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36章 首战告捷
    对科特布斯的比赛,卡尔在上半场选择了433阵型,而不是慕尼黑1860以前多采用的4312或3412阵型。

    前锋线上他安排了劳特、施罗特和基沃约。基沃约来自非洲喀麦隆共和国,身体强壮,是一名力量型的前锋,也可以随时转为中路防守球员,施罗特脚下技术细腻,善于控球和突破,而劳特则更年轻速度更快,与前两在训练中的配合也算融洽。

    中场三名前卫分别是邵佳一、蒂瑟和博里米洛夫,蒂瑟和邵佳一负责梳理中场,配合前锋们的进攻,适当时候对对方带球球员进行逼抢,博里米罗夫则是整个中场运转的核心,协调球队在进攻和防守中随即切换。

    左右边后卫分别是科斯塔和库尔茨,中后卫施特兰茨尔和肯德里克要紧守中路,如果有对方球员突破到禁区,那就一对一盯守,时机成熟的时候还要和其他球员一起逼抢。

    这是卡尔在对所有球员观察了三天之后,组合出的一个让他勉强满意的阵型。

    其实在将慕尼黑1860的球员全都考察一遍后,卡尔得出的结论并不那么乐观:这支球队之前几个赛季走的八成一直是“勤俭持家”的道路,一线队一共27名球员,年纪在30以上的竟然有9人!

    这之中还包括了大部分的主力球员,比如说队长哈斯勒38岁、前锋普尔克34、主力后卫库尔茨35……除此之外还有6名球员已经29岁了,再过几个月,一线队30以上的球员会达到恐怖的15人!

    慕尼黑1860是一支名副其实的“老年之家”——这个绰号也是德国媒体给慕尼黑1860取的,卡尔想俱乐部管理层也没人希望球队变成“养老院”,只是没钱补充新鲜血液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不然的话在这个赛季刚开始,俱乐部经理也不会将本已退役的哈斯勒重新请出山,让他再发扬一把“夕阳红”精神,为球队发光发热了。

    将近三分之二的一线队员都处于高龄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想找11个能打满90分比赛的球员都困难重重,绝大多数球员可以进行到下半场的时候就跑不动了。

    前锋跑不动,球队进不了球。中后卫们跑不动,就等着自家球门一次次被人洞穿吧!

    所以,在对整支球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之前,卡尔想:能确保胜利的唯一办法,大概就是要趁着球员的体力还没被消耗尽,在上半场多多进球了。

    ……

    盖纳是巴伐利亚广播电视台的特邀评论员,因为其风趣幽默又见解独到的解说风格,很受球迷们的欢迎。他原本一直负责着部分德甲跟德国杯赛事的解说,这个赛季以来由于前德乙解说员的突然患病离职,所以偶尔也来客串一把德乙评论员。

    此刻,盖纳正捧着话筒说道:“新教练新气象,慕尼黑1860也没有逃脱这个定律,虽然他们的主力阵容还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在比赛的派兵布阵上,奥斯顿却与前任格茨有着极为明显的差异……”

    突然,盖纳声线一变:“哈斯勒突然一脚远射轰向科特布斯球门!哈,这个球撞到了门柱上……虽然这脚射门没有进,但是显然科特布斯的禁区内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们没有想到只是比赛刚刚开始,慕尼黑1860的进攻节奏就打的这么快。”

    不止是刚刚开场,慕尼黑1860的节奏一直很快,足球在球员的脚下不停倒脚,每个人都努力将球传向前场,这跟科特布斯慢悠悠的比赛节奏形成了明显的反差,快攻的慕尼黑1860迅速收获了甜美的果实:

    “1:0!普尔克一脚美妙无比的劲射为慕尼黑1860率先拉开比分!他在抬脚射门的时候,科特布斯的后卫们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身为主队,他们还没能将比赛节奏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这给了他们的对手很大的机会。”

    科特布斯的主教练连忙起身站到球场边上,高声叫喊着让球员们迅速展开攻防转换。球场上的科特布斯球员们一边奔跑着,一边将防线往后缩,就在这时,慕尼黑1860前锋劳特瞅准了一个空档,迅速带球突破!

    科特布斯球员们本来还按着阵型集体后撤,一看劳特带球突破的那么快,情急之下将战术什么的全都丢掉了,也集体转身没命的往球门前跑去。

    科特布斯主教练气的大喊:“不要只顾着追11号!要注意他传球啊你们这群笨蛋!”

    他的话很显然没被球员们听到,因为就在同时,劳特右脚一划,将球横穿给了队友哈斯勒!

    哈斯勒带球疾进,禁区前沿右脚扣过科特布斯后卫,左脚迅速对准足球抽射!

    黑白色的足球乖乖滚进球门远角!

    2:0!

