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婉兮呆呆与语琴回到房间去收拾行李,等月娥等姑姑待会儿挨个送进各自宫里去认主儿。

    语琴明白婉兮一时还回不过神来,便也不扰她,只手脚麻利地帮她将行李一并收拾了。

    语琴还是开心的,虽说两个人不在一个宫里,可总归都在这一片宫墙之内,终究还有个照应。

    却听外头有人敲门:“魏姑娘可方便?”

    .

    婉兮一听那嗓音,便登时回神,转身就朝门边冲过去。

    她听出来了,这嗓音是当日在御花园里,她拜托过的那个老太监。

    门外果然便是敬事房太监包喜。

    婉兮一见包喜,便几乎要跪下去:“谙达,您可来了!”

    为了等包喜的信儿,她几乎已是度日如年。就连在语琴面前,也不敢全都表露出来。

    ——那是她一个人儿藏在心里的秘密,她不敢说,怕说出来了,就破了。

    包喜也十分歉然:“魏姑娘啊,不是我不尽心,而实在是我人微言轻,而傅四爷又是侯爷,凭我的身份怎么都没办法直接见到傅四爷,这才多用了些日子,费了几番周折才见到的。”

    幸亏傅四爷是皇后娘娘的嫡兄,宫里太监有所交接,中间的人就也都看着皇后的面子。

    婉兮已是忍不住身子轻颤:“有劳谙达了。谙达可见着傅四爷了?”

    包喜点点头,却叹了口气:“见着了,总算不负姑娘所托。”

    .

    婉兮忽然觉得好冷,这八月天里,她竟忍不住连贝齿都磕撞在一起。

    “您把葫芦坠儿交给他了吧?傅四爷他……他怎么说?他可还,还,还记得我?”

    手臂上的伤疤,又莫名地疼了起来。一阵儿如火烧,一会儿又如冰镇;时而又像蠕动起的虫,麻痒得钻心。

    包喜半晌没说话,只盯着婉兮的眼睛:“……不瞒姑娘,我是当面将那白玉的葫芦交给四爷的,又提到了‘九儿’的名。可是四爷说,这葫芦坠儿他看着眼熟,可是九儿这个姑娘嘛,他却没有半点印象。”

    婉兮一怔,连着倒退三步。

    伸手扶一把墙,这才站住。

    “四爷他……真这么说?”

    包喜也不忍,连连叹气:“我若说错,天打五雷轰!”

    婉兮一直忍着的泪,终于无声地直直坠了下来。

    原来如此,是她想多了。也是,不过一面之识,说过几句话而已,隔了这几十天去,他又怎么还会记得她?

    就算那个葫芦坠儿是好东西,可是你瞧呀,人家是侯爷,府里要多少白玉的葫芦坠儿没有呢,也许满坑满谷,随便就拿起一个赏人呢。

    是她傻,真的傻了。不是选秀的时候在顺贞门上摔傻的,而是一个月前在花田里邂逅他那天,她就真的被蜂子蛰傻了。

    蜂毒入骨,无法拔除。

    亏她进宫来那一路上都还想着他,亏她一脚使劲趟在顺贞门的门槛上时还在想着他;

    亏她拼了命地想要撂牌子,心里想的都是他;亏她就连方才想着二十五岁还能出宫时,还在忖着十一年后他是否还能记着她……

    她就是个傻子,自从遇见他之后,便什么事都傻傻想到他。

    可是……人家是侯爷啊,她不过是个包衣女子,所以人家上路回家之后,便自然早就忘了她了。

    是她想多了,本就是她傻。

    .

    婉兮吸一口气,举袖狠狠抹一把眼睛。

    够了,婉兮。你现在再落泪,又给谁看?那个心疼你割伤手臂,那个用嘴替你清理伤口的男子,他已看不见,他已不会再用那样疼惜的目光凝视着你……他已,杳远成梦。

    她红着眼伸手:“谙达,那葫芦坠儿呢?”

    包喜一皱眉,为难地直躬身:“姑娘说那葫芦是傅四爷的,我将葫芦交给傅四爷之后,傅四爷没还回来,我也便不好再讨要……姑娘,你看这可怎么好?”

    - - - 题外话 - - -

    明天见~~亲们要收藏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