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娴妃冷笑:“说得没错,若是留了牌子,便是官女子,本宫是不好直接惩处。可是这名秀女已被留名了么?”

    “这个……”敬事房太监也只得垂下头去:“主子娘娘的旨意陆续才到,兴许这女子的随后就到。”

    “笑话!”娴妃猛然回身,满眼的嘲讽:“你也说了,她摔傻了!主子娘娘怎么会留一个傻女的牌子,那岂不是违背了祖宗规矩,在后宫之中徒留笑柄!”

    敬事房太监也无言以对。

    娴妃娘娘说的没错,皇后最终没留这名秀女的牌子。

    娴妃便是亮声一笑:“哈!既然没留牌子,便不是官女子,不过是内务府包衣女子。内务府三旗皆为皇上自家的奴才,本宫身为娴妃,便同样也是包衣的主子。本宫责罚个自家的奴才,谁敢再说三道四?!”

    娴妃一挥指甲尖尖的手,狠狠指住婉兮:“来啊,给本宫狠狠掌她的嘴,叫她明白当奴才的规矩,看她还敢不敢再在主子面前随便说话!”

    德格叉手上前,就要撕婉兮的嘴,就在此时,园门处一声清喝:“奴才傅恒请娴主子的安!”

    .

    园中登时一片低低惊呼,一众秀女纷纷避进四周廊檐下。有些避不及的,也举起袖子掩住了头脸。

    娴妃眯起眼来,转头望向园门处。

    只见一身着石青色侍卫箭袖的少年,头顶朗日清光,昂然而来,在她面前单膝跪倒。

    娴妃呵呵冷笑:“哟,我道是谁有这天大的胆子,竟然胆敢擅入后宫,出现在主位和秀女面前……原来是傅九爷。”

    傅恒低低垂首,不抬头,亦不东张西望,只嗓音清越答:“娴主子折杀奴才了。君臣有别,奴才纵为中宫亲弟,却也同样是娘娘的奴才。”

    娴妃一声亮笑:“你既知道规矩,又如何敢私自闯入园中,跪倒在本宫面前!傅恒,你是宫中侍卫不假,可是侍卫也绝不可进后宫,杜绝与宫中女眷见面。这掉脑袋的规矩,你怎忘了?”

    塔娜悄悄扯了扯娴妃的袖子。

    娴妃夸张地抬手扶了扶两把头:“哦,对了,我想起来了。皇上对傅九爷格外不同,纵傅九爷当年已经满了十岁,可是皇上还是特别恩准你进宫来陪伴主子娘娘……可是皇上的特恩,也只对主子娘娘的寝宫而言,绝未说过你便可以连其他主位也可随意见了!”

    傅恒双目静静盯着脚下,心中却是一片平静。

    他知道自己此时在做什么,又该付出何样代价。

    于是他只垂首静静一笑:“奴才只是传皇后娘娘懿旨。传旨罢,奴才自会去向皇上谢罪。”

    娴妃眯起眼:“你传的什么旨?”

    “回娴主子的话,皇后娘娘刚颁下懿旨,留此名秀女的牌子。”傅恒一字一声,嘴角轻轻勾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