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御花园里,一众秀女都朝语琴看过来。

    婉兮上前一把捏住凤格的手腕,低低道:“我若是姐姐,便不说这掉脑袋的浑话!”

    凤格倒吓了一跳:“你……你不是摔傻了的那个?”

    婉兮低声冷笑:“是了。姐姐可知道,傻女就算打伤了人,也不必责罚。”

    “你想干什么?”凤格虽不服气,可是却也不由得压低了声,“再说,若要论掉脑袋,也该是她!”

    婉兮这才松了松手:“姐姐怎不明白,她今儿既然进得来,便必定是有朝廷的安排。否则若真的是混入汉女,掉脑袋的便绝不止她一个,而是报上她名的佐领、统领,甚或一应内务府官员、宫殿监太监,都要一同都掉了脑袋!”

    婉兮说着还故意朝延晖阁的方向瞟了瞟:“况且就连皇后也留了她的牌子,难道你是想说皇后也没瞧出来?!”

    凤格这才吓得满面苍白,朝众人一摆手:“没事了,是我瞧错了!是这个摔傻了的不合规矩,咱们旗人都该称名不举姓,就她牌子上非前姓后名,我还以为是汉女呢~”

    一场风波眼见就要消弭于无形,却忽然听见墙外一声清叱:“是谁在此喧哗吵闹,扰了娴妃娘娘的兴?”

    园中一众太监和秀女听了,忙都跪倒:“奴才给娴妃娘娘请安。”

    娴妃扶着塔娜的手,踩着足有六寸高的大红缎彩绣凤头元宝底旗鞋,步态婀娜地踏入园门,朝地上的秀女们挨个看了一眼,方虚抬了抬手:“都起来吧。”

    在此处主持宫宴的敬事房太监忙上前再跪倒:“回娴主子,是内三旗秀女赐宴于此处。方才……是一点小误会。”

    娴妃也没理那太监,径自走到凤格面前,亲自伸手拈住她衣襟上的牌子,仔细地看了:“原来你就是凤格啊。”

    那凤格已是紧张得战战兢兢:“回娴妃娘娘的话,奴才就是凤格。”

    娴妃便笑了,回眸看塔娜一眼:“听听她这嗓子,刚刚隔墙听着还那么脆生生的,连树上的神鸟都给惊飞了。可是这会儿,却这么捏着嗓子了?”

    塔娜附和:“主子说的是。神鸟有功于我大清,太祖钦命宫中设索伦杆尊飨。这位姑娘却高声喧哗,惊飞神鸟,必当问罪。”

    凤格大惊,已是吓得失魂落魄,伏地叩头:“娘娘恕罪,奴才真不是有意的。”

    娴妃怜悯地盯着凤格:“那你倒说说,方才喧哗什么?若你有理,本宫倒也可酌情处置。”

    凤格抬眼再看婉兮一眼。此刻她已经顾不上婉兮的警告,只求自保。

    她深深垂首:“回娘娘,奴才,奴才是瞧出了那陆语琴是个汉女!”

    “哦?”娴妃顺着凤格的目光看向语琴去。

    江南女子特有的柔媚婉约,是娴妃这位满洲老家族所出的格格怎么都学不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