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26章 安西娅上
    安西娅·克兰斯通,小名安妮,艾伦·克兰斯通的妹妹。

    她比艾伦小五岁,比顾里小10岁。

    顾里和艾伦恋爱的时候,艾伦已经红遍全球,那时候顾里还不认识安妮,他和艾伦两个人在慕尼黑共同租了一间公寓,一直过着二人世界,直到安妮年满15岁的那一天,突然出现在了公寓门口。

    原来安妮和艾伦的父母早已经为她签好了模特公司,要她在慕尼黑接受全方位培训,一到16岁就在Yves Saint Laurent的秀场上出道,既然在慕尼黑生活,那么让艾伦这个哥哥来照顾妹妹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们的父母连问下艾伦的意见都没有,就把女儿送到了慕尼黑。

    可忙碌的艾伦一个月都难在慕尼黑呆几天,更别说是照顾妹妹了,于是这个贴心保姆的角色,就自动落到了顾里身上。

    尽管知道顾里是艾伦的男友,对方也一再向她表示自己对幼女半点兴趣都没有。但安妮一开始还是对顾里非常有戒心,她不和他亲近,也不让他接送她上下课,每天吃了早餐就走,晚上吃完晚餐就回房间,并且将房门锁的严严实实的。

    两人之间的关系由生疏变成友好,是在一个午夜。安妮看了恐怖片后吓的睡不着,于是开着灯在客厅沙发上坐到半夜,正巧被起来喝水的顾里发现了,顾里就劝安妮回房睡觉,并且为了不让她感到害怕,自己在她的房门外的走廊上打了一晚的地铺。

    刚满15岁的小安妮立刻就被感动了,从那以后她也开始称呼顾里为“顾”,并且把他当做哥哥一样对待。因为艾伦常常不在家,安妮的生活各个方面都需要顾里照顾,到后来两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变的像是亲兄妹一样。

    艾伦提出和顾里分手那天,安妮还生平第一次喝了个烂醉,并且找哥哥发了好一通酒疯。

    在那以后,虽然顾里不再和艾伦见面了,但却一直和安妮保持着联系。他看了她的首秀,看着她一夜爆红,看着她签下许多大牌的合约,她还因为和艾伦的兄妹关系,以及两人都有着的灿烂的金发、清澈到快透明的蓝眸,被全世界媒体称为“欧洲秀场上最闪亮的双子星”。

    直到后来顾里出了车祸,成为了卡尔,他才彻底与安妮失去联系。但在心里,他一直祝福着这个妹妹般的小姑娘能永远幸福的生活。

    在他的印象里,安妮一直是个青春活泼,善良可爱的漂亮女孩,她生来就注定要在T台上有所作为,但无论顾里怎么想,都无法将“吸毒”和“在酒吧喝个烂醉随便找个男人开房”这两件事与心中的乖女孩结合在一起。

    ……

    赌鬼迪森一脸的荡笑:“明明是你自己找上我的,怎么又要我放手呢?你刚刚要买的东西,只要你跟我走,我免费送你怎么样?”

    安西娅醉醺醺的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左手却被迪森紧紧的抓着,她眯着眼睛打了个酒嗝,说:“放,放开我,我不跟你走……”右手在上身摩挲着什么:“你把东西给我,我付你钱……”

    迪森眼珠子一转:“酒吧里人太多,咱们去后巷怎么样?一手交钱一手给货?”

    安西娅摇着头,挣扎着身子要从座位上站起来:“说好的在这交易的……”

    迪森趁机搂住她半个身子,帮助她往外走:“去后巷,后巷安全。”

    “不要!”安西娅扭着身体,声音变得有些无助:“我不——”

    迪森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卡尔身子一闪,挡住迪森向前的路:“放开她!”

    他扫视了迪森周身,确定对方应该没匕首之类的武器后,又说:“我给你100镑,离开这里去其他酒吧做你的生意。”

    “你也看上这妞了?”迪森瞄了卡尔一眼,不屑道:“伙计,先到先得,你可别坏了规矩。”说完他又□两声:“如果不是我不好男人这口的话,加你一起玩玩应该没问题。”

    卡尔原本想的是不把事情闹大,花点钱或能不动手就把迪森打发走最好,但听见这话他心头愠怒,阴着脸直接飞脚踹向迪森下ti。

    迪森大惊之下松开双手往后躲,同时口中叫骂:“见鬼,你搞什么?!”

    安西娅本就醉的快要不省人事,先前站起身来就靠着迪森的双臂支撑,现在迪森放开她,她迷迷糊糊的身子就朝前栽。

    卡尔连忙上前一步,让她倒在了自己怀里。

    身体一晃荡,却突然激起了安西娅体内的酒精,她额头抵在卡尔肩头发出“呕”的一声,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卡尔见状,揽住她的身体准备往卫生间去,正转身的时候脑袋后面却突然挨了重重的一拳头,要不是他早有预见躲闪及时、脚步又站得稳,肯定连自己带安西娅一块儿摔倒了。

    眼角余光捕捉到迪森袭来的第二拳,卡尔抬起右腿狠狠向后一击!

