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17章 范尼的心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句长盛不衰的废话.

    如果将这句话跟现在的曼联情况实际集合起来,也可以说是有男人的地方就有拉帮结派,豪门更衣室更是如此。

    一名球员如果有这超级强悍的实力,那他自然可以独来独往,不仅没人会欺负他,其他大多数球员还会来巴结他,但如果哪名球员实力又不强、又不会跟队友处关系的话,等待他的只有队友们的孤立,和主教练的遗忘。

    曼联更衣室的势力从大的方面来分可以分为本土帮和外来帮——这个划分标准还可以应用到任何有大量外援的球队里。本土帮指的是英格兰本地球员,如内维尔兄弟、费迪南德、基恩、吉格斯、斯科尔斯、索尔斯克亚等人。而外来帮,也就是其他国家转会过来的球员,有范尼、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萨哈、贝里翁等等。

    一般来说,豪门球队里本土帮和外来帮总是为争一个最大话语权而斗的不可开交的,但在曼联里,本土帮的组成多为中后卫,而外来帮几乎全是前锋,他们在场上位置不同,不容易产生什么矛盾,自然也不会把恩怨带到场下来。曼联更衣室里现在最大的争斗,来自于本土球员内部,以及外来球员内部。

    曼联更衣室曾经团结的像铁板一样,因为它有一同成长一同成名的92一代:吉格斯、贝克汉姆、内维尔兄弟、巴特、斯科尔斯。但是在2003年,这块铁板却出现了裂缝——吉格斯抛弃了自己的前女友搞上了队友加德纳的前妻,加德纳与贝克汉姆是青训营好友,当吉格斯与加德纳前妻订婚后,贝克汉姆就联合内维尔兄弟和斯科尔斯等人把吉格斯给孤立了,后来吉格斯结婚贝克汉姆甚至没有参加。现在虽然贝克汉姆已经转会,裂缝却仍然存在于“曼联六小虎”之中。

    而外来球员里,范尼和罗纳尔多之间也不太平,他们都是天赋惊人的前锋,范尼是当仁不让的当家前锋,罗纳尔多是弗格森悉心培养的未来主力,两人都不喜欢对方的足球风格,不仅在赛场上互不相让,私下里也从没有过交流。

    曼联更衣室里内斗不断,但又处在因为互相牵制所以处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中。这种平衡既安全又危险,如果没有火苗出现,那曼联永远会是一致对外,而一旦内部产生火焰,则很有可能将像是点燃火药桶一样,将所有的矛盾一块儿炸出来。

    弗格森在交代卡尔球队事情的时候,就曾经提点过他“不要小看球员之间的任何一次交锋,哪怕那恩怨在你看来只有芝麻那么大。在有更大的火花出现之前扑灭他们,如果扑不灭,就快点通知我。”

    所以一看到训练场上气氛有些不对的时候,卡尔就拍手叫停:“好了,大家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们开始分组对抗。”

    场上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虽然几个球员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但卡尔总不用担心他们随时会打起来了。

    刚刚的情况他看的很明白。范尼今天不知为何心情不好,所以把刚才的任意球训练当成了一种发泄途径,每个球都击的非常卖力,其中几个方向偏了的球甚至把门柱击的哐哐直响。门柱都给了范尼的射门如此大的反应,更别提今天充当门将防守范尼的球员里奥·费迪南德了,他在被足球击中了几次身体就非常不满的向范尼抗议,要他“射门的时候小心点。”

    里奥·费迪南德是在2002年以3000万英镑转会曼联的,当时这个价格还刷新了世界足坛的后卫转会费纪录。从入队以来,他一直都是曼联的后防支柱,同时也是国家队的后防大将,或许是工人阶级出身的缘故,费迪南德的脾气一直都不温和,再加上他的英格兰国脚身份,平时在更衣室属于能横着走的一类人物。

    搁在以往,见到费迪南德抗议,范尼应该会点头说声抱歉,然后调整自己的射门力度的,但是今天他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不仅将任意球罚的更加卖力,而且在费迪南德二次抗议的时候竟然吼了回去:“你要是守不住我就换人来!”

