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帝唇角轻轻勾起,点了点头:“传朕旨意,蓝翎侍卫傅恒,纵年少之姿,然心系社稷,亲赴民间,不辞辛苦,查明旗地私售之事,使朕来得及防微杜渐,方不违了祖宗规矩。以此功绩,朕擢傅恒为头等侍卫。”

    李玉都张了张嘴,却连忙俯身接旨,忙转身去军机处传旨了。

    一路上李玉心下都是激跳:九爷还不到二十,如今不过是四等的蓝翎侍卫,这就被皇上连越数级擢为头等侍卫,武职正三品啊!

    想他阿玛李荣保,纵为国丈,除了世袭的职位之外,也不过才官至武职正三品的察哈尔总管……这位九爷未及弱冠,已与他阿玛平级。

    李玉走进军机处的时候儿还在想:九爷唯一的特别之处便是皇后娘娘一奶同胞的亲弟弟,皇上如此抬举,也只因为与皇后娘娘的伉俪情深吧!

    .

    等李玉走了,皇帝才伸手召唤毛团儿。毛团儿心里有鬼,进门的时候险些也卡在门槛上,最后简直连滚带爬骨碌到皇帝面前的。

    皇帝也无奈地笑,伸脚踹了他一记:“果然是个团儿!”

    毛团儿连连叩头:“主子,奴才再也不敢了。”

    皇帝哼了一声:“知道你今天皮一定痒痒,你师父去传旨了,朕这有个往御花园去的差事,你领不领?”

    毛团儿的眼珠子叽里咕噜地转,想了半晌才一个头磕下去:“主子吩咐!”

    皇帝却说:“嗯哼,赵进忠也去了这么大半晌了,该回来了。你就去把他叫回来。”

    皇上怎么说这个?毛团儿脑袋又有点转不回来,不过转了几圈儿之后还是定下来,他又磕了个头,倒退出了暖阁,朝御花园撒腿就跑。

    .

    延晖阁上,皇后瞪着张明,也着实委决不下。

    一边是选秀的规矩,一边是幼弟的请托,两边她都不能不管。她坐下略想了想,然后道:“素春,传膳。”

    素春明白主子的意思,忙蹲身:“是!”

    随即三个背着桌子的膳房太监连忙鱼贯上楼,将膳桌解下,一字排开。传膳太监便鱼龙似的穿梭于延晖阁和御膳房之间。

    皇后用膳与皇帝一致,皆用整份儿膳,便光是传膳也忙了有小半个时辰。

    楼下的秀女引见便也暂停,皇后高坐沉思,任凭张明在地上跪着,未曾叫起。

    就这会儿,毛团儿来了。上来先给皇后请跪安。皇后这才略笑了笑:“你怎么跑来了?皇上可是有旨意?”

    毛团儿眨眼一笑:“主子娘娘是想问奴才的师父哪儿去了吧?回主子娘娘,奴才给主子娘娘和九爷道喜了!奴才师父就是办这个事儿去了!”

    皇后一听皇帝竟然擢了傅恒为头等侍卫,也是一时喜不自胜,站起身来伸手抚住心口。

    眸子一转,已是眼含热泪。

    皇上,果然是她最可依靠的夫君。她的心事,他总是最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