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48|第48章
    第四十八章药碾子

    南巧刚出声,那老嬷嬷冷冰冰的眼神就瞪了过来,语气森冷,“让你跟着走就跟着走,怎么那么多废话呢?”

    吴嫂子朝着老嬷嬷陪了笑,然后牵着南巧小声道:“弟妹,这里是营地,我们听话便是。”

    南巧点了点头,也穿了棉大衣,跟在吴嫂子身后出了门。

    大屋子里因为有火炕的缘故,很是暖和,这一出门,迎面就是一股寒风,冻得南巧顿时就缩了脖子,恨不得把自己直接缩进棉大衣里。

    西北边疆,是越来越冷了。

    南巧和吴嫂子跟着老嬷嬷是一路步行,途中杨嬷嬷又去别的什队接了其她女眷。去往的方向,她还略有一些熟悉,是上次苏满树带她去找过季伯的那个方向。

    很快,越过栅栏,南巧就看见了许多白色的毡房,跟上次见季伯时的毡房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这些毡房在她眼里,几乎都是一个样子的,她方向感又不好,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来的地方,究竟是不是季伯住的地方。

    老嬷嬷把南巧和吴嫂子她们安排到一个毡房里,冷声道:“你们现在这里等着,等一下我再过来吩咐你们。”

    毡房里已经有了十几个妇人在,年岁都不大,都默默的坐着,谁也也不跟谁交谈。吴嫂子带着南巧寻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了下去,也没有说话。

    南巧的心中有些忐忑,她不知道老嬷嬷把她们带过来究竟是干什么,但见吴嫂子神情自然,她的心放了下来。吴嫂子毕竟已经在军营里生活几年了,既然她觉得没事,那肯定就是没什么事的,她也就能跟着一起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位老嬷嬷带了几个女眷进来了,所有人脸上的神情都十分严肃,也不见任何人交头接耳。南巧坐在角落里,并不起眼,正好可以偷偷去打量进来的这些妇人。很是奇怪,进来的这些妇人,年岁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过才三十左右岁,跟吴嫂子差不多,年纪再大一些的妇人却都没有见过。

    她正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妇人,毡房的门又被打开了,南巧下意识抬头,就看见一个嬷嬷进来了,她的身后是身怀六甲的葛花。

    葛花的气色并不好,甚至还不如前两天南巧刚看见到她时,现在的她更加的骨瘦嶙峋,脸上也毫无血色,惨白惨白的。

    她进来之后,老嬷嬷随意的让她寻了个位置,然后把屋子里的人数数了数,便缓缓另外一个老嬷嬷开口:“分配到我这里的一共四十个,数量都对,人已经到齐了,郑嬷嬷可以开始了。”

    郑嬷嬷穿着对襟棉袄,款式很是精致,从衣着打扮上能看出,这个郑嬷嬷比说话的那位嬷嬷地位要高。郑嬷嬷也没怎么看众人,直接开口道:“你们这个冬季,在营地里就归老身管了。我是军营医药局的郑嬷嬷,平日里负责给将士们配药。你们之中,有谁懂得医术或者认识草药?”

    郑嬷嬷说话的言简意赅,话音落了半天,也没人举手。

    她见没人说话,目光深冷地扫了一眼,唇角泛起冷笑,“没有一个懂的?”

    这时,才有人怯生生举手,是个年岁不大的小姑娘,看起来应该也是今年刚嫁进来的,但是南巧并不是认识,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跟她一起被买过来的。

    那年纪轻的小姑娘小声地问:“郑嬷嬷,我认识草药,我家以前是帮老爷家看药园子。”

    “那行,你跟我过来。”郑嬷嬷转头,跟之前说话的那个老嬷嬷道:“既然他们都不认识草药,那也就只能干些粗活了。杨嬷嬷,他们就交给你负责吧!”

    她说完,就带着之前的那个小姑娘,出了毡房,也不知道究竟去哪里了。

    郑嬷嬷刚走,杨嬷嬷就给南巧她们安排了活计,一部分人被指派出去,说是让她们清洗医药局的日常用具。南巧和吴嫂子还有葛花,便被指派去磨药粉。

    那些草药都是被晾干的,用药碾子碾碎,然后过筛,再碾碎,再过筛,反反复复,直到把药粉碾成杨嬷嬷要求的细度,才可以停手。

    南巧坐在矮凳上,用脚踩着碾盘柄,一下一下的在碾槽碾药。

    以前念书的时候,南巧曾经听过女先生讲过惠夷槽与华佗之间的故事。

    据传,当年曾经有一位姓王的铁匠,无儿无女,在打铁的时候,因铁炉爆炸,身受重伤,无钱医治,后来华佗听说了此事,便分文不取的替他治病。后来铁匠的伤好了,没有能报答华佗的恩情,华佗却让他不要报答了,道:“你的伤好了,就是让我最为高兴的事情,药钱一事,无须再提。”

    王铁匠感动落泪,后来想到华佗为他治伤碾制药时,累得满头大汗,就决定给华佗铸造一个能碾碎药物的器具,以便能减少华佗和徒弟碾药时的劳累。经过反复琢磨,王铁匠终于铸成了一个凹字型的药槽和一个圆轱辘,用圆轱辘在槽里来回碾,便能将药渣碾碎,制成药粉。这便是后世的惠夷槽,俗称药碾子。

    南巧以前只听闻过药铺里有这东西,但是她一直长在深宅后院,并未真的见过这个,如今见到,多少有些新奇,就算是碾药,她也不觉得有多累。

    吴嫂子在她一旁帮她打下手,把药沫碾好过筛后,再放回药槽子里,让南巧继续碾药。她看着南巧像是小孩子似的玩的不亦乐乎,笑道:“弟妹,你可真像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啊,这种事也能玩的这么开心,难怪满树喜欢你,愿意把你当成小孩子宠!”

