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后都被唬了一跳:“怎么说?”

    张明俯首道:“回娘娘的话,此名秀女手臂有疤。”

    “原来是这个。”皇后抿嘴一笑:“往年是不合规矩。不过今年,皇上刚传了口谕,改了。”

    可张明却还是跪地不起。

    皇后蹙眉:“还有什么?”

    张明左右看看,压低声道:“她……傻。”

    皇后一怔,禁不住猛然一拍桌案起身:“你胡说什么?!”

    .

    这女子是幼弟看中的人,若她是傻的,岂不是说幼弟竟然连这个都看不出来?更别说还帮幼弟办成了那么要紧的差事!

    皇后不得不担心:难不成是有人看不过自己弟弟刚办好了一样差事,便有人想要利用这事儿来从中作梗?

    张明哪里知道皇后心里想的是什么,早已吓得连连叩头:“主子娘娘宽宥,奴才也是职分所在,不敢不报。”

    皇后深深吸气,缓缓坐回去:“她若傻,她所在的佐领又如何敢报上来?既然上了花名册,能送进宫里来引见的,便都是合规矩的才是。”

    张明伏地不敢起身:“主子娘娘说的是,可是此名秀女不是在家里就是傻的,而是,刚……刚刚傻的。”

    皇后霍地回眸,耳上左右各三的东珠金片的耳钳子彼此撞击,泠泠有声:“这又说的什么话?!”

    张明只得再度叩头:“回娘娘,是此前一路从东栅栏引进来,宫里的门槛高,她一时紧张,竟没迈明白,结果教门槛绊住,一头直接摔到地上……奴才急忙人查看,虽无大碍,可这秀女醒来却已是口吐胡言……”

    .

    养心殿,皇帝在东暖阁南窗炕上,倚着大迎枕,有一搭无一搭地翻看着侍卫处的排单。

    李玉为首的太监们皆立在门外。

    毛团儿小心瞄一眼李玉,又瞄一眼。

    李玉便皱了皱眉,悄然上前拎了毛团儿的衣领子走到外头去低声问:“你个小猴儿崽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浑身不得劲儿,生虱子了么?”

    毛团儿嬉皮笑脸地抱住李玉的胳膊:“我就知道我第一个瞒不过万岁爷,二一个就是瞒不过师父了。”

    毛团儿是见过婉兮的,今儿是选秀的正日子,他原以为皇上必定忙三火四第一天就去了,可是没想到皇上却压根儿就没去。

    “……皇上刚登基五年,因皇后等主子的册封是乾隆二年的年底才办,所以前两年皇上压根儿就没选过秀。后头这三年,皇上为表重视朝堂,每年选秀都是亲临的。可今儿,怎么就不去了?”

    “话说就算不去也行,可好歹是有个要紧的事儿啊。可您看皇上在炕上翻那侍卫簿子,根本就是有一搭无一搭。”

    李玉也叹口气,却抬手就劈头盖脸给了毛团儿两下:“皇上的心意,也是咱们当奴才的敢随便揣摩的?皇上不去,自有皇上的道理。”

    忽听皇帝叫:“李玉。”

    李玉忙松了徒弟,脚步轻快跑进去。

    皇帝指了指侍卫排单:“小九他……今儿特地换班进宫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