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36|11.8丨 ● @▼
    没过几日,转眼就是秋收,最为忙碌的时候到了。

    秋收时,西北边疆的天气格外的好,艳阳高照,预示今年是个丰收年。苏满树跟南巧说:“秋收活忙,我们白天会忙一天,晚上也会回来很晚,你不用等我,该睡觉就睡觉。这几日虽然天气好,但你不要在小榻上呆太久,最晚呆到下山之前,毕竟已经入秋了,你身子骨弱,容易生病。”

    南巧听了他这话,立即把手里的游记扔了,跑到苏满树面前,仰头问他:“我可以去吗?”

    苏满树立即摇头,柔声哄她:“这是秋收,外面太阳又足,你会被晒伤的,乖乖的在家里呆着,若是闲着无聊,可以去找吴嫂子说说话。”

    南巧乖乖的应了一声,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不敢去找吴嫂子说话,她……总是……”

    苏满树哈哈大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语气略带同情:“其实,我也不敢去找。”

    “啊?”南巧仰头愣了愣,眼睛亮亮的,随后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她发现,苏满树竟然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

    苏满树走后,南巧就先拿出针线篓子,坐在小榻上一针一线的做针线活。小榻在临窗的位置,白日里,正好阳光能照进来,暖洋洋的,晒在身上格外的舒服。

    中午时,南巧去大屋做饭,正好遇到了忙里忙外的吴嫂子。吴嫂子见她来了,立即朝她招手,笑道:“弟妹来了。”

    南巧立即上前,跟吴嫂子一起做饭。做好了午饭之后,吴嫂子就拿出来几个篮子,然后将菜盛到碗里,开始一个一个的往篮子里面装。

    南巧好奇,“嫂子,为什么要装到篮子里?”

    吴嫂子回答:“我是要去给弟兄们送饭。”

    南巧愣了,竟然中午还要送饭?她急忙问:“他们中午不回来吃了?”

    吴嫂子解释:“这西北边疆的天气,就跟小孩的脸似的,说变就变。秋收的日子就这么几天,田里的活又多,就只能抓紧一切时间抢秋收啦,不然错过了,损失可不小。我呢,把中午饭给他们送过去,他们就不用再来回跑了。这早日秋收完,大家就能早日做准备过冬了。”

    “嫂子,我跟你一起去。”南巧立即拎了装菜的篮子,跟在吴嫂子身后出了门。

    吴嫂子边走还边说:“弟妹啊,你来了可真好。这以前的几年,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送饭,这路上可孤独寂寞了,连个说话唠嗑的人都没有。”

    南巧笑了笑,心中苦笑,只要不八卦,我还是很愿意跟嫂子您聊天唠嗑的。

    跟着吴嫂子出了大屋,她们走上了田埂。顺着纵横交错的田埂,她们一路朝着什队的棉花田那边走去。

    南巧以前是长在深闺中的,虽然她的父亲林相是一个开明之人,教育子女也并不死板,偶尔也会带着她和弟弟去庄子住上几日。但是,她从里都不知道,农户究竟是如何抢秋收的。更不知道,这西北边疆的棉花田,苏满树他们究竟要怎么抢秋收。放眼望去,一大片的棉花田里,并没有什么人。直到走了好几片棉花田,南巧才看见唐启宝他们。

    西北边疆昼夜温差极大,素有“早穿皮袄午穿纱”的说法。白日里,日头很足,天气过热,在田里劳作的人个个都是满头大汗。唐启宝他们干的满头是汗,为了凉快,已经脱了上衣,直接露出健硕结实的上身。

    南巧万万没有想到,什队里的人在田里干活竟然是这样的,顿时就红了脸,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她记得上一次跟着苏满树出来下田里,他们都把衣服穿得很整齐,根本就没有这么粗犷豪放!

    吴嫂子大概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们这样,对他们打着赤膊的模样见怪不怪,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朝他们招手,大喊:“快别干了,可以吃饭了。”

    听见吴嫂子的声音,那几个人都抬了头,兴奋的叫着:“吴嫂子好,苏嫂子好!”

