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40|11.8丨 ● @▼
    第四十章迁徙

    苏满树他们在外面并没有吃到饭,吴嫂子立即带着南巧张罗晚饭,又把事先准备好的热汤一碗一碗的盛出来,让他们先喝着暖暖身子。

    南巧发现,吴大哥一回来,吴嫂子似乎就恢复了正常,没有像之前那样坐立不安。

    做好饭后,苏满树他们几个速战速决,迅速就吃完了。收拾好一切之后,苏满树就带着南巧往家走。

    因为天黑路滑,苏满树一直都是牵着南巧的手,不断叮嘱她小心脚下,生怕她跌到。

    南巧倒是没有在意自己的脚下这件事,扶着苏满树的胳膊,好奇地给他讲了吴嫂子这一天的异常,“你们走了之后,吴嫂子一直就不安,甚至还带着睡着了的年陶坐在大屋门口吹冷风,也不知道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

    苏满树沉思了片刻,眉头紧锁,似乎在犹豫,神情有些为难。

    南巧仰头,看见他满脸纠结,急着追问:“你知道原因?吴嫂子为什么会那样?”

    苏满树最终妥协,轻声叹气,告诉南巧:“吴嫂子之前的丈夫,就是在这样的冬季里,被冻死的。”

    南巧的眼睛瞬间就瞪圆了,惊诧的说不出来一句话。

    吴嫂子之前的丈夫?冻死的?吴嫂子之前有过丈夫,难道吴大哥是吴嫂子的第二任丈夫?

    看见南巧满脸震惊的模样,苏满树轻拍她的手背,安抚她不要慌乱。他开口讲起了以往的事情:“吴嫂子嫁给吴大哥之前,曾经有过一个丈夫,也是我们西北军营的将士。他们成亲刚过两年,她的丈夫就因为意外,被冻死了。那个时候,吴嫂子也才十七八岁,很是年轻。西北军营中,女人很稀少,像她这种没了丈夫又没有孩子的,军营是不允许她为亡去的丈夫守节的,迅速的又让她改嫁了,指配婚嫁的人就是吴大哥。”

    南巧愣了,满眼都是震惊,惊诧不已,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在西北军营中,若是丈夫死了,女子竟然必须改嫁?!吴嫂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嫁给吴大哥的?

    苏满树继续说:“所以,我猜测,今天吴嫂子失常,应该是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担心吴大哥出现意外,跟她之前的丈夫一样,一去不返。”

    南巧扶着苏满树的手不由地紧了紧,被他握着的那只小手也不安的乱动起来。她有些慌乱,小声的问他:“如果,如果当初吴嫂子有孩子,她还会被迫改嫁吗?”

    苏满树沉默了片刻,才说:“一般来说,在我们这里,如果这位妇人还有年轻,应该还是会被指配改嫁的。毕竟,西北经营中将士二十余万,大都是未婚壮年,若是能有家眷,也是朝廷恩赐造福、犒劳他们,他们自然感激朝廷。”

    南巧这次是真愣住了,根本就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原来,在西北军营中的女子,竟然会是这样的遭遇。

    苏满树见她不安,忙着安抚她:“你莫要怕,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糟。我知道,你们女子讲究从一而终,忠贞不渝,为亡夫守节。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对女子来说,真的就是最好的吗?”

    南巧愣愣的望着苏满树,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些什么。

    苏满树说:“你们女子把贞洁看的如此之重,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当初吴嫂子不改嫁,她将如何生存?这里不是中原,不是京城,这里是西北边疆,所有物资均按照人头军需分配,一个寡妇是得不到任何东西的,她会被活活的饿死的。何况,她如今再嫁,跟吴大哥恩爱幸福,总比整日对着亡夫牌位以泪洗面好吧?”

    苏满树说的话,并不是什么咬文嚼字文绉绉的话,但是却如此的朴实耿直,说的又都是事实,让南巧根本无法反驳。她曾经学过的那些所谓的“从一而终”、“烈女不嫁二夫”的话,如今一经对比,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她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苏满树低了头,眼眸带笑的望着她,语气却格外的严肃:“南巧,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一定不要为我守节,尽量寻个好夫君,早日改嫁。当然,你现在想要改嫁,我也不拦着你。”

    他的话音未落,南巧的鼻子就一酸,眼泪顺着脸颊就淌了下来。

    苏满树太过分了,他们明明还没做成夫妻,他竟然就想着死,然后不负责任的抛下她。

    她哽咽着喊:“苏满树,你答应过我的,不会死的,会活着的!”

