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养心殿,晚膳摆好,敬事房太监张明便也捧了朱漆大盘,送上了后宫嫔妃的绿头签来。

    皇帝只扫了一眼,略无兴致。可还是稍作犹豫,抬手翻了贵妃云思的牌子。

    张明含笑:“也是巧了,贵妃主子刚好在殿外求见。”

    皇帝垂首笑笑,心知这帮奴才心里头想着“心有灵犀”四个字呢。他轻哼一声:“那就叫你高主子进来一同用膳。”

    贵妃由李玉引了进来,半路上正遇见张明。张明眉眼含笑,跪倒请安,低声道:“给贵妃主子道喜。”

    贵妃便也明白,今晚皇上是翻了她的牌子,自然不禁喜上眉梢。

    先前险些压不住的一声咳嗽,这一刻倒也都被喜气给压下去了。

    进了后殿西暖阁,云思盈盈一拜。皇帝起身含笑扶起:“你来了。前几日秋咳,朕亲自出的方子,叫御药房制备的秋梨膏送过去,可顶几分?”

    云思盈盈又是下拜:“谢主隆恩。妾身已好多了,只是偶有气燥时才干咳两声,其余已都无大碍。”

    皇帝点点头:“入秋后,宫里就干燥了。宫里比不得园子里水气足,你若留在园子里将养,倒是对你更好。”

    云思忙道:“可是留在园子里却见不到皇上。那妾身便宁愿干咳几声,也不要与皇上隔着这样远。”

    皇帝便含笑执住了贵妃的手:“云思一向最是心思细腻。”

    两人一同用膳,贵妃吃了几口便停了筷子。皇帝抬眸望过来:“怎了,又想咳?”

    贵妃忙摇头:“是妾身倒有件事想求皇上个恩典。”

    这几日皇帝的情绪格外好,办含笑点头:“你说。”

    贵妃约略侧首:“……妾身前儿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倒听娴妃说起内三旗选秀里有个汉女。此事娴妃颇为介怀,妾身便也担心那汉女留宫之后境遇堪忧。所以妾身想求皇上,不如将那汉女指给妾身。”

    “妾身终究是汉姓包衣出身,那汉女跟在妾身宫里,总归自在些。况且好歹妾身是贵妃,娴妃多少还能给妾身几分薄面。”

    “哦?”皇帝不由长眉扬起:“云思,你竟愿替朕再接下这一宗难事?”

    贵妃便笑了:“妾身是皇上的贵妃,理应为皇上分忧。”

    皇帝不由攥住贵妃的手:“朕也想过,将她安排在你或纯妃身边最是妥当。不过自然若你愿意,放在你身边朕才最放心。”

    贵妃柔静垂首:“皇上选汉女入宫,亦是为江山社稷着想。外臣难免有不解者,内宫里也会因此而起风波,可是妾身却明白皇上此举的用心,所以妾身身子虽弱,却甘愿护在这汉女身边,替皇上为她拦住外头的风雨。”

    皇帝轻叹一声:“不愧毓秀名门,云思你总识大体。”

    他略沉吟:“……这也正是你与娴妃最大的区别。”

    否则他又怎会将云思排在娴妃之前,册为独一无二的初封贵妃呢?

    贵妃恬然垂首:“那妾身就当皇上已然恩准喽?不瞒皇上,妾身已然在宫内安排好了给陆氏的下处。一应用具,都是妾身亲手挑选和布置的,皇上尽管放心。”

    皇帝便也赞:“若论闺中雅致,云思你与皇后堪并列后宫之首。你父高斌历任苏州织造、江宁织造,论及江南风物、丝绸刺绣的造诣,你更在皇后之上。将江南秀女陆氏交给你,朕自然放心。”

    贵妃柔媚而笑:“妾身却也还有一点遗憾:闻说选秀那天,有两个秀女最是引人关注,其一是陆氏,另又有一位摔傻了的……妾身要了陆氏来,便无缘再要那位摔傻了的。”

    皇帝不由得轻笑出声:“好啦,那个摔傻的,你啊不见也罢。”

    “为何?”贵妃侧首望来:“妾身才不会嫌弃受伤的秀女,如果皇上也肯指给妾身,妾身自然会好好帮她调养。”

    皇帝唇角不自禁地扬起:“算了,朕倒怕你被那小妮子给气坏了身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