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身为主子陪嫁的家下女子,塔娜小心替主子分忧:“主子且放宽心。虽说贵妃娘娘和嘉嫔娘娘同样都是包衣出身,可她们总归是重华宫潜邸出来的老人儿,才能获封贵妃和嫔位。如今皇上登了大宝,包衣出身的就算得了皇宠,也没有资格获封高的位份,总要从答应、常在熬起。等熬到主位了,怕也都人老珠黄了。”

    娴妃这才松泛了些,斜身靠住迎枕,靠住南墙明瓦暖窗,微微阖上眼。

    “嗯,话虽这样说,可是我总不能不防。”

    “你倒说对了一事,如今从皇后始,后宫里凡是得些脸的主位,都是重华宫潜邸里的老人儿。既是老人儿,便都是先帝雍正爷指的,没一个是皇上自己选的。先帝爷爷的脾性你还不知道?跟咱们皇上哪里是一个路数?所以我倒担心,如今皇上选秀终于可以尽着自己的心意,挑选自己喜欢的人了。”

    塔娜听着也是忍不住皱皱眉。

    主子说的没错,不说别人,头一个就是皇后。皇后天性简素,可不最合先帝雍正爷的性子?可是现在的皇上爷,可是凡事最爱华美的。虽说皇上表面也说敬重皇后的简素,可是敬重又如何等同于喜欢?

    更叫塔娜心烦的是:自家主子可不也同样是先帝爷指婚给皇上为侧室福晋的!若依先帝与皇上性子迥异,那主子岂不是也……不合皇上心意?

    娴妃倒没留意塔娜的神色,自顾闭着眼又道:“况且内三旗选秀,与八旗选秀,总归标准不同。八旗选秀,首重家世门第、阿玛官职、贤良淑德;却不重相貌。所以皇上纵然选了,为的也不过是朝堂,倒未必就是皇上自己喜欢。”

    “内三旗选秀却不同了。内三旗都是皇上自家的奴才女子,自然不在乎家世门第,皇上尽可按着自己的心意,挑眉眼标致的。”

    娴妃说着不由得又想起那个五妞,可不就是被皇上夸了句“明眸善睐”嘛!

    娴妃便霍地睁开眼:“这回咱们总要防患于未然。你去盯着些,多听听内务府和敬事房那边的动静。今年若有被皇上多看几眼,或者亲自问过话的,你要一个不漏,都给我先打听了来!”

    .

    秀女引见都是按着旗属,先满洲佐领,再旗鼓佐领的次序进行。约到午时,终于排到内府正黄旗下旗鼓佐领内管领,婉兮在车里大大伸了个懒腰,这才下车。

    之前邻车那女孩儿也下了车,见了婉兮,主动先点了个头,随后便脸红了。

    婉兮看得欢喜,主动凑过去,悄悄拉了拉那女孩儿的手:“姐姐面色好些了。”

    秀女车上和衣襟上都悬着牌子,上头记着某旗某官某人之女某氏。婉兮一瞟之下,见牌子上只写着:“陆士隆女,陆氏,年十七,小名语琴。”

    不合规矩。

    婉兮心下一动,不由得低声问:“莫非姐姐……是汉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