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家丁一听便急了:“主子!请恕奴才不往!”

    公子长臂挥舞,婉兮只来得及看清那玉笛一段系着的大红穗子在烟雾蜂群与斑斓花色里翩然翻飞,却看不清那个人如何竟然能只用一管玉笛便能对抗蜂群。纷乱之中只听他嗓音清越,简洁吩咐:“我无大碍,你去就是。万勿令那位姑娘受了伤。”

    于是到头来惹祸的婉兮自己没受什么伤,倒累得对方两位公子最后担了不小的创痛。年长的公子还好些,那位年轻些的竟至晕倒在地。

    婉兮只咬住唇,小心望向里间,只悬心着那二人伤势如何,并不将那哈哈珠子的呵责放在心上。

    .

    妙眸顾盼,而内间也仿佛与她应答一般,一声男子清越嗓音传出来:“毛团儿,不得无礼!快请姑娘进来。”

    二妞这才终于有机会插话,她狠狠剜了那哈哈珠子一眼:“敢情你叫毛团儿啊。不瞒你说,我们姑娘养的条笨狗在外面偷人生的野种,也叫毛团儿。”

    那哈哈珠子气得眼珠子都凸出来:“你!”

    婉兮也蹙眉,只得暗掐二妞一把:“小蹄子,你浑说什么?”

    说着话,帘子一挑,那年长的公子已经迎了出来。

    婉兮忙关切望去,只见那公子今儿换了一身月白的箭袖,腰上系着湖蓝的丝绦,左右各垂下一个荷包。头上没戴帽,只一根乌光水滑的辫子垂下来。行走之间辫梢轻摇,隐约看见辫梢上系了个白玉的葫芦坠儿,坠儿下头也同样系着湖蓝的穗子。

    整个人便如水中托起的一轮明月,华光潋滟,却又不灼人眼目。

    婉兮原本是关心他伤势,便直愣愣盯着看过去,结果一看之下便不觉红了脸,急忙垂下头去。

    “请大爷的安。”

    她微微蹲身。因不知对方姓名,只能循着那两位公子一年长一年幼的次序,称此人为“大爷”,那人为“小爷”罢了。

    “不知二位爷,今日可大安了?”

    那公子含笑点头:“我没事了。只是昨夜晚间有些刺痒,抹了些薄荷膏子就止了。你放宽心。”

    婉兮这才轻吐口气:“那位小爷……”

    毛团儿在旁边觑着,一边用眼神儿跟二妞厮杀,一边颇有些不忿主子竟然对这姑娘这般和善,便趁机嘀咕了声:“我们小爷还在炕上躺着呢!我告儿你,你这回脑袋都甭留着了!”

    那公子长眉倏然一结:“毛团儿!我看你这条舌头也是不想要了!”

    公子的话说得虽有些狠,可是语气却还是平和的。倒像亲近的主仆之间的玩笑话,可是不知怎地,那毛团儿竟然吓得噗通跪倒在地,向上叩头:“主子饶了奴才,奴才再不敢欠嘴了!”

    公子唇角微微一勾,然后赐下一个字:“滚~”

    毛团儿一溜烟地跑没影了,婉兮则惊讶得有些收不回神。

    眼前这位爷,丰姿俊雅,华服重器,气度看上去倒像是江南的汉人。可是这奴才的规矩却怎么这样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