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养心殿。

    太监李玉高声宣召:“宣蓝领侍卫傅恒,觐见——”

    傅恒忙整衣冠,垂手登上台级。

    李玉也忙打千儿请安,寒暄道:“九爷可回来了,皇上好生惦念。老奴也日日盼望九爷早些回来。”

    傅恒也对揖:“有劳谙达惦念。我在外头也甚想念谙达。”

    李玉忙侧身让开路:“您快进吧,皇上等着呢。皇上早就有示下,说‘若小九回来了,不论何时,你们都要立即报朕知道’。”

    傅恒又拱了拱手,便忙整肃而入。

    皇帝升坐明间宝座,头顶悬雍正爷手书“中正仁和”匾,正眉眼清肃地迎向他。傅恒心下微微一紧,方进门口便拨袖跪倒:“微臣傅恒叩见皇上!”

    座上男子长眸微闪,帝王之气生于骨,便是轻笑,却也不怒自威。

    正是花田之时的四爷。

    皇帝点头,并不叫起,仍叫傅恒跪奏。他只淡淡问:“旗地私售之事,你查得如何?”

    傅恒奏对:“回皇上,微臣已然查实,旗田私售确已成风。微臣此番查勘京畿宗室庄田,亦发现其中不乏宗室无视朝廷法令,起头儿私售旗田。”

    傅恒说罢两手高高擎上一份奏折:“具体情形,还请皇上御览。”

    皇帝长眉微扬:“呈上来。”

    躬身立在明间门外的李玉闻声连忙入内,接过傅恒的折子,同样两手高高擎了,躬身送到御书案前,举过头顶。

    皇帝接了,展开略看。片刻已是长眉陡扬。

    “去岁朕刚平定庄亲王允禄、理亲王弘皙结党营私案。朕希望宗室以此案为警,人人自省。可是看来朕一片苦心倒不为他们所察,这便又将曾联手忤逆先帝的手段,也想用在朕头上来了!”

    先帝雍正因九龙夺嫡一事,背一世骂名,其中更有涉及宫闱,可见编排那些流言的主使皆为宗室大臣。雍正迫不得已亲颁《大义觉迷录》对流言逐一批驳,在位十余年没有一日敢少有懈怠。

    “他们也想用这个法子磋磨朕,那他们就想偏了!”皇帝虽则唇角含笑,傅恒却听得满是凛凛肃杀。

    “传朕旨意。”皇帝微微扬起头,目光穿过殿门,直达红墙之顶、耀耀碧空。

    李玉忙预备纸笔交给傅恒,傅恒就在地上展开纸笔,却自迟疑:“皇上……是否应召张廷玉大人?”

    傅恒只是蓝翎侍卫,如何敢起草圣旨?

    皇帝哼了声:“不过叫你先历练些。你先写下来给朕看,朕看后自然再交军机处。”

    傅恒心下咕咚一跳,已是热血翻涌上来,他忙垂下头,小心蘸饱了笔:“请皇上宣旨。”

    “……尔等宗室、旗民皆听旨:自今日起禁售旗地,若敢有违,朕必严惩不贷。”

    傅恒笔走游龙,将皇帝口谕一字不落记录下来,心中满是金戈之声。

    此时……倒不宜在皇上面前提起指婚之事。

    却不想皇帝说完了公事,却忽地侧眸沉吟片刻,然后缓缓问:“……那个小丫头,她,如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