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43|11.14▼丨 ● @
    第四十三章同床

    “那你、你要睡在哪里?”

    苏满树随口就说:“我去跟唐启宝挤一挤,就在外面,你别害怕。”

    南巧低下头,避开眼,没有去苏满树,声音极小地说:“你、你就睡这里吧。”

    苏满树有些意外南巧会说出这样的话,起初也是一愣,随后问她:“你是让我睡这里?”

    南巧点了点头,却一直羞着脸,没有抬头,只小声道:“唐启宝他们都是一人一床被褥,你过去能睡哪里啊!”

    何况,如果苏满树出去睡,肯定会引起流言蜚语,什队里的兄弟就都会知道她和苏满树并没有圆房的事情了,要是再多几个顾以那样的人,她可真招架不住。

    苏满树缓缓,坐在炕沿边,伸手拉住南巧手,把她拉了过来,强迫她看向自己。他道:“南巧,你知道,你让我住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吗?”

    南巧愣了愣,直勾勾地看了苏满树,随后点了头。

    她知道的,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怎么去告诉他。她没说话,小手却紧紧地抓着苏满树的手,倔强地不肯松开。

    苏满树顿时就笑了,用力回握她的小手,又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发顶,道:“睡吧。”

    然后,自己弯腰脱了靴子,又脱下外套,上了炕,伸手把炕沿边挂着的帘子放了下来。

    这个帘子的材料也是大毡子,与旁侧挂着的黑色毡子相比较,略微薄一些,能看见外面有光透进来,令狭窄的炕上也并不显得那么黑,刚好能隐约把炕上看清。

    南巧坐在一旁,苏满树把被褥铺好,又摆好枕头,让南巧睡在靠墙的那一边。

    她望着炕上的一床被褥,两只枕头,紧张不安,整个人都绷紧了。从小到大,她从未跟一个人睡在一起过,更别说是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即使这个男人是苏满树,她也觉得害羞和不安,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他。

    苏满树把她拉过来,塞进被子里,帮她盖严实后,才缓缓开口:“睡吧,南巧。”

    她红着脸,点点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苏满树也掀开被子,在她的身旁躺了下来,头枕在了她旁边的枕头上。

    他们这个隔开的空间十分狭窄,虽然比唐启宝他们那里宽敞一些,但也不过就是两套被褥的宽窄。苏满树一躺下,南巧就感觉到一个结实高大的身体挤在了她的身旁,几乎挤占了整个火炕。两人是盖着一床被子,他温热身体一下子就贴近了她的身体,温热的气息从他的身上传来,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特有的气息,浓郁浑厚,是属于苏满树男子汉的气息,很好闻。

    苏满树躺下后,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占了太多的地方,挤到了南巧,动了动,又往旁边挪了挪。

    南巧急忙出声阻止,小声说:“你不要动了,我这边不挤的。”

    苏满树听到她的话,便没有再动,声音低哑,道:“天色不早了,睡吧。”

    南巧乖乖的听话闭眼睛,老老实实的准备睡觉。两个人在同一床被子下,并排地躺着,胳膊和胳膊挨着,谁都没有动,生怕自己动了一下,就惊到对方。

    南巧很是紧张,根本就睡不着,浑身紧绷,整个人都要僵硬了起来,笔直的躺在炕上,像是一个木头人,胳膊都硬邦邦的。她这个样子,很不舒服,想要动,但又不敢乱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醒了旁侧的苏满树。

    片刻之后,苏满树忽然翻身,长臂一伸,瞬间,南巧就被他搂进了怀里。

    他一手搂着南巧,一手伸到她颈下让她枕着,这么一来,南巧就直接窝在了他的怀里。他抱着南巧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她,道:“你安心睡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地方窄,这么抱着你,你能睡得更舒服些。”

    南巧被苏满树抱在怀里,是背靠着他的,在狭窄的空间内,这个姿势确实比刚才舒服。

    她轻声的“嗯”了一声,老老实实开始睡觉,努力忽视掉她的身后有人正抱着她睡觉的事实。

    苏满树十分的高大,这个姿势抱着她,简直是把她整个人都包裹在怀里的。她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怀抱,就像是一个天然的暖炉似的,比整个大屋子都暖和。

    大概是由于这个姿势比较舒服,南巧起初虽然依旧僵硬着身体,但是渐渐地困意就袭来,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睡着了的她,也十分的不老实,不停的在苏满树怀里动来动去,让苏满树忍不住伸手扣住她的腰,让她不要乱动。

