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婉兮进宫引见那天,晴空湛蓝。天儿好得就如同四爷从花田里,越走越远的那天。

    内三旗秀女们乘坐的骡车鱼贯从神武门进,统聚在东栅栏处等内务府官员排车。

    有清凉的风从筒子河上来,吹散了一路奔波的躁气,婉兮不由得挑开车帘,深吸一口。抬眸望去,眼前便已是连绵的红墙金瓦,一派皇家气象。

    婉兮抚了抚身上水绿色的长衫旗装,悄悄算了算时辰。如果按照这个时辰等在东栅栏这边儿的骡车数目,她大约今晚就能回家了。

    她自己是笃定了必定撂牌子的,于是心下轻松,可是其他秀女的骡车却都一排谨肃之气,看过去就叫人紧张。

    宫里规矩严,没有秀女敢私自下车、攀谈的。婉兮也只能悄悄儿打量了周遭几辆车。

    秀女骡车排序都是按着旗份,既然与她排在一起的,便多半同是包衣正黄旗内管领下的秀女。跟这些出身相近的女孩儿在一处,婉兮更觉自在了许多,便瞄着左近一辆车,偷偷拈了枚酸枣子丢了过去,“哒”地正打在对方的车窗上。

    那边厢车帘缓缓挑起,露出一张苍白的俏脸来。那女孩儿晃晃悠悠朝婉兮的方向望过来一眼,见婉兮一脸的促狭,便瞪了婉兮一眼,便要将窗帘放下。

    婉兮没觉尴尬,反倒因为那一瞪而笑了。她喜欢这女孩儿的性子。

    她便回手从手边的包袱里抓出几样酸枣子、蜜果子,用帕子包在一处,呈掌心大的小包儿,瞄着左右不注意,又扔进那车子里去。

    对方隐约传来“哎哟”一声,想是车厢狭窄,竟被小包儿给砸着了。

    婉兮在自己车里捂住脸,偷偷地笑开。

    秀女进宫,实则是大黑夜的就已经在神武门外等候。直到天亮,宫里才开了神武门叫秀女们车进来。所以这大半天的,如果身畔不备点吃喝,自然是会白了脸。

    可是进宫引见是大事,秀女们哪个都怕吃了喝了到时候在御前出丑,所以都宁肯饿着肚子。婉兮倒是不在乎的,于是临走时私下背了些酸枣子,又抓了几个黄米面的蜜果子。酸枣子解渴;黄米面最顶肚子,咬一口便能顶上半天。

    邻车那女孩儿一脸苍白、兼之晃晃悠悠,显见是快饿晕了。她丢过去这几个酸枣子、蜜果子,希望能帮到那女孩儿,祝她心想事成。

    .

    承乾宫。

    娴妃的家下女子塔娜急匆匆走进,见了娴妃便急忙蹲礼:“禀主子,内三旗的秀女已经都进宫了。”

    坐在南窗下炕上的娴妃那拉氏不由得冷冷一笑:“又来了。每三年一回外八旗选秀,却每年就是一回内三旗的引见!都道外八旗的闺秀难防,依我看反倒是内三旗这帮贱蹄子才最是防不胜防!”

    塔娜知道主子这是又想起了痛恨的几个人:头一个就是包衣出身的贵妃高氏;二一个则是便是同为包衣出身,去岁刚生下皇子的嘉嫔金氏。接下来或者还有刚被撵出去的官女子五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