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炷香的工夫,婉兮终于拿回了她的“偏方”。

    九爷好奇地朝她手里望,见她白玉似的掌心托着张素白的帕子,帕子上滚着几颗蜜合的药丸。

    四爷却眯眼凝注她低垂的面颊:“你脸色……怎地如此苍白?”

    婉兮仰脸不在意地一笑:“我从小就不爱闻药味儿,闻见了就白脸。”

    倒是九爷直接拈了那药丸就要往嘴里送。一直垂手肃立在畔的家丁,连忙上前一把拦住:“九爷且慢!请容奴才先行尝过。”

    九爷却笑了,推开那家丁的手:“无妨!”说罢已经将丸药放进嘴里去。

    婉兮悄然抬眸望四爷:“……四爷,不吃么?”

    四爷依旧盯着她苍白的嘴唇。婉兮素颜而来,唇上的苍白是瞒不住人的。

    “不必。我时常骑马打猎,在山林子里没少了遇见蜂子过。这回不是初次,不必用药。”

    婉兮这便点点头,也悄然松了口气。却听九爷“噗”地一声将刚吃进去的丸药都给吐出来:“九儿,你这都是什么呀?!”

    婉兮一颗心砰砰直跳,小心觑一眼四爷。

    药丸里混着的东西,的确都不是什么好吃的。虽说有些蜂蜜,可顾着他们是蜂子咬的伤,所以也不敢多加,只做黏合之用;其余更多的是棒子面,外加辣椒和老醋。

    四爷见有异,便也伸手拈起一丸送进嘴里去……他没如九爷似的直接吐出来,可也立即用拳头捣住嘴,空空咳嗽起来。

    婉兮一张脸红得像大红布,只得硬着头皮劝说:“是不好吃。可是良药苦口利于病,二位爷多担待。”

    四爷咳嗽了一会儿,在唇齿间回味,越发皱眉。随即朝外头叫:“毛团儿!”

    毛团儿一溜烟儿地进来,垂手打千儿:“主子吩咐!”

    四爷将还剩半个的丸药递给他:“尝。”

    毛团儿忙上前两手举过头顶,跪着接了。小心避过四爷咬过的地儿,从旁边咬一小口尝了……片刻也是呛着了,却不敢吐,只能回头死劲剜婉兮。

    婉兮自知理亏,垂首撕着结在辫子下头的红头绳。

    “说。”四爷瞟着婉兮,问毛团儿。

    毛团儿拼着命把嘴里那口硬是咽下去,然后报菜名似的答:“蜂蜜、棒子面儿、老醋,还有……”

    “够了。”四爷却莫名突然给拦住了,回眸盯婉兮一眼:“九儿,你跟我来。”

    婉兮也没想到毛团儿这张嘴竟是这么刁的,心下不由得忐忑。可已是躲不过,只得垂下头跟在四爷后头。

    九爷担心地在后头叫:“……主子。是我多事,其实挺好吃的。我刚品出味儿来,还想再来一丸呢。”

    四爷却滴水不进,沉着脸已是率先挑开帘子走了出去。

    婉兮也只能叹口气,认命地跟上去。

    在之前她配药所用的、四爷的房间里。他背身而立:“……是血!人血,你的血!”

    - - - 题外话 - - -

    下一更周一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