    唐启宝最是兴奋,甚至直接扔了手里的工具,连蹦带跳地跑到南巧旁边,叫着:“师娘,你也来给我们送饭了!师父还说,你不会来呢,没想到你还来了。”

    唐启宝的上身没有穿上衣,打着赤膊,胸膛袒.露,肌肉黝黑崭亮,甚至还有汗珠顺着往下淌。

    他这副样子,又凑得这么近,南巧顿时就红了脸,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他,只小声敷衍道:“是,是。”

    唐启宝跟南巧打了声招呼,就急着要吃饭,围着吴嫂子团团,还嘴里嚷嚷着:“嫂子,嫂子,有肉吗?我要吃大块肉!哪碗肉最多,哪个就给我!”

    吴嫂子笑眯眯的,满口答应:“好好好,都给你,都给你!”

    南巧站在旁边,却没有在这几个中看见苏满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了。

    她正想着的时候,唐启宝忽然朝着远处大叫起来,“师父,师父,我师娘来了!”

    南巧下意识的转头,便看见不远处,苏满树从隔壁的棉花田里钻了出来。他跟唐启宝他们一样,打着赤膊,胸膛袒.露,棱角分明的肌肉整齐有序的排列着,甚至随着他的动作,那些肌肉块还一鼓一鼓的。她只瞥见一眼,顿时便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烧了起来似的,从内到外,火辣辣的热……

    苏满树似乎并没有预料到南巧要来,看见她时也是一愣,随即迅速弯腰,从旁边捡起外衣,快速套上,把自己弄得衣冠整齐之后,才朝着南巧走了过来。

    南巧的小脸红红的,有些不敢去看他,只好低着头,躲开他的视线。

    苏满树走到她面前时,站定脚步,笑着问她:“怎么过来了?”

    南巧实话实说:“我是跟吴嫂子一起,过来送饭的。”

    她说话的时候,从篮子里掏出了一块软布,递到苏满树面前,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跟她说:“你擦擦汗。”

    苏满树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软布,没有犹豫,立即伸手,自然的接过去,然后就开始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汗,动作粗犷随意,不拘小节。

    南巧离他很近,能清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热气,热气中夹带着他身上的味道,浓郁的男人气息十足,却并不难闻。

    苏满树把自己的汗擦净之后,便转身朝着几个没过来吃饭,还在田里干活的什队兄弟大喊:“大家先歇一歇,别干了,快过来吃午饭了!”

    那几个人十分听话的放下手里的工具,走了过来,嘴上还不忘跟吴嫂子和南巧说:“辛苦两位嫂子跑这么一趟!”

    南巧急忙摆手,然后跑到吴嫂子身边,蹲下跟吴嫂子一起给大家发饭。

    他们的午饭很简单,是干面馍馍配菜,每人两张干面馍馍,一碗热菜,都是吴嫂子事先做好的,之前已经一份份的分出来了,只要从篮子里端出来就行。

    她给什队里的人发饭时,苏满树也跟着她走了过来,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了一顶大帽檐的草帽,直接扣在了她的头上。

    南巧正忙着给什队里的人端菜碗,一时间也顾不上跟苏满树道谢,只朝他笑了笑。

    苏满树给她带完草帽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她蹲着,他就随意的坐在她身边的地上,手里还捏了一根草,放在嘴里叼着,看起来悠闲又自在。他眼睛一直看着南巧,看见她小心翼翼地端着碗递给别人,表情极其认真严肃,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南巧发完篮子里的东西,一转头,就看见了正在笑着的苏满树。她把篮子里最后的一份碗筷端出来,递到他面前,小声开口:“这是你的。”

    苏满树吐掉嘴里的草,伸手就接了过来,还不忘问她:“你吃了吗?”

