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还是走了,婉兮呆呆立在花田里遥望许久,终于看不见了。

    她将那白玉的葫芦坠儿在掌心里攥得生疼。玉质生温,可却温暖不了她那一刻轻袅如烟的怅惘。

    她转身回客栈去,小心将本地一些风土人情都嘱咐给那家丁。却听窗内一声轻唤:“九儿。”

    婉兮忙挑帘子进去,却见九爷竟然已经从炕上坐了起来!在她脑海中一直红头胀脸的少年,这一刻脸上虽然还有点红,却已经散了肿,露出一张清俊的容颜来。

    此时他穿一身青金色箭袖坐在炕上,腰上系着玉白的丝绦,手上盘着一挂白砗磲的念珠,整个人蓝白相映,说不尽的清隽俊秀。

    一个男孩儿家,生得是面滑如玉,红唇如珠,竟不输给女儿家的面相。不过却不阴柔,那一双剑眉配了星眸,光华灼灼。

    婉兮怔住。

    九爷便笑:“怎地,不认识了?还是多亏你的偏方,睡过一晚,我竟几乎全都好了。”

    婉兮这才放下一颗心,连忙蹲身道喜:“恭喜九爷。”

    九爷哼了一声:“你是我救命恩人,还这么客套?更何况咱们还有个‘重九之缘’!不如咱们换个叫法,你也别九爷九爷的叫我了。”

    “那叫什么?”婉兮眨眨眼。

    “叫九哥。”他笑意吟吟。

    “我可不敢。”对着九爷,婉兮轻松许多,“再说我可不敢当九爷的救命恩人,因为九爷的伤原本就是我弄的。”

    “那你反正欠我的,那就依了我。”九爷一片腿儿从炕上下来,长身玉立,走到婉兮面前。

    原来也这样高。

    婉兮转了转眸子:“你比我大么?”

    两人各自序了年岁,婉兮倒没想到九爷果真比她大,今年已十九了。只是因着出身富贵,少知人间疾苦,于是气质上倒天真烂漫,看着倒如同比婉兮还小似的。

    “你输了,快叫九哥!”九爷竟兴奋地拍掌。

    婉兮吐吐舌:“当人兄长,就欢喜成这样?”

    九爷扬眉:“可不!你不知,我在家最小,兄弟里头我排第九,上头还有两个姐姐,我镇天就叫人家哥哥姐姐,还没有人叫我哥哥呢!”

    婉兮只能莞尔,“行,那便叫你得逞一回。九哥在上,小妹这厢有礼了。”

    九爷欢喜得上前一大步,便自自然然捉起了婉兮的手:“好妹妹~”

    婉兮面上一热,急忙抽回手来:“四爷嘱咐叫你留下养伤。你既已经见好了,是否也要追随四爷,这就南归?”

    九爷扬扬眉:“南归?”

    婉兮抬眸望他:“你们二位……不是江南人士么?”

    九爷笑起来,晃了晃头:“你这么觉得?”

    婉兮点头:“都说江南人士腹有诗书气自华,你们二位皆是如玉的人品,想来如是。”

    九爷没承认也没否认:“你不告诉我们怎么逃过选秀,那我就也不告诉你我们是哪儿的人。反正,你很快就知晓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