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翌日一早,婉兮舍了二妞,独自送四爷上路。

    花田径深,晨空碧蓝,真是个适合赶路的好天气。可是不知怎地,婉兮却只觉那明媚的朝阳有些刺眼,叫她眼睛酸涩。

    四爷此去,只带着毛团儿一个,却将九爷和那家丁都留了下来。他说是九爷身子弱些,不能这么冒险赶路,再说若是回去叫家里人瞧见了,平添担心。

    “那四爷自己呢?这么急着赶路就不怕伤了身子?”分别在即,她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四爷叫毛团儿牵着马远远地落在后头,只与婉兮两个人并肩独行。

    他侧首望她:“怎么,不希望我走?”

    婉兮脸上一热:“只是不放心四爷的伤。那总归是我的罪愆。”

    他低低一笑:“……嘴硬。”

    婉兮心下毛毛的,全然不懂那股子陌生的不舍究竟是什么。

    却听他说:“不是我自己想走,只是家里的事多,我一天都脱不开身。本来前儿晚上就该回去了,若不是遇见了你,也不会耽搁到今早上。家里人怕是早已急得翻了天。”

    婉兮咬住嘴唇:“……都怪我,耽搁了四爷的行程。”

    他静静看她,半晌才说:“值得。”

    婉兮的这颗心登时又跳得莫名地乱了。

    他幽幽叹了口气:“小九留下养伤,他不了解这一方风土人情,还需要你多照拂。”

    婉兮忙道:“那是自然。”

    他又歪头静静看她良久:“九儿……咱们不久自会重逢。”

    婉兮却是不自觉地湿了眼睫:“四爷是回家,江南与此天高地远,又哪里那么容易?再说,我下月就要入宫引见……”

    四爷却笑:“嗯哼,你不是早想好了法子逃出来么?”

    婉兮便也破涕为笑:“是啊。”

    四爷想了想,手指按了按那枚白玉扳指儿,却又作罢。回头一甩辫子,将坠在辫梢上的白玉葫芦坠儿撸下来。伸手抓过婉兮的手,搁进她掌心去,攥紧:“收着。”

    “这?”婉兮愣住。

    他哼了一声:“不值什么。原本扳指儿更好,只是总归是男人的物件儿,你拿着总不方便。葫芦倒是无妨,便是你娘瞧见,也不会为难你。”

    “我不要!”虽然葫芦不大,可是那玉质温润无瑕,一看就是上等的羊脂白玉。

    四爷觑着她笑:“事到如今,要与不要都已由不得你。我叫你收着,就容不得你说不。”

    “四爷霸道!”婉兮咬住唇,妙目扬起,大胆与他对视。

    他便笑了:“对你霸道。”

    婉兮心下又是微微一晃,急忙垂下头去:“四爷一路上照拂好自己。”

    他忽地又是伸过手来,攥紧了她的小手:“小丫头,你也好好顾着你臂上的伤。”他说着又解下自己的荷包,又塞给她:“那药膏子你每日晨昏都用一次。”

    婉兮攥紧了荷包,垂下头去。

    四爷又想了想,从自己袖口里又抽出一条丝帕:“用这个裹伤。你原本那条太粗。”

    毛团儿已是忍不住冲上来:“主子咱们快走吧!再不走,主子这一身的物件儿都要解下来留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