    费迪南德脾气暴躁,也立刻被范尼激出了火气,两人站在球门前互相瞪眼,很快吸引了一大群人的围观。其他队员说是围观,其实也有着劝架的意思,只不过球员们劝架基本上都是站在谁那边为谁说好话。同为英格兰人,吉格斯他们肯定站在费迪南德那边,而弗兰等人也牢牢守在范尼身后。

    眼见事件两主角僵持着,而训练场上其他的人也都快全被吸引过去了,卡尔当然要适时解围。在球员们都从场上退下来,正坐在长椅上喝水休息的时候,他宣布了一会儿对抗赛的红蓝组名单,当然,范尼和费迪南德被他分到了一个小组内。

    不过卡尔断定,一定是有什么事影响到了范尼的心情。费迪南德那个人虽然性子有点粗,但也不失为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与范尼的口角压下去之后过几天这事肯定也就消散了。但是范尼呢?如果他心中存着一股火气却不发出来的话,以后再跟其他队员也产生矛盾怎么办?细小的恩怨虽然不打眼,但负面情绪这玩意儿总会积多成仇的。

    拍拍范尼的肩膀,卡尔率先走向办公室:“我有话要跟你谈。”

    范尼一脸莫名,但皱了皱眉头后,他还是跟了上去。

    ……

    将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放在范尼身前,卡尔一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就开门见山道:“让你心情的不好的事跟足球有关么?”

    范尼惊讶的张开嘴要说话,却忘记自己嘴里的茶还没咽下去,于是手忙假乱的抓着纸巾一通擦拭,完了后才不解地说:“你是指?”

    “你刚刚在训练时跟费迪南德的对峙我都看到了。”卡尔的表情不仅一点都不严肃,相反,他嘴角还挂着微笑,这令范尼的情绪一下子放松了好多。“鲁德,我知道你不是个喜欢挑事的人,但刚刚你却因为一点不足道的小事而差点和队友吵起架来,难道是费迪南德在最近的比赛训练里惹到你了么?我知道他的脾气一向不好,如果是他的错,我代他先向你道个歉。”

    其实费迪南德和范尼压根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球队里只要发生了这样的事就肯定瞒不过卡尔,不过不先让范尼站到受害者的立场上去,他怎么对自己敞开心扉坦白呢?

    果然,范尼脸上露出了几分惭愧的表情:“不,奥斯顿先生,里奥是无辜的,其实都是我的错,我把私人情绪带到了训练中来。”

    “叫我卡尔。”

    范尼抬头:“什么?”

    “卡尔,请叫我的名字。”卡尔耸耸肩,不情愿的坦白道:“我比你还小两岁呢,叫我‘奥斯顿先生’显得我跟史密斯先生是同龄人似的。”

    “好吧,卡尔。”范尼笑了。

    “发生在你生活里的……那确实跟足球无关咯?”卡尔想了想,突然记起最近几天的报纸头条来:“哈,我想起来了,你跟你的女友订婚了!”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不会是她又反悔了吧……”

    范尼连忙摇头:“不不不,莱昂蒂安很爱我,我也很爱她,我们并没有要解除婚约。实际上,这事儿跟结婚有点关系。”

    “你们准备几月份办婚礼?”

    范尼笑的很幸福:“从7月份里挑一个合适的日子,在我的家乡格芬,我们会给你发去请柬的。”

    “7月是个好日子。”卡尔也笑着点头:“我一定会去参加你的婚礼。”

    职业球员们在一年之中只有两次长假,6-8月份以及新年,因为英超联赛没有冬歇期的缘故,如果在英格兰踢球的球星们不想匆匆忙忙的赶着结婚,将婚礼定在夏天的确是个好选择,这样他们才有时间举办盛大的婚礼、招待宾客以及度蜜月。

    范尼却突然沉默了。

    卡尔观察着他的神情:“难道是婚礼遇到了什么麻烦?”

    范尼将茶杯放在桌子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被迫陷入了一场抉择之中,非常非常艰难的抉择。而且我到现在都没能想到解决它们的完美办法。”

    “这令你非常烦躁?”

    “是的。”范尼舔了舔嘴唇,开始讲述自己的烦恼:“我和莱昂蒂安最近在安排观礼名单,并且准备在5月份之前将请柬都寄出去,但是,在名单上我有点犹豫不决。BOSS和大卫闹的那么僵,他曾经跟我说过不想和维多利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如果大卫夫妇来参加我的婚礼,他就很可能不会到场。可大卫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只邀请他而不邀请他的妻子?”

