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徐本吃了一惊,“张大人何出此言?”

    张廷玉按了按徐本的手:“五年前皇上甫登大宝,彼时傅恒实岁不过十四。那时傅恒便登门拜访老夫,执弟子礼,向老夫求问彼时皇上最需要什么,他该做什么才能最帮得上皇上。”

    徐本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张廷玉笑笑:“中宫亲弟如此谦恭,老夫也得承情。老夫便教予傅恒:皇上与先帝不同,自幼便被康熙爷养育宫中。便是成婚,也并未在宫外开府,而是将宫中乾西二所直接赐予皇上,所以皇上实则并无真正的潜邸。“

    “皇上在宫中长大,相对而言对红墙之外的民情了解的机会就少。老夫便点拨傅恒,可多从此处着手。”

    徐本轻叹口气,朝张廷玉一揖:“张大人洞察秋毫。”

    张廷玉谦和一笑:“不过老夫也只是那么一说,并未指望傅恒当真能做。毕竟‘探查民情’四字说来简单,实则做起来却难比登天。更何况傅恒当年不过十四,又是从小娇生惯养,如何吃得起那种苦。”

    徐本也是点头。

    张廷玉却轻叹一声,在红墙下站直:“可是老夫也没想到,傅恒竟真的做到了!皇上登基五年,他便已在民间行走了五年!每一次远行,都细细探查所到之处的民情、吏治、经济、税政、教育……每隔几天便向皇上进上万言!”

    “徐大人啊,你该明白,这些民情对于宫中长大、甫登大宝的皇上来说,该有何等可贵!所以老夫心下早就有数,皇上必定擢升傅恒,这位国舅爷的来日不可限量啊!”

    徐本也是听得脊背汗湿,却还是忍不住问:“既然傅恒如此少年老成,可是这一回……傅恒却怎么不立时来养心殿,向皇上谢恩呢?”

    张廷玉便也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

    徐本说得有理,傅恒得此恩旨,今儿又本就在宫中侍值,理当立即奔来向皇上叩谢天恩才是。

    他去哪儿了?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事,比御前谢恩更要紧?

    .

    娴妃旨意一下,敬事房的太监纵不动手,她承乾宫里的太监却已经上前攀住了语琴的肩。

    事已至此,婉兮如何还能顾上自己?她上前一把紧紧抱住语琴:“娴妃娘娘三思!奴才再斗胆提醒娘娘一句:娘娘可明白当年康熙爷为何要下江南?娘娘难道就没从语琴的陆姓上想起什么?!”

    娴妃那拉氏乃出身关外老满洲家族,最南不过是到这京师而已,哪儿听说过什么江南陆姓?她便冷冷一笑:“大胆奴才,三番五次拦着本宫,你该问同罪!”

    她左右看了一眼,便点手吩咐自己宫里的德格:“还不撕烂了她的嘴?!”

    敬事房的太监已是慌了,忙叩头哀求:“娴主子息怒!此处皆为内三旗秀女,一应处置都应报皇上和皇后,统交内务府大臣议处,娴主子并不可用私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