    她记得上一次也是关于类似的话题,苏满树竟然从不会去设想以后,甚至抱着自己随时会死的想法。

    苏满树见南巧又被他弄哭了,也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过分了。他立即伸手,胡乱的替她抹眼泪,然后长臂一捞,直接将她打横抱进怀里,大步朝着家门口走去。

    南巧原本在专心的哭,苏满树却忽然将她大横抱起,吓得她顿时就忘记了哭,急忙跟苏满树喊着:“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苏满树边走边说:“这外面天冷,你这一哭,小脸又该被冷风吹伤了!”

    他的手臂结实有力,勒在她身上,像两个铁钳子似的,将她固定地牢牢住,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挣扎。

    南巧仰躺在他怀里,既然挣扎不出来,也懒得挣扎,任由他抱着回了家。

    进家门后,苏满树把她放在床上,立即替她打来了热水,让她擦擦脸。南巧擦脸时,苏满树蹲在床前,仰头看着她,柔声说:“南巧,你不要这样不安,我苏满树命大着呢,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的!我曾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阎王都没能要了我的命,别人也不可能有本事要了我的命,我会长命百岁,赛过神仙的……”

    南巧的眼睛红红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望着他不说话。

    苏满树只好继续哄她,他起身,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说:“我还没有等到我家娘子的约定呢,肯定是不舍得死的,对不对?”

    约定?

    他们的约定?

    南巧想起那个约定,忍不住就红了脸,明年开春,她就要做决定了。

    苏满树看着南巧红了脸,也知道她是回过神来,于是笑了笑,走到屏障后面替她准备热水,之后朝她招手,让她过来,“夜黑了,快点过来洗漱睡觉。”

    南巧下了床,朝着苏满树走了过去,接过他递过来的湿帕子,擦好了脸,一转头就看见苏满树正在望着她,神情专注,目光深沉。

    她愣了愣,问他:“怎么了?”

    苏满树回过神,避开她的眼神,轻咳一声,道:“快去睡觉吧,已经太晚了。”

    南巧听话的回到床上,盖了被子睡觉。因为现在已经入冬了,屋子里很冷,每次她睡觉前,苏满树都会将汤婆子灌好,塞进她的被子里帮她暖被窝。即使这样,南巧上床时,还是觉得奇冷无比,整个被子里都是冰凉的。

    苏满树依旧睡在那张简陋的木板床上,只比之前她刚“嫁”进来的时候多了一床被子。

    南巧躺在床上,开始担心他,苏满树的床也不知道究竟会凉成什么样子,她此刻抱着汤婆子都没有觉得自己的被窝暖和过来。

    他们的住的联排房,都是由木板搭建的,虽然不至于漏风漏雨,但是冬天却肯定是难熬的。

    南巧不由的开始为他们这个冬天开始担心。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

    第二天,苏满树一打开屋子里的木门,南巧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气迎面而来。她站在桌子旁边,都被冷风吹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苏满树虚掩了门,用身体挡住风,转头叮嘱她:“赶快把把棉大衣穿上,记得把围巾也围上保暖。”

    南巧听话穿了棉大衣,围了那条黄皮子围巾,跟着苏满树出了门。屋子外面果然冷,比昨天刚下过雪时,要冷上好几倍,就算南巧围了围巾,可还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透心凉,好像骨头缝里都是风。

    她不由的冻得搓手跺脚,想让自己暖和起来。

    苏满树见她小手冻得通红,无奈的摇头,朝她走了过去,道:“我叮嘱你围围巾,你怎么就只围了围巾?手套呢?”

    南巧这才回过神,想起自己竟然只围了围巾,竟然完全没有想起来要戴手套的。

    苏满树走到她面前,站定脚步,双手一伸,把她的两只小手分别握进了自己大掌里,包裹的严严实实,把自己手上的温度传给她。

    南巧双手都被他握住,有些惊住,缓缓抬头,去看苏满树,却发现他唇角带笑,眼神狡猾,竟然有些像是偷到腥的猫。

    南巧看了他一会儿,忍不住开口,问他:“苏满树,我出门时,你是不是就已经知道我忘记带手套了?”

    苏满树一愣,随即耳根一红,别过头,小声的应了一句“嗯”。

    南巧恍然大悟,“所以,你是故意不提醒我的?”

    苏满树一向心思细腻,对她更是时刻无微不至的关照,怎么可能就会在今日早晨,忘记提醒她戴手套呢?