    南巧摇头,“没有,我等下跟吴嫂子回去再吃。”

    苏满树点了点头,然后筷子伸进碗里,夹出来一块肉,递到南巧南巧嘴边,直接命令她:“张嘴。”

    南巧愣了愣,还是乖乖的张了嘴,把那块肉含进了嘴里,一下一下的嚼了起来。肉是马肉,很柴,口感并不好,但是已经是他们能吃到的最好的肉了。

    南巧吃了一块之后,苏满树竟然又夹出来一块,递到了南巧嘴边。南巧摇头想要拒绝,“你碗里一共也没几块,不要再给我了,我回去还能吃到呢。”

    “陪我吃。”苏满树说话的语气极为轻柔,明显是在刻意哄她。

    南巧眼睛盯着那块肉看了看,跟苏满树打商量:“最后一块?”

    苏满树好声好气的答应:“好,你说的算。”

    南巧直接就着他的筷子,又吃了一块肉。

    苏满树满意的收回筷子,继续吃自己的饭。直到这时,南巧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才她是……直接用苏满树的筷子吃的肉,那么……

    她一想到这个,小脸就忍不住红了。她其实也并不想让自己的脸红的,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甚至整个人都跟着热了起来。为了不让苏满树发现,她只好别过头,假装去打量周围的环境。

    她正看着远方的一大片棉花田出神时,听见苏满树在她身后叫她:“南巧。”

    南巧转头,去看苏满树,他已经把吃完的碗放回篮子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拉过来一件衣服,叠好放在地上正笑着朝她招手:“过来,坐这里。”

    南巧摸着头上的草帽,听话的朝他走了过去,坐在他身旁,小声的跟他说:“我、我没有那么娇气,你不用这么照顾我。”

    苏满树笑了笑:“地上凉,你们姑娘家怕凉,直接坐在地上不好。”

    南巧愣了愣,随即脸又红了。苏满树这话,是说姑娘家的癸水的。她自从到西北边疆之后,可能是心绪忧虑所致,月事比较难熬,偶尔会腹痛的彻夜难眠。苏满树常年习武,耳聪目明,心思又细腻,每到那时,他都会给她准备好热水,甚至还帮她灌汤婆子,塞进她的被窝,帮她暖被子。

    有一次,也不知道苏满树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他竟然带回来一袋干红枣,塞给她,让她没事当零食吃。

    南巧不忍拒绝苏满树的好意,只能十分矫情的坐在衣服上,与整个棉花田都格格不入。

    苏满树却不以为意,长臂一伸,直接把田埂上的几朵小花拽了下来,随手递到南巧手里,让她拿着玩。

    南巧低着头,握着手里的小花,心中顿时生出一股甜蜜。

    什队里的兄弟们都是军营出身,就算是在田里直接吃饭,也都是战斗型,速战速决,整个什队吃完饭,几乎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南巧和吴嫂子收拾好碗筷、篮子,苏满树他们已经迅速的回田地继续干活去了。她很是惊讶,没想到苏满树他们竟然吃完就直接干活,一点都不休息。

    吴嫂子见南巧还在愣神,叫了她一声,见她神情疑惑,笑着告诉她:“弟妹啊,满树他们跟普通的农户不一样,他们是屯田戍边的将士,除了要负责秋收,更主要的是要担当起军营将士的职责。如果时间都浪费在秋收上,万一此刻北夷蛮人来犯,他们岂不是抽不出身来。”

    南巧恍然大悟,竟然是这么个原因。不过,她也发觉,作为军营将士出身的苏满树他们,比她在南巧家里看见的那些农户,干起农活来,要更加干脆利索,讲究快、很、准,颇有军营将士作风。

    抢秋收,抢秋收,对于南巧来说,她真是切身体会到这个“抢”字。短短的几天功夫,整个什队百余亩棉花田已经全部收割完毕。让南巧更加惊讶的是,他们仅仅是十个人,就能干的这么快。

    收割完毕,就要上交军营了。苏满树带着唐启宝、吴大哥和什队的几个兄弟,押着装好车的棉花,直接去了军营。

    他们这么一走,就是带走了大部分人。顾以因为腿疾刚刚愈合的原因,被留了下来。

    苏满树临走前交代南巧:“我会在军营里住上几日才能回来,这期间,你去跟吴嫂子住吧。”

    南巧不解,“你们不就是送棉花吗?为什么不能当天回来?”

