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婉兮愣住,妙目轻抬:“四爷?”

    此时此境,两人四目相投,俯仰相对。四爷的目光温雅里透着犀利,炽烈罩住婉兮的脸。

    “气你的算计!”

    虽说旗人家的姑娘没那么严格的男女大防,可是婉兮却也从未与男子这样相对过。更别说此时手腕都被眼前俊逸男子紧紧攥住,他身上独有的香气便霸道地占住了她每一寸呼吸。

    她一颗心跳得激烈,脑子便转不过来,只能红了脸问:“这又怎讲?”

    四爷咬了咬牙,竟霍地伸手,径自将她左边衣袖撩开,直接掀到手肘上去,露出她女儿家一截藕臂!

    婉兮惊得低呼:“四爷!”

    觑着她满面羞红,四爷这颗心方舒坦了些。他故意又加了一把力,叫她挣脱不开,盯着她那手肘处:“小丫头,你也知怕了!换了别的姑娘,担心的也只是被男人看了去,不好婚配,可是你怕的分明是被我看见了伤口~”

    果然,婉兮手肘处被帕子裹着,可是帕子分明已被鲜血染透。

    婉兮吃痛,“嘶”了一声。四爷长眉一蹙,便劈手解开了那帕子……

    只见一道歪斜狰狞的伤口躺在婉兮臂弯,如一条丑陋不堪的虫。

    婉兮又羞又愧,忙向后想抽回手臂。

    之前合药,她既紧张又生涩,于是只用钗子划开了皮肉便罢,没刻意减轻伤口,也没来得及小心包扎,虽然这只一会子,却也已是皮肉翻卷,血肉模糊了。

    “别动!”四爷面色冷峻,抬眼泠泠瞪了婉兮一眼:“再动,必定是要做疤了!”

    婉兮轻垂眼帘,也是后怕得微微轻颤。可是她却依旧苍白着一张脸淡定地微笑:“无妨,四爷勿以为虑。”

    四爷额角微微一跳,“你果然存了这个心!怪不得你之前说,即便进宫引见,你也有法子不被留用,却原来你早想好了主意——也是,只要你手臂上爬了条丑陋的长疤,内务府那帮奴才,哪个敢让你留用!”

    婉兮惊得一震,抬眼愣愣望住四爷:“……不是!”

    她只留意了四爷的误解,却来不及细细思量四爷的用词:“进宫之事,我是早有主张,可却不会用这样笨的法子。四爷何出此言?”

    她这样自伤,只为二位爷治伤罢了。如果不为了这个,她好端端的又何必将自己伤成这样?

    这样一想,不觉更是委屈,她垂眸咬住唇:“原来四爷是这样想我的。也罢,我果然是讨嫌的。”

    她寂然抽臂,四爷却更是死死攥住。

    她在他掌心挣扎不休,皮肉不自知地与他厮磨一处,说不尽的绵软柔腻。四爷心下一荡,不由得又怒道:“就这么急着收回去?怎地,果是担心将来的夫婿知道不成?”

    婉兮又愣住。心说这位爷这都是想哪儿去了?

    孰料四爷忽地眸光一闪,接下来竟落下唇——

    含住了她的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