    被拆穿里的苏满树迅速的就红了脸,握着南巧的手却并没有松开。他别过头,眼睛看向大屋的方向,胡乱的说了一句:“快走吧,吴嫂子等着我们做饭呢。”

    说完,就拉着南巧迅速朝着大屋方向跑了过去。

    被拉着的南巧,真的不知道此刻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能任由苏满树拉着她跑。

    两个人手牵着手进了大屋,刚进门就被吴嫂子看见了。

    吴嫂子盯着他两个人交握的双手,暧昧的笑了笑,却并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进了灶房。

    南巧从苏满树的大掌里抽回手,低着头小声说了句:“我要去帮吴嫂子干活了。”

    说完,转身就跑进了灶房。她跑进灶房时,耳根子都是红的,跟苏满树的耳根子一样红。

    吃过早饭之后,苏满树他们依旧出门去了,也不知道究竟干什么去了。这一次,苏满树没有让吴大哥跟着去,吴嫂子显然十分高兴,也不再像昨天那样慌得六神无主了,高兴的都要手舞足蹈,连眼角都带着笑。

    南巧很少能见到吴嫂子这样,又因为听闻了吴嫂子和吴大哥之间的事情,她忍不住好奇,仔细的去打量他们夫妻俩。吴嫂子和吴大哥平日在什队里,算是比较低调的夫妻,在外面也从不亲昵。但是从两个人的动作举止上,能明显的看出,两个人之间默契十足,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这便是老夫老妻的感觉。

    南巧坐在旁边,望着吴嫂子和吴大哥两个人,难免生出了一股羡慕。苏满树说的对,如果吴嫂子不改嫁,就算不会饿死,也只能抱着亡夫的牌位,整日以泪洗面,甚至身边连一个孩子都没有,孤独老死,怎么可能有如今这种快乐的生活呢?改嫁给吴大哥,对吴嫂子来说,也是算是一件好事。

    唐启宝没有跟着苏满树他们出去,缠在了南巧身边,让她教他学写字。唐启宝毕竟学过一段时间写大字,还是有写功底的,南巧只简单的讲了一些要领,他便很快掌握了,握着毛笔,沾了水,趴在桌子上,在桌子面上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

    南巧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唐启宝不用墨不用宣纸,后来才意识到,这里是西北边疆,物资匮乏,能得到点好东西不容易。虽然唐启宝看起来不像是爱学写字的,平日里也老跟苏满树撒娇耍赖,但是事实上他十分珍惜他师父给他的笔墨纸砚,平日里除了毛笔,其他东西都不舍得用。就算是用毛笔,他也格外的精心,沾了水在桌子面上写了字后,都会仔细的清洗毛笔。

    唐启宝写了几个字,便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问南巧:“师娘,你当年学写字时,是怎么练字的?难道也像我一样,天天被我师父关在屋子里不准出去吗?”

    南巧愣了愣,回忆起自己的当初。她当初练字,还不如唐启宝专注认真呢。无论是自己的父亲还是齐王晋安,都她是束手无策,最后只能随着她的性子,让她随意了。

    她想的出神,一时间没顾得上回答唐启宝。他却自以为是的自己找到了答案,摇着头说:“师娘这么乖巧,一定会坐得住的,哎不像我……”

    南巧不敢在唐启宝面前说起自己当年学写字的历史,只好转移话题问唐启宝:“你为何不爱学写字?”

    唐启宝翻了个白眼,朝她挥动了一下自己粗壮有力的胳膊,“我这双手,可是拿枪握刀、斩杀蛮人的,哪里像是能写字的?”

    南巧当即反驳他:“你师父那双手,也是能拿刀握枪、斩杀蛮人的,可是他也能写的一手好字啊!”

    唐启宝顿时又朝她抛了个白眼,阴阳怪气的道:“整个西北军营,有哪个能跟我师父比的?他当年可是最……”

    南巧正双手捧腮听得认真,唐启宝忽然就不说了,朝着南巧身后挥手大叫:“师父,你们回来了?!”

    苏满树回来时一脸严肃,对唐启宝说:“吩咐大家,准备准备,明日一早出发!”

    唐启宝先是一愣,随即高兴的叫了起来,喊道:“师父师父,我这就去通知大家!”

    说完,也顾不上穿棉大衣,一股脑儿的跑了出去,挨家挨户的通知去了。

    南巧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为什么苏满树这么严肃。

    苏满树跟唐启宝说完话,转头就朝她走过来,道:“跟我回家,我们也去收拾东西。”

    南巧不明所以,任由苏满树帮她披上棉大衣,围上围围巾,才后知后觉地问他:“收拾东西?收拾什么东西?”