    科特布斯主教练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他将愤怒的目光率先投给了己方的防守队员们。

    进球后的哈斯勒在球场边奔跑了一圈以示庆祝,然后跟传球给他的劳特拥抱在了一起。

    卡尔坐在教练席上,面带微笑的伸出双手鼓了鼓掌。

    “科特布斯的主教练很焦躁,而慕尼黑1860的主帅则十分淡定,他们两人的神情形成了极为明显的反差。”

    慕尼黑1860攻势如潮,第三个进球发生在上半场第32分钟!

    科特布斯在前30分钟里没有组织起一次有威胁的进攻,勉强的一脚长传球也在距离慕尼黑1860球门还有四十米的地方就被科斯塔给拦截了下来。

    科斯塔大脚将球开向中场,蒂瑟接到传球后朝右路突破,拐入科特布斯半场后又迅速内切。

    禁区前沿处,蒂瑟将球分给左侧的施罗特,施罗特在抬脚射门的时候捕捉到科特布斯后卫的阻拦,于是抬脚起球传中,哈斯勒在小禁区前顺着传球直接抬脚破门。

    足球飞入球门左下角,3:0!

    盖纳在整个上半场都维持着嘴巴大开的模样,幸亏在有比赛直播的时候镜头并不会切给解说员,否则的话,德乙的球迷们大概可以观看到盖纳右半边嘴巴里有一颗明显的黑蛀牙:

    “非常的令人震惊,神奇的我刚刚一直在想要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这支好像是换了个灵魂一样的1860……他们的球员在整个上半场表现的都好像是吃了兴奋剂,咳,当然,这句话是我在开玩笑。但是,我认为这句话能充分体现出不少如我一样的球迷们的心情……”

    “我想科特布斯的主帅在赛前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被一个比他小了快20岁的教练完全压制。”

    友谊球场内的科特布斯球迷怎么也搞不懂一件事:明明这是他们的主场,慕尼黑1860怎么就跟有如神助一样,一个接一个的进球呢?

    要不是看到科特布斯后卫们防不住慕尼黑球员时脸上的表情的确很痛苦,球迷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一次后防集体放水了。

    整个上半场,慕尼黑1860将科特布斯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

    上半场比赛结束后,很多慕尼黑1860的球员是带着一脸梦幻般的兴奋表情走进更衣室的。

    在上半场就将对手完全压制,并且打出个3:0的比分,这种完美开局他们已经有大半年没有遇到过了!

    只不过是对首发阵容做出了一些微小的调整,并且改变了打发,居然就能让一支原本疲软的球队彻底改头换面,这也太神奇了!

    许多球员偷偷瞄着新老板卡尔·奥斯顿,虽说还没有对他彻底的崇拜起来,但在换帅时留下的那一点点小觑之心,也早已随着球队的改变而抛到爪哇国去了,留下的只是不间断的感慨和惊叹:“曼联的助教果然没一个是简单人物”“在咱们还因为年龄而对新老板产生怀疑之心的时候,主席奥尔先生已经果断的任命新帅了,果然是屁股决定头脑么?怪不得咱一辈子都是二流球员,人家却当了俱乐部主席。”

    “梆梆梆!”卡尔敲了下战术板,打断了很多球员的神游。

    “悠着点儿伙计们,别太兴奋过度了,咱们还有半场比赛没踢呢。”卡尔脸上却没有多大的喜悦之情,他只是很平淡的说:“暂时的领先不代表最终的胜利,如果你们有人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的话,建议去青年队回炉重造一遍。”

    听见这话,更衣室里一多半的球员都愣住了——去青年队回炉重造?这话也太毒了点吧。

    而且一线队里有一半以上的球员年纪都比卡尔大,被小自己如此多岁数的主教练训斥了,很多人都觉得拉不下面子来,但更多的情绪却是惭愧:自己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学不会宠辱不惊,只是暂时领先就能高兴成这样,瞧瞧人主教练的表情多淡定!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经过主教练的这一打击,许多人的头脑倒是冷静了下来“是啊,老板说的没错,比赛毕竟还没结束呢,现在高兴就太早了!”,他们端正坐姿,认真的竖起了耳朵。

    “上半场遭遇到了我们连续三个进球的打击,科特布斯的主帅只要不傻,下半场必然会求变,防守反击是他们最可能改用的阵型,如果他们那么打,我们就……战术难看一点没什么,等到终场哨想起后,人人都只会记得慕尼黑1860是胜利者,而不会去追究比赛踢的难看是谁的责任……”

    “最重要的一点,上半场我们已经消耗了许多的进攻,下半场必然会有很多球员感到疲惫,你们到时候在球场上的任务就是最大程度的保存自己的体力,以防科特布斯在快终场的时候为了不被零封而再度发起进攻……如果支撑不住了,记得朝场外挥手向我示意,我会一直看着你们的……”

    “胜利!我们的目标只有这一个,如果不能获得胜利,再漂亮的足球也是无用功!”