    迪森大叫一声,捂着膝盖倒在了地上。

    骚乱吸引到了其他人的注意,酒保丹尼·布鲁克以及其他几个侍应快步走了过来,当看到迪森倒在地上时,丹尼倒抽一口凉气:“发生了什么?”

    卡尔将安西娅交到一个女侍应生的手上:“麻烦带她去洗手间。”

    女侍应点点头,扶着安西娅先离开了。

    “我认识她。”卡尔告诉丹尼:“所以这麻烦我没法不碰。”

    迪森又醉又疼,躺在地上骂骂咧咧:“不管你是谁,最好快点扶起我来赔罪,不然的话,明天我要你不得好死……还有你们这破酒吧,以后也别想再营业了……”

    “我,我去报警……”丹尼纠结了好久,终于还是选择了站在卡尔这边。

    卡尔却抬起脚在迪森身上踩了几下,然后冲丹尼摇头,低声道:“不,这小子很聪明,身上带的大麻根本不多,也就是坐几天牢的事,你要是报警就得去录口供,以后肯定会被报复,而且你们老板不是不想惹他么?”

    “可你都把他给打了。”丹尼着急了:“你不怕他报复你?”

    因为被卡尔踩着,迪森更加生气,他努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挪不动身子,双目赤红的盯着卡尔说:“你知不知道我认识——”

    卡尔突然蹲□,拽住迪森的头发,冷冷问他:“知道我是谁么?”

    迪森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管你TM是谁,我大哥可是这区的老大——”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更好办了。”卡尔突然凑近迪森,用非常温和的声音说:“让我来教教你,一个好的公民是不应该从事贩卖毒品这一行当的。”

    迪森愣愣的看着卡尔,他还没想通为什么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小子会不怕自己说的那几句话,要知道他用大哥的名字当通行证,在这一区还真没人敢惹过他啊!

    就在迪森发呆的时候,卡尔拽着他的头发往上一拉,又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迪森这次连个叫声都没有,直接翻白眼晕了过去。

    丹尼被吓的半死:“上,上帝啊!”

    “别叫。”卡尔低声嘱咐他:“帮我把他搬到后巷。”

    “他,他没死吧……”

    卡尔嗤笑一声:“离死还远着呢,晕过去了。”

    丹尼这才敢来帮忙。

    酒吧里灯光偏暗,加上这边也没打架,所以大部分人既不关心,也不想关心这里发生了什么。见到卡尔和丹尼两人扶着迪森往外走,他们还以为又是有酒鬼闹事了。

    将迪森抬到后巷后,卡尔将他放在靠墙的位置,然后问丹尼:“想让这家伙尝点苦头么?”

    丹尼也算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刚刚扶迪森的过程中也知道对方身体根本没事,害怕的情绪也都消失了。现在听卡尔一问,心中对这烂赌鬼的厌烦仇恨一下子都涌了上来,他恨恨的点头:“这种家伙就该去蹲监狱!”

    “如你所愿。”卡尔摸出钱包,掏出一大沓钞票递给丹尼:“你知道这附近还有哪里卖大麻的,对吧?海洛因也可以,分几个地方买来,把这些钱全花了。”

    盯着眼前厚厚一沓钞票,丹尼咽了口口水:“可这,这起码有上千英镑吧……全都买毒品?”看到卡尔点头后,他咬咬牙借过钱:“艹,今天就当是报仇了!”说完话立刻拿着钱跑了出去。

    趁着丹尼去买毒品的时间,卡尔又进酒吧去看了看安西娅,对方正被一个女侍应照顾着在喝醒酒汤,吩咐女适应再继续看着安西娅一会儿后,卡尔又回到了后巷,等了不过十几分钟,丹尼就跑回来了。

    “我找到了小时候的一个邻居,现在在另一条街上当酒保,通过他又找人,总算在最短时间内把钱花完了。”丹尼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由报纸包裹的厚纸包:“我朋友口风很紧的……可是这么多,要是被警察发现了,肯定要坐好一阵子牢的吧。”

    卡尔笑了笑,没有回答丹尼,只是从口袋里抽出一条手绢,仔细小心的接过丹尼手中的厚纸包。将最外面一层报纸揭去并撕碎后,他拿着手绢当着丹尼的面,将纸包塞到了迪森的外套内口袋里,然后重新将拉链拉上。

    看着迪森鼓囊囊的胸口,卡尔满意的点点头,将手绢放回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两声过后,电话那头接通了。

    作者有话要说:PS:谢谢清呓的地雷~

    PPS:最近我一直都是晚九点左右更新的,如果大家刷不出来新章节,那就是JJ又傲娇了,电脑登陆首页把WWW改成MY,应该可以解决问题,或是干脆换浏览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