    范尼口中的BOSS指的是当然是弗格森,他对范尼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主教练或过去现在未来的老板而已,范尼曾经因伤缺席赛事好几个月,在此期间弗格森对他不离不弃,从没停止过关怀。等他伤愈后,也是弗格森力排众议让他持续首发上场,最终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可以说弗格森是范尼当之无愧的恩师。

    而大卫·贝克汉姆,他和范尼的友谊也众所周知。他们两人不仅私交甚笃,在赛场上也是当之无愧的最佳伙伴。贝克汉姆的黄金右脚可以将球长传到球场上的任何一个角落,范尼“小禁区之王”的实力又能让他在禁区内横行无阻随时可以破门得分,在他们俩合作的两个赛季里,范尼打入了72球,贝克汉姆也贡献了20个助攻。

    只是弗格森和贝克汉姆如今的关系的确棘手,这位世界足坛曾经情意最深的师徒早已反目成仇,导火索就是贝克汉姆的妻子维多利亚——弗格森曾经说过一句轰动了全世界的话:“如果我有两颗子弹,一颗送给温格,另一颗我给维多利亚。”

    弗格森为什么这么恨维多利亚?爵爷曾在去年贝克汉姆转会前后,接受美国《体育画报》采访时吐露过实情:贝克汉姆在认识维多利亚前有毅力又勤奋,总是在训练结束后还留下来加练,并且他生活的非常质朴谦虚。但是在和维多利亚恋爱后,辣妹的圈子引诱了他,将贝克汉姆改造的开始追逐潮流和奢华,并且使他接了太多的商业活动,这是让不喜麾下球员太过娱乐化的弗格森所无法忍受的。弗格森还说正因为他是看着贝克汉姆长大,又亲眼目睹他转变的,所以他才对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分外痛恨。

    “鲁德,你的抉择令人分外同情。”让范尼觉得棘手的事,毫无疑问卡尔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解决办法来:“呃,真的很令人同情……我能做些什么为你分忧解难么?”

    “你?谢谢好心,但我想就连你也无法说服……”范尼一脸枯涩的摇了摇头,正当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眼前一亮,好似望见了天堂曙光那般:“不,别人肯定不行,但是你能做到,对吗?”

    卡尔莫名其妙:“什么?”

    “你能说服他!”范尼兴奋地说:“我见过弗格森夫人对你的态度,就差叫一句‘甜心’了!你肯定跟他们关系匪浅对不对?不然你也不会空降到球队来!在俱乐部里很少有人能说服BOSS改变主意,如果他下定决心,俱乐部主席来了也没用,但这个原则不针对家人,我们都知道BOSS私下里多听老婆的话……”

    “等等,停下,鲁德!”卡尔干巴巴的止住范尼的话:“你想让我帮你说服BOSS?”

    “没有比你更好的人选了!”范尼忽然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如果是我去跟他说,他只要拒绝我一次,我肯定没办法再提第二次了!”

    有时候多个中间人从中转圜,的确可以避免两厢尴尬的情况出现。但卡尔觉得,范尼是不是有点高看自己了?

    “你想让我从中说和,使BOSS和贝克汉姆和好?”卡尔嘴角抽搐着说:“全英格兰人都没能办到的事,我怎么可能办成!”

    “不不不,不求和好,只要爵爷不对我的邀请名单发出不满,并且不会跟大卫在婚礼现场闹出矛盾来就行。”范尼一脸期盼的看向卡尔:“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他们在婚礼现场打起来。”

    卡尔摇了摇头:“我大概不不行,真的,我觉得我办不到。”

    “拜托了……”

    “不行。”

    “我会在以后的比赛里多多进球的,我保证!”目光闪亮程度加成100%。

    “……不。”

    “我会对每一个队友都很好,我会帮你维持更衣室的秩序,我一会儿就去跟费迪南德道歉!”

    “好吧。”范尼眼神的杀伤力实在太强,卡尔叹了口气,无奈答应:“我答应你试试,只是试试。”

    范尼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并且大笑着说:“我会在以后请你吃饭的!”

    不用请我吃饭,卡尔想,别让爵爷把我吃了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PS:鲁德·范尼斯特鲁伊和他的女友莱昂蒂安·斯拉茨是在2004年7月10日结婚的,他的婚礼也的确没有邀请贝克汉姆夫妇,原因跟文里描述的差不多,不过也有一个说法是,贝克汉姆夫妇参加婚礼的话无疑会吸引一大批的媒体记者来到范尼家乡小镇,范尼夫妇都是非常低调的人,他们不太喜欢自己的婚礼过度曝光。

    PPS:谢谢清水游鱼的地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