    ……

    在下半场比赛,科特布斯主教练和卡尔不约而同的调整了球队战术。

    科特布斯打起了防守反击。

    而慕尼黑1860,卡尔将在上半场不停奔跑已经疲累的邵佳一换下,换上了中场球员博里米洛夫。并且将施罗特位置后移,边锋回撤,于是433的阵型转换成了451,在前场只留下了劳特这一名前锋。

    451是典型的防守阵型。

    球员们对于上下半场如此迥异的战术差别感到很不适应,但卡尔只是对他们说:“如果你们可以保证自己在接下来的四十五分钟内,完全保持跟上半场一样的狂攻势头,并且不丢一分的话,那我们还可以照着刚刚那样去打。”

    没有人敢对此作担保,特别是那些在上半场已经感到气喘吁吁的球员们。

    进攻的感觉固然是好,但如果兴奋的前压过头了忘记了后场防守,被人趁虚将比分扳平,那就要哭笑不得了。

    所以慕尼黑1860下半场的基调定为:死守。

    这倒让下半场比赛开始后的20分钟内,出现了一副极为可笑的场面:科特布斯球员们占据中场,屏气凝神的守好自己的位置等着慕尼黑1860来攻,但是慕尼黑1860的球员做的更过分,他们连自己的半场都不出,就连传球都是在己方半场内传来传去,轻易不肯过界。

    科特布斯下半场战术是防守反击,可如果慕尼黑1860连进攻都不展开,他们反谁的击呢?

    友谊球场内的球迷们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表现:慕尼黑1860的球迷瞅着计分牌上的“3”咯咯直笑,他们满足的盯着球场,不在乎下半场球队是要死守还是要怎样,只要胜利最后是自己的就行了。而科特布斯的球迷们呢?他们一脸愤怒的朝场上挥舞着拳头,呐喊道:你们倒是跑啊打啊,呆站着不动是要玩什么?

    盖纳在解说室里哈哈大笑:“慕尼黑1860在下半场极有分寸的选择了死守不攻,要保住自己在上半场拿到的比分。但这就给科特布斯主帅出了一个难题,他们的防守反击大概是打不起来了……”

    大摆阵仗要跟对手好好干一架,结果发现招式全打在了棉花上,科特布斯主帅的确是觉得很没有面子。不过再丢脸比赛还是要继续的,他继续对球员连比带划:变阵!进攻!全线前压!

    一部分科特布斯球员随即反应过来,另一部分人则在队友的提醒下才开始磨磨蹭蹭往前场跑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此刻迷茫极了:教练他让咱们一会儿进攻、一会儿防守,接着再进攻的,这跟中场休息时候说的战术完全不同啊,变这么快到底是要闹哪样?

    球员心中存疑,斗志自然就不高,斗志不高,整体的进攻也无法流畅起来。

    直到比赛最后一分钟,科特布斯也没能攻破慕尼黑1860的球门,比赛最终以科特布斯主场0:3告负结束。

    卡尔献给他的德国职业生涯一场漂亮的首战。

    作者有话要说:PS:卡尔开始他的新征程了,我需要给大家碎碎念几句。

    球员是主教练命令的执行者,是比赛的参与者,所以描写他们的成长,就是一场接一场对战的磨练,这也是球员文最激情的地方,但是教练文的话,不仅仅要考虑到赛场上的事,更多的功课需要在场下准备好——比如说每个教练都要有一套自己的战术体系,然后得将思想灌输给每一个球员(我一直觉得一个好教练可以重塑一支球队的灵魂),设定球队的主力阵容,提拔年轻球员,做比赛对手的功课等等。更为强大的主帅,还要兼顾俱乐部的财政状况,帮俱乐部赚钱,比如说教授温格,然后的重点才是比赛。

    所以这也是我在文案上标明本文较注重经营的缘故,按照我自己的理解,球员文的热血在于比赛,在于拼搏,教练文的爽点就在于对球星们的养成,将一支名不经转的小球队经营成豪门,以及场上场下和对手的斗智斗勇。

    当然本文比赛还是大头,以后遇到强劲的对手(升入德甲打入欧冠后),赛事就是重点渲染的对象,但是在卡尔主帅生涯的起步阶段,比赛可能不会像一球那样一场接着一场,中间会穿插一些对球队的建设内容,另外以后会涨价的小妖我也想先囤起来什么的……

    把这些话说到这里,主要是想让大家有个底,毕竟这书已经V了,很多童鞋如果是为了看激情比赛才买的VIP,购买后如果发现货不对板,可能会觉得不高兴。(其实看看标题大概也能知道那一章的重点内容是什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