    苏满树牵着她快速的出了大屋,边走边说:“我们明日要迁徙过冬。”

    “迁徙过冬?”南巧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苏满树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满树忍不住笑了笑,低着头看她,眼眸里都是笑意:“你不会以为,我们冬天就要在联排房里过冬吧?”

    南巧愣了愣,眼神疑惑?难道不是吗?她就是这么以为的,她这几日还为了如何能在屋子里取暖,绞尽脑汁想了不少办法呢。

    苏满树解释道:“联排房都是由木板简单搭建的,平日里住着还可以,冬季若是还住在里面,我们会被冻死的。西北边疆的冬季严寒难耐,住在联排房里是无法存活的,所以我们需要迁徙,去一个新的地方过冬。”

    竟然是这样,南巧恍然大悟,难怪前一阵子苏满树让她收拾东西,原来是为了迁徙过冬做准备。

    南巧想明白了这个,便开始好奇地问苏满树:“我们要迁徙去哪里过冬呀?可是既然早就可以迁徙过冬,为什么明日才准备出发?”

    毕竟下了初雪,天冷路滑,即使有驴车,也并不好迁徙,何况他们什队里还有年陶那么大的小孩子,容易被冻到。

    苏满树道:“西北军营二十余万将士,迁徙起来并非易事,总是需要花费些时间的。如果迁徙早了,便可能错过秋收,所以时间紧迫,秋收之后我们一边准备,一边听上面的消息。”

    “所以,你这几日出门就是为了打听上面的消息去了?”南巧明白了,他这几天是为了这件事去奔波了。

    这一次,苏满树语气忽然变得严肃。他道:“如今初雪已经下了,天气已经转寒,暴雪随时有可能来临,若是再耽搁下去,不迁徙,我们很可能会遇到麻烦,甚至会可能会发生将士被冻死之事。”

    南巧望着苏满树愣了愣,反应了半天才开口,低声问道:“吴嫂子之前的丈夫,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被冻死的吗?”

    苏满树摇了摇头,跟她解释:“不是,他是在冬季执行任务中,出现了意外,因公殉职。我那个时候并不认识吴嫂子的丈夫,有些事知道的并不清楚。”

    南巧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追问这个话题。

    因为外面冷,苏满树也没耽误时间,带着南巧很快就回了家,推门进了屋子里。

    因为之前东西都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这回只要收拾一下当下用的东西就好。

    南巧正在收拾东西,转头问苏满树:“我们离开这里,什么时候能回来?”

    “等明年开春,天暖和了,我们就会回来的。等大家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出发,不在这边吃饭了,一切都在路上解决,争取明日晚饭前就能到。”

    南巧听他说明早就出发,心下着急,快手快脚的立即收拾起东西。因为苏满树说他们要在外面过一个冬天,家里就是一个冬天不能住人,能用的东西南巧都已经收拾好了,用不上的,也被苏满树放到了柜子里,等着来年开春他们回来时用。

    南巧的包裹就摆放在了床上,东西并不多,基本都是冬季用的衣服。

    这一夜南巧睡得并不好,除了屋子里有些冷之外,还因为她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不安。明天他们将要去一个新的地方了,她不知道那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望着这个简陋的小屋子,南巧心中生出了一丝不舍。

    天很快就亮了,苏满树先起了床,把南巧叫醒,又把那几个包袱毫不费力地扛出门了。南巧简单了洗了漱,也跟着出了门,看见什队联排房面前停了好几辆驴车,什队里的兄弟们全都忙着往车上装东西。

    南巧裹在棉大衣带着围巾,手上套着厚手套,虽然穿的这么严实的,但是站在寒风里,依旧感觉到透心凉。

    西北边疆的冬天,是真的冷。此刻不过是刚刚下过初雪而已,南巧就觉得奇冷无比,若是再过些时日,将会更冷。

    南巧正站在原地发呆,身后有人朝她靠了过去了。她转过头,就看见同样裹着棉大衣的苏满树正朝她走来。

    他并没有像她围的那么严实,只披了一件大衣,朝她走过来时,手插.在了棉大衣的袖子里。他走到她面前站定,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塞进南巧手里,叮嘱道:“路上冷,你塞在怀里。”

    是汤婆子!

    灌了热水的汤婆子,握在手心里,顿时就感觉到一股温热。南巧听话的放到了棉衣怀里,暖起了自己的身子。

    一切都准备就绪,要出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