    睡得迷迷糊糊的南巧,小小的抗议了一下,最后又动了动,终于寻到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南巧睡意惺忪地睁开眼睛,入眼的便一片深蓝色,是苏满树的里衣,她亲手做的那一件。柔软的布料紧贴着他的胸膛,线条起伏,领口处略有些松垮,露出了苏满树大片的皮肤,锁骨更是清晰可见。她甚至能看见那掩盖在里衣布料之下的肌肉,黝黑健硕、令人血脉喷张……

    她望着眼前诱人的景色怔神,下意识地动了动,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是搭在苏满树的腰上的。意识到这一点,原本睡得还有些发懵走神的南巧,顿时就清醒了,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小脸更是红的能滴血。

    她这么一动,一向警觉的苏满树瞬间就醒了,睁开眼睛,望向依旧窝在他怀里的人,轻声问:“醒了?”

    两个人是面对面抱着的,南巧不敢抬头,只能把头低的更低,只留给他个发顶,乖巧地点了点头,做了回应。

    苏满树忽然低头,轻吻了她的发顶,柔声道:“时辰不早了,我们起床吧。”

    南巧羞赧着从他腰上收回手,拥着被子坐了起来。她这么一起身,被子直接从苏满树的肩头滑落,把他整个人都露了出来。苏满树也没在意,直接就坐了起来,原本松垮的里衣瞬间就散开了。

    南巧因为扯了被子,正想回头去跟苏满树说声抱歉,结果她一转头,就把之前没看全的地方,全都看全了。

    苏满树的整个散开,露出结实黝黑的胸膛,健硕有力的肌肉匀称有形,南巧回头的瞬间,甚至还看清了他扎在腰间的里裤腰带……

    她这一回头,动作很是明显,苏满树睡眼惺忪,本能的抬头去看南巧,把她偷窥的视线地视线抓了个正着。大概由于事发突然,南巧惊得粉嫩的小嘴张着,傻愣愣盯着苏满树。

    苏满树看她双颊绯红,红唇微张,忽然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单手扶住她的后颈,温热的唇低头朝她压了过来。

    南巧被苏满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坏了,整个人都僵在苏满树的怀里,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看着苏满树的脸朝她靠近。他的唇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她的唇上,温热柔软,略带湿意。他抱着南巧,小心翼翼地吮.吸着她的唇瓣,轻柔辗转,温柔旖旎。

    南巧还在发懵,苏满树的唇就已经离开了她的唇,最后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蜻蜓点水的一个吻,缓缓的松开她,扶着她坐了起来。

    他的双手还搭在她的身侧,她离他近,即使不用抬头去看他,她也能听见他呼吸急促,身体似乎有些别扭,很是不正常。

    南巧起初还发懵,沉浸在刚才的那个吻里,一直没回过来神。刚才,他是吻了她?这世上,她只听闻过,只有女人只有自家的夫君可以吻,所以,她已经是苏满树的娘子了吗?

    她正在发愣时,就发现苏满树的异常,好像是生病了似的。西北军营中,让南巧最恐惧的事情莫过于生病了。她也顾不上害羞和纠结,吓得急忙就朝苏满树靠了过去,焦急地问他:“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舒服?”

    苏满树的脸色并不太好,额头上有细细的薄汗,南巧害怕真他生病了,手忙脚乱在他身上乱摸,似乎以为用手就能摸出他哪里不舒服。见他许久都没回答,她急的都快哭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呀?”

    苏满树终于动了,他动作极快,一把就握住乱摸的双手,大掌箍住她细小的手腕,紧紧的将她扣住,声音低沉暗哑,略带喘息,“我哪里不舒服,你难道不知道吗?”

    南巧看向他,一脸茫然,眼中却带着焦急,显然是真的以为他病了。

    苏满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过就是个小姑娘,涉世未深,他又跟她坳什么劲呢。

    他放开她的手腕,却将她整个人都抱进怀里,俯下头,贴在她脸侧,温热的唇轻轻地含住了她的耳垂,惩罚性地咬了咬,道:“温香软玉在怀,我怎么可能会坐怀不乱?何况,怀里的人,是我心心念念,想了那么久了的娘子。”

    南巧原本晕晕乎乎的靠在他的怀里,被他裹住了耳垂时,觉得痒痒的,忍不住想要动来动去,却听见苏满树开口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心心念念?想了那么久的娘子?

    南巧顿时鼻子就酸了,哽咽着小声道:“对不起……”

    苏满树笑道:“傻姑娘,今日是我冒犯了你,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呀?道歉的人,应该是我。”

    “不,要道歉的人是我,一直以来,都应该是我。对不起苏满树,我让你等了那么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