足球径直飞入球网,比分被扳平了!

    卡尔双手插兜,坐在教练席上面无表情,但他的双手却懊恼的在衣服口袋里握成了拳头——比赛要被拖入加时赛了,该死!

    果然,90分钟的正赛以及伤停补时结束后,主裁判名哨示意30分钟的加时赛开始。

    慕尼黑1860的球员们已经完全跑不动了,卡尔早已用完了3个换人名额,这三人也是现在场上为数不多还能跑的快速的球员。可那些没被替换下场,一直从比赛开始踢到现在的人,比如说31岁的切尼,他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快要晕倒了。

    加时赛对于慕尼黑1860来说,就是一出悲剧,他们在30分钟里被灌了两个球,比赛的胜利者到最后毫无疑问的由比勒菲尔德摘取。

    主裁判吹哨示意比赛结束时,卡尔朝教练席上挥挥手,队医们立刻跑进球场,搀扶支撑着那些体力耗尽的球员走下来,并且重点关注一些在体检中心脏就不太好的球员——因为过度劳累和激烈比赛而心脏病突发晕倒、死亡的按理在足球场上可不少见。

    球员们一个个垂头丧脑的从身边走过,卡尔却在想:在德国杯中被淘汰了也不错,这样就能把全副的精力用在联赛中了,毕竟球队现在呆在德乙,升级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而且球队现在不止缺主力,连无伤病又状态好的替补球员都快不够用了,想在联赛杯赛中两头兼顾更是做梦。

    不过,还是要想办法解决主力球员体力不支这个问题啊。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补充新鲜血液了,可是距离转会窗口开启还有一个多月,现在向往一线队里补充人,那就只有……

    卡尔眼前一亮,他想起了慕尼黑1860的青年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