    吴嫂子的话让南巧顿时就红了脸,不好意思再去看她,只得含糊其辞,也不管吴嫂子究竟说了什么,胡乱地点了头。

    见南巧不好意思了,吴嫂子正要使坏逗她,忽然从她们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南巧……”

    听到声音,南巧猛然回头,就看见一张惨白的脸突然从背后冒了出来。她吓了一跳,旁侧吴嫂子也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认出是葛花之后,南巧拍了拍胸口,平复了一下心绪,才小心翼翼地问:“葛花?”

    葛光看向南巧的目光,说不出的诡异,让南巧顿时就头皮发麻,不自觉的向后侧了侧身体,远离了她两步,才开口说:“你有事吗?”

    葛花的眼神一直盯着南巧,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她才收回视线,然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开,又回到了她的角落里。

    吴嫂子先南巧一步反应过来,不解的问她:“这姑娘什么意思啊?”

    南巧也回过神来,她总觉得葛花看她的眼神,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吴嫂子已经开始唠叨:“你说这小姑娘,所嫁非人,丈夫又去了,也算是命苦的,只是她这副模样,凶狠恶煞的,像是所有人都欠她似的神情,可真不像是一个值得同情的……”

    吴嫂子抱怨音有点大,一下子就引来了周围几个妇人的目光。吴嫂子吓了一跳,朝那几个人打了声招呼,举起自己手里的筛子,忙说:“继续干活继续干活……”

    那几个妇人也识趣收回了目光,没有再继续打量吴嫂子和南巧。

    南巧倒是并没在意吴嫂子说了什么,她现在只觉得葛花好像是冲着她来的,似乎并不会善罢甘休,也不知道葛花究竟要干什么,她只好自己打起十二分注意力,时刻的防着葛花。

    做了一上午体力活,南巧累得腰酸背痛,这才知道,看似见简单的碾药,根本就不是简单的活计,累死人了。

    她和吴嫂子把碾好的药粉装好,送到了杨嬷嬷哪里检查,合格了,杨嬷嬷便让她们回去吃午饭,还交代了下午继续过来。

    吴嫂子拉着南巧出了门,这才跟南巧开口道:“我们今年,也算是不错的,分到了军营医药局,若是再像去年,我可真不知道这一个冬季怎么熬了。”

    南巧不解,问吴嫂子:“难道每年大家分配到的活计还不同吗?”

    “当然不同,这活计都是按照什队随机分的,有的好一些,有的便会差一些,要熬过一个冬季呢。不过,其实营地里对我们这些女眷,还是很照顾的。她们分配给我们的活计,也并不算多,只是要我们帮帮忙打下手,但是毕竟是在我们是冬季迁徙到营地里过冬,肯定比不在什队里轻松自在,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嫂子,为什么我们这些什队里的女眷,都是跟您差不多或者跟我差不多的?怎么没有四五十岁以上的老嬷嬷呢?我看这边的嬷嬷们都年纪比较大……”

    吴嫂子叹了一口气,道:“哎,这事弟妹你就不知道了,年岁大的女眷如果丈夫还在的话,都跟着丈夫解甲归田去了,也不会继续在营地受苦了。营地里的这些老嬷嬷,大都是丧夫又丧子,无依无靠,便留在营地里做一些后勤方面的事情,也算是军营里为她们养老送终了。”

    南巧忍不住回头朝着毡房的方向望去,原来是这个样子的,难怪那些老嬷嬷看起来都那么不友好。

    她这一回头,虽然没有看见那些老嬷嬷,却看见了一直走在她们身后的葛花。吴嫂子也看见了葛花,跟南巧悄声道:“那个叫葛花的,怎么看起来阴魂不散?”

    南巧也说不清这个葛花要做什么,摇了摇头,拉着吴嫂子,让她不要理葛花。

    跟着吴嫂子去吃过饭,两人先回了大屋子休息。一进门,南巧就看见顾以站在屋子中央,似乎在等什么人。

    吴嫂子见了顾以很是惊讶,问道:“你们不是集体去训练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呢?”

    “嫂子,我被调走了。”

    “哦哦,恭喜啊!”吴嫂子尴尬的笑了笑,说了句恭喜之后,也不好在说什么。毕竟昨天晚上,顾以和苏满树吵架,他们所有人都看见了。

    顾以也不在乎吴嫂子是不是想说什么,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吴嫂子一个,反而从南巧进门就一直盯着南巧,就连吴嫂子跟他说话,他都是敷衍的。

    南巧倒是发现顾以在看她,她可以别开头,避开顾以的视线。她现在对顾以厌烦的紧,根本就不想跟他说一句话。

    顾以却不这么认为,甚至还觉得自己十分良好,见南巧不肯看她,也没觉得到什么,甚至还大步朝着南巧走过来,直言道:“南巧,我是特意等你的,我想跟你谈谈。”

    南巧问:“我和你有什么可谈的?”

    顾以一口笃定:“我知道你对我有意,你昨晚还偷看过我。我们刚搬过来时,你也是等在门口迎接我。所以,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