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婉兮心下倒是不惊慌。总归她这副傻样儿,是哪宫主子都不能要的。她现下只悄悄替语琴悬着心罢了。

    婉兮却不知道,此时此刻已经有几人为了她们的去向,先后去了皇后的长春宫,以及皇帝的养心殿。

    .

    第一个便是傅恒。

    午时皇后用晚膳时,傅恒便已早早来求见。皇后拖了傅恒的手一同用膳,傅恒却给皇后跪下了:“九儿的事,弟弟还求姐姐成全。”

    皇后就知道是这事,叹口气坐下来:“我又怎能不知你的心意,可是你总该知道,你为了那个秀女,已经闯下多大的祸事!选秀那天我百般思量,为了你的前程才最终决定不留她的牌子,你许是还怨我没替你留下人来,于是这才冒险硬闯御花园。”

    “可是你怎会不明白,那秀女若不是真的傻了,那就是犯下了欺君大罪!欺君大罪的人,我怎么可以留着指给你?!”

    傅恒深深垂首:“姐姐不必多心,弟弟怎会埋怨姐姐?弟弟知道姐姐位在中宫,凡事更应妥帖万全,方不落人话柄。”

    “你知道就好!”皇后伸出素白、毫无金翠妆点的手,支住额角:“虽说从康熙爷以来,历代皇上再没出过废后之事,可是咱们大清却并非没废过皇后!当年顺治爷就曾废过孝庄太后的亲侄女啊……”

    “在这后宫里,一个后位引多少人虎视眈眈,不说别人,娴妃便是头一个。我ri日谨慎,万事不敢行差踏错,才能保得这后位稳妥。有我为后一天,阿玛和额娘才是一等承恩公和一等公夫人;若我后位不保,一门的尊荣又将焉在?”

    傅恒跪倒,摘下帽子,以额头触地谢罪。

    “快起来吧。”皇后叹口气:“此次你鲁莽,却幸好皇上并不怪罪。可是此事你我绝不可再碰。”

    “我也知你存了什么样的心思,你是想叫我要了那秀女过来,存在长春宫里,才方便你时常看见……可是我这次却怎么都不能答应你。”

    傅恒垂首沉吟。

    “姐姐思量,弟弟都明白。可是姐姐难道没想过,皇上为何会不怪罪?姐姐不知,皇上亦是见过九儿的,深知九儿功劳,所以皇上实则也是有心回护才是。”

    “你说什么?”皇后缓缓抬起头来,目光一定。

    “你说,皇上也见过那个秀女?”

    .

    简素的宫室里,仿佛沉静的水里冒出细小的水泡来。咕嘟嘟地点点汇成漩涡,扯开了水面原本的平静。

    傅恒长眉微蹙,忙审慎答:“……一面之识。当日皇上见过九儿一面,说过几句话,次日一早皇上便独自上路了。”

    “只有一面之识……”皇后垂首,指甲缓缓滑过袍子襟上的镶边。靛青的底子上绣纯白的玉兰,高贵娴雅,却隐约总有一抹孤芳自赏的意味。

    “是。”傅恒顿首:“只是弟弟回来后交旨,曾特地在御前提过九儿的功劳,于是皇上便也对九儿心生赞赏。”

    皇后这才缓缓笑开:“原来是这样。那我便明白了,皇上为何会突然下那样的旨意,将她留下。”

    傅恒见姐姐终于笑了,这便上前挽住姐姐的手腕:“既然皇上已经替弟弟将九儿留下了,那弟弟便要顾着九儿在这宫里的安危。当日九儿顶撞过娴妃,弟弟便担心九儿将来难免受娴妃故意刁难。”

    “想这后宫里,娴妃除了姐姐之外,又肯宾服谁?除了姐姐身边,九儿不管被分到哪个宫里,都难逃娴妃之手。故此弟弟唯有拜求姐姐,将九儿要到长春宫来。”

    皇后轻轻叹息:“你说的有理。”

    她伸手抚过弟弟发顶:“瞧,我们家的小九果然长大了,如此肯为一个姑娘费尽思量。”

    傅恒将面颊贴在姐姐手臂上:“阿玛和额娘去得都早,姐姐又早早进宫,弟弟是在伯父府中长大。这些年也同样谨言慎行,并未在情字上多动半点心思。直到遇见九儿,叫我见识了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便拥有的聪慧和勇敢,弟弟才知这世间情为何物。”

    “弟弟明白,此次险些替姐姐闯下大祸。可是弟弟也想叫姐姐知道,弟弟能为九儿做此事,半点无畏,也无悔。姐姐如母,弟弟才斗胆拜求姐姐,这一生就圆了弟弟这一梦,可好?”

    - - - 题外话 - - -

    清宫用晚膳是在中午到下午两点前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