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后微微一笑:“姐妹们自可放心,今年秀女中果有几个姿容俊美、仪态得宜的。现已交内务府留宫复看,从中优中选优,不日将指给姐妹们各自位下。”

    娴妃捋了捋手腕上的赤金雕蝶纹的手镯:“昨儿选秀,我倒赶上了。主子娘娘说的姿容俊美、仪态合宜的我倒是没机会得见,不过我倒是见着个傻的,还有个混进来的汉女蹄子!”

    娴妃话音一落,在座好几个人脸上变了颜色。

    头一个自然是皇后。

    接下来便是贵妃高云思、纯妃苏婉柔。

    皇后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下的翻涌,面上依旧端庄一笑:“娴妃一向宽宏大量,昨天那点子小事,我还以为娴妃一晚酣梦,今早醒来便已经忘了呢。”

    娴妃被刺得面上一红一白:“昨儿的选秀是皇后娘娘主持,出的事总归都要皇后娘娘担责,所以皇后娘娘当然是想忘了。我却不同,我没什么要藏着掖着的!”

    皇后约略侧眸,面上依旧笑意端庄:“是么?娴妃不说,本宫还险些忘了皇上的嘱托:不知娴妃昨儿的一百个娴字,写得如何?”

    “你!”娴妃一愣,手一拍扶手便站起身来。

    倒是贵妃静若风中扶柳,举袖掩住朱唇,微微一笑:“娴妃这是怎么了,当着主子娘娘也敢直呼‘你’?娴妃是忘了,咱们现在是在宫里,早已不是潜邸时。主子娘娘宽宏,在潜邸时咱们没大没小玩闹惯了,可是如今咱们都已是皇上后宫的主位,嫡庶有别,当以主子娘娘为尊。”

    娴妃霍地转头瞪过去:“贵妃娘娘原来也还记得潜邸时没大没小!贵妃娘娘如今身在皇后一人之下,自然是忘了在潜邸时在本宫面前也要自称一声‘奴才’了!”

    眼见越说越僵,皇后轻轻一拍手边迎枕:“都住口吧,这都说的是什么话,各自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么?”

    贵妃连忙向皇后行礼谢罪,娴妃也只好不情不愿地一同矮下了身去。

    皇后缓一口气道:“贵妃,娴妃,你我三人是皇上的初婚三宫,当年在潜邸时是皇上的三房福晋。先帝选了咱们,皇上又爱重咱们,方给了咱们三个这样尊贵的位分,咱们也应该谨记先帝和皇上的天恩,在一众姐妹中略为表率。”

    贵妃率先答:“谨遵主子娘娘教诲。”

    娴妃咬了咬牙,也没敢再多说话。

    皇后这才舒了一口气:“娴妃,昨儿皇上叫你写一百个‘娴’字,想来你对这个字更有心得。不如此时就向姐妹们讲讲,究竟何为娴?”

    娴妃咬牙:“皇上叫我写,那我就写喽。可是我终究是满洲的格格,我哪里深究过这个汉字的意思?皇上赐这个封号给我,总归就是女子美好之意。”

    皇后与贵妃对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皇后微微抬起下颌,凤仪自生:“娴妃,你是现今皇上的乾清宫主位里拥有封号的、位分最高之人。本宫是皇后,没有封号;贵妃是初封的、唯一的贵妃,同样不需封号。皇上的意思是本宫与贵妃独一无二,故此不需额外封号。”

    “那么到了妃位,因并非独你一人,还有纯妃在,故此需要给你一个封号以示区分。”

    贵妃听到这里,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盈盈一转,举袖掩住唇轻轻咳了一声,却挑眸毫不客气地盯了娴妃一眼:“主子娘娘说的是。”

    娴妃霍地转头,狠狠瞪贵妃一眼。

    皇后叹了口气继续道:“你既是得了封号的、位分最高的主位,你自该格外珍重皇上的心意。不过你说的也没错,你是老满洲家族的格格,于汉学上粗陋些也是有的。本宫既然为后宫之主,便也有责任教你。”

    皇后说着走到书案边。一众嫔妃便都跟着走了过来。

    皇后亲自挥毫,在纸上端正写下“娴”字。楷笔端正清丽,足见受业于名师之功。

    “《说文》中道:娴者,雅也。《后汉书》又说:娴雅,犹沉静也。”

    一众嫔妃侧耳聆听,贵妃含笑道:“主子娘娘也是出自沙济富察氏家的满洲格格,可是于这汉学竟信手拈来,妾身佩服。”

    娴妃咬牙冷笑:“什么者也,又什么《汉书》,我身为辉发国主之后,我可看不懂这些汉人的玍古!”

    - - - 题外话 - - -

    玍古:玍读音“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