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娴妃这样摆明了顶撞,皇后却不急,依旧只是淡淡一笑。

    “看不懂没关系,那就多看几遍。晋代陈寿说得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皇后娘娘又想怎样?”娴妃细目圆睁,一张满月似的脸上浮起懊恼又紧张的宣红。

    皇后微笑垂首:“皇上既然叫你写一百个娴字来,那本宫便也追随皇上的心思,叫娴妃你去把你看不懂的《说文解字》和《后汉书》都读一百遍来吧。”

    .

    “读一百遍,想来也可倒背如流了吧?明日妾身倒要带着永珹来听娴娘娘背书呢!”坐在一旁的嘉嫔扬起孩子般的笑,拍了拍掌。

    嘉嫔金氏静凇出自内务府高丽佐领,祖上是高丽人,后归附太宗皇太极,被收入包衣旗下。金氏去年刚生下皇四子永珹,进封妃位只是朝夕之事,正是风头正盛。

    娴妃一向最恨包衣与汉女出身的嫔妃,可是如今与她伯仲之间的贵妃、纯妃、嘉嫔,一个个不是包衣出身,就是原本曾为汉女。贵妃和纯妃她暂且奈何不得,于是便没少了拿捏嘉嫔。嘉嫔原比娴妃进潜邸还早,多年哑忍过来,终于等到位分一步一步逼近娴妃这一天。

    更何况此时的嘉嫔又已有皇子为倚仗,对娴妃便已再不肯低眉顺眼。

    .

    娴妃咬牙回头,迭声冷笑:“嘉嫔,在本宫面前还轮不到你一个嫔位说话!别忘了,你不过同样是包衣出身。皇上初登大宝时,不过封你个贵人!”

    娴妃说着话,目光同样滑过纯妃。因纯妃乾隆初年只封纯嫔,可是等到乾隆二年后宫一同行册封礼时,却已直接进封为纯妃,与她并列妃位,叫她深恨于心。

    嘉嫔淡淡一笑:“我的位分是低于娴妃。不过我不着急,娴妃也别替我着急。你瞧啊,五年前我是贵人,如今都已在嫔位,还有了皇子。我的下一步……又何尝不是与娴妃相同的妃位?”

    娴妃恼得细目瞪圆,便要发作:“可惜你今日依旧只是嫔位,依旧在本宫之下!本宫便也可以罚你!”

    “够了!”皇后适时扬声。

    皇后缓了口气,柔声对嘉嫔道:“嘉嫔,你刚生下皇子不久,身子还需着意将养,又何苦这样动气?先回去歇着吧,也免永珹等得着急。”

    嘉嫔便嫣然一笑,盈盈下拜:“妾身替永珹谢过皇爸爸。”

    皇后也抿嘴笑:“都改了吧,此时已不是关外,‘亲爸’在关内是指阿玛,咱们再这么叫倒叫人都听糊涂了。”

    嘉嫔乖巧而笑:“那就是永珹谢过皇额娘。”

    皇后含笑摆手:“你们也都散了吧,各自回去歇着。”

    一众嫔妃行礼告退,皇后独嘱咐娴妃:“我的话,娴妃可莫忘了。”

    .

    娴妃出了长春宫,恼得将手里的团扇扔到底下便踩。

    七八寸高的元宝底旗鞋踩在上头颇不稳当,塔娜急忙上前扶着,低声劝慰:“主子何苦与这扇子置气?”

    娴妃回头望住长春宫,咬牙道:“不过是今日你为皇后,我为妃妾!都给我记着,等来日我踏上后位,再一个一个好好儿的跟你们算账!”

    .

    养心殿,李玉传御药房太监陪同太医归和正一同觐见。

    归和正替皇帝跪请平安脉。

    皇帝瞧了李玉一眼,李玉便上前捅了捅御药房太监的胳膊肘儿。那御药房太监也是机灵,便默默跪安而出。

    皇帝收了手腕,自己捋好衣袖。归和正奏对:“皇上元气充盈,圣躬康和。”

    皇帝点点头:“秀女又如何?”

    归元正微微一怔。

    皇帝却微微一笑:“实话实说。”

    归和正忙原地一叩:“微臣不敢欺君。那位秀女……虽则微臣前去诊视时,脉搏虚浮,兼之胡言乱语。可是依微臣看,那秀女本无大碍。”

    皇帝唇角轻轻勾起:“有何马脚?”

    归和正因猜不准圣意,额角略有汗下:“……隔着帕子,微臣只觉秀女腕上尤热,可是她面上别处却不红,亦无汗。”

    “嗯哼~,所以依你之见呢?”皇帝笑意更浓。

    归和正闭了闭眼,豁出去了答:“微臣窃以为,秀女手腕之热,乃是故意泡了热水所致。脉象之虚浮,也皆因那热水的缘故罢了,并非秀女身子有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