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内廷,长春宫。

    总管太监赵进忠半躬了身子,满面带笑,脚步利落地走了进来。

    他衣裾扫过门上一副对子:“万象皆春入凤琯,八方向化转鸿钧”。这正是皇帝亲自书写的对联,万千深意皆在其中。

    此处为皇后富察氏寝宫。

    从先帝雍正爷改养心殿为寝宫,不再住乾清宫之后,皇后也随之从坤宁宫搬出。本朝,长春宫便为中宫所在。

    赵进忠客客气气请皇后身边的官女子素春回过了皇后,这才小心翼翼到皇后跟前下跪请安。

    富察氏忙一甩帕子虚扶了一把:“谙达快快请起。”

    赵进忠是皇帝在重华宫潜邸时伺候的老人儿,多年来一直伺候在帝后身边,皇后也颇为敬重。皇后含笑柔声道:“要不是皇上再三强调太监在宫里的规矩,本宫是怎么都不敢受谙达这个大跪。”

    赵进忠被素春扶着起了身,躬了身子赔笑道:“主子娘娘可折杀了老奴。这是奴才的本分,主子娘娘安心便是。”

    富察氏点头笑笑:“谙达此来,可是皇上那边有了什么旨意?”

    赵进忠又躬身答:“是内务府的事。内府会计司将内三旗待选秀女的名册都按着日子造了出来,交老奴请主子和主子娘娘的示下。老奴尚未启奏圣上,先来长春宫叨扰娘娘,请娘娘的示下。”

    选秀,尤其是内三旗选秀,主要是为宫里选宫女子,更似家中内务,更应由皇后主持。

    富察氏便点点头:“照本宫的意思,今年倒不必引见了。宫里各宫主位所用的官女子并不缺额,倒不如免了今年的例,明年再一同选看。”

    内三旗的选秀由内务府主持,每年一选。这是定例,却未必每年都照实执行。只要各宫并无缺额,宫里又不缺人手,便也有暂免的例。

    赵进忠倒不意外,躬身笑对:“主子娘娘最是恭简,这一年免了秀女引见,自然又能为内府省下一笔消耗。”

    富察氏扶扶鬓边的通草绒花,垂首笑笑:“前朝后宫,诸事不动则已,若一发动便都需不菲的银子。皇上以朝廷百姓为念,日理万机,本宫又岂敢不帮皇上顾着些家里的开销。”

    赵进忠点头称是,却略有沉吟。

    富察氏看了素春一眼,缓缓说:“谙达有话,不妨直说。”

    赵进忠忙又跪倒:“老奴自然不敢拂主子娘娘的意。只是今年宫里的确出了个缺,所以老奴不敢不报。”

    “哦?”富察氏端庄抬起下颌:“哪宫里?哪位主位下?”

    “回娘娘的话,是娴妃娘娘位下,有个小名叫五妞的女子,因眼疾看不清东西,被娴妃娘娘交待内务府给送出去了。”

    富察氏微微思忖,抬手又抚了抚鬓边。她指上素银嵌米珠的护甲,粼粼滑过如云青丝。

    “哪个五妞?”

    素春忙上前跪倒:“主子,可还记得去岁内三旗秀女引见,主子曾特特问过姓什么,阿玛是什么官职的那个五妞?其对曰:家里是主管蜜户的内管领下人,阿玛官职为笔帖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