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竟细细地吸她的伤。

    婉兮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涌入他口中,而他的唇,温软又坚定。

    婉兮开始觉得晕眩,不知是否失血过多的缘故。

    她只能虚弱地喊:“四爷……请你停下。”

    他的唇坚定含住她,只一双黑亮的眼抬起来觑着她:“不是你要用血来治我的伤?我吸就是~”

    婉兮几乎哽咽:“四爷……不能这样。”

    他又深深吸了一口:“怎不能这样?我说了不嫌你脏,你此时反倒嫌自己脏了不成?”

    婉兮从未被男子如此过,不由得脚趾都勾起:“四爷其实是想替我清理伤口,我都明白。九儿深感于心,可是这实在太委屈四爷。”

    他这才轻哼了声,松了口,将口里的污血吐了。然后从他腰间荷包里取出小小一枚红塞白瓷瓶,再以赤金的小耳挖子从里头挖出些碧莹莹的膏子来,用指尖蘸了,小心地涂在婉兮伤口上。

    一股清凉的药香,沿着她伤处缓缓溢开。

    说来神效,原先那股火辣辣的疼,竟都给那膏子盖住了。

    他指尖缓缓按压,可是那双黑亮的眸子却始终锁着她:“……止血生肌的,能让你好受些,不过你用得晚了,不敢保证就不做疤!”

    婉兮拼命抵住心底那股子麻酥酥、又毛毛的感觉,努力吸一口气:“无妨。只要能让二位爷身子大安,留下条疤又算什么!”

    “你倒豪气!”四爷轻哼了一声:“怎地,就不怕将来被夫婿嫌弃?”

    药膏子已是点点渗入皮肉,婉兮连忙抽回手臂,蹲身谢过四爷,悄然拉下衣袖。

    面上却是扬起小小的光芒:“嫌弃?若只因为一条伤疤便嫌弃了我,那样的夫婿又嫁他作甚!”

    四爷不由得微微眯起长眸:“怎地,果然还是存了另嫁的心?须知你要入宫,便是内管领下包衣,既经秀女引见,进宫了便已是官女子。”

    婉兮扬眸:“官女子又如何?只要不被皇上临幸,二十五岁依旧还是可以放出来。”

    四爷莫名又恼得咬牙:“哼,果然是想着二十五岁出宫另嫁!”

    婉兮纳闷儿地瞟向四爷。心下道:这位爷这又是生的哪份儿气?

    婉兮正想着该如何化解,却冷不防又见四爷邪气一笑。他出手如电,霍地又擒住了婉兮手腕:“也罢,我管你用什么法子出宫!总之,你这手臂我先见了,也摸过,更是——吮了!”

    婉兮愣住:“四爷!你这是……”

    四爷长眉倏扬,仿佛一腔懊恼尽数都飞散了。红唇微微一挑:“总之,你输定了。”

    “四爷,你说什么?”婉兮心下莫名滚过惊雷,却又说不清楚究竟是所为何来。

    四爷傲然轻哼:“总之,我明天就走了。你来送我,单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