    她记得,上一次她跟苏满树去取军需时,就是当天去当天回来的。

    苏满树耐心的告诉她:“这次是跟上一次不一样的,上一次我们只是取军需,这一次我们是要点军需,需要耗上几天。你在家里莫要心急,除了吴嫂子,还有顾以他们几个在呢。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有什么事,也可以直接去找他们帮忙。”

    南巧点了点头,向苏满树保证,自己肯定好好的,让他放心吧。

    苏满树走的时候明显不放心,还特意跟吴嫂子打了个声招呼,让她帮忙给照顾南巧。

    苏满树他们这么一走,什队里的人少了一大半。由于是秋收,留在家里的顾以他们,竟然也得到了休假,早上不用去演武场早训了。

    这天一早,南巧准备去灶房做饭,就在门口遇到了顾以。

    顾以朝着南巧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进了灶房,准备帮忙做早饭。

    南巧急忙说:“顾以,我一个人能行的,你不用留在这里帮我。”

    顾以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依旧我行我素的继续去弄早饭。南巧却被他挤到了一边,一时半会儿的插不上手。

    吴嫂子赶过来时,就看见南巧站在角落里,给正在做早饭的顾以打下手。

    吴嫂子指着顾以,笑呵呵地告诉南巧:“你别看他一副书生气,做饭的手艺却是一绝,我们今天是有口福了。”

    “嫂子谬赞。”顾以不仅整个人都是书生气,他连说话的方式都是书生的。南巧不由的感叹,这念过私塾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

    顾以的手艺果然很好,虽然只是简单的煮豆子汤,竟然也让他做的极香。南巧佩服不已,吃饭时就跟顾以商量,“你能教我做这道汤吗?”

    她会做的菜不多,除了煮肉煮菜这种,只需要将食材扔进锅里直接加水的,其余的菜都要吴嫂子或者苏满树上手。她觉得这道黄豆汤看起来做法应该很简单,她或许很快就能学会。

    听见南巧的请求,顾以立即点了头,直接道:“只要你想学,我一定会教会你的。”

    他说这话时,抬起眼,望向南巧,眼眸中带着些许情绪。南巧欢天喜地的朝他道了谢,然后兴致勃勃的去找豆子了。她希望可以在苏满树不在的这几天,就学会这道菜,等他回来,她就可以做给他吃了。

    吴嫂子大概也看出了南巧的心思,知道她是要为苏满树学做这道菜的,所以尤其的鼓励顾以现在就去教南巧。吴嫂子还抱着年陶,信誓旦旦的开口:“我和我儿子中午就等着这道菜了。”

    南巧朝吴嫂子感激的笑了笑,她知道吴嫂子正是在帮她。要知道这黄豆汤虽然好,却也不宜每顿都吃。

    收拾好早上的碗筷,南巧就正式的开始拜师学厨艺。她跟着顾以先是学了挑豆子,泡豆子,压豆子,最后熬汤,掌控火候。看似简单,其实工序也挺繁杂,南巧学的时候也有些焦头烂额。好在她毅力极强,中午的时候,一锅香喷喷的黄豆汤就做好了。

    吴嫂子和年陶尝过之后,直夸南巧手艺好,吴嫂子还说:“顾以,你以后的厨艺将要有继承人了。”

    这道菜做成功了,南巧自然高兴,这一天,心情都极好,就等着苏满树回来,她在他面前大显身手一番了。

    收拾好造访之后,南巧为了谢谢顾以,特意跟他一路回家。反正顾以的家就在苏满树家的隔壁,极近,只有一墙之隔。

    南巧跟着顾以并排走路,途中不忘向他道了谢。

    顾以道:“你不要跟我这么客气,我不希望你跟我这么客气。”

    他这话一说,南巧就有些愣了。她总觉得顾以跟她说话,和跟吴嫂子说话不一样,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她又一时间说不上来。

    她看了一眼顾以,然后转过头,没有再开口。反正她也不知道究竟哪里不一样,索性就不去想了。

    两个人一路沉默,眼瞧着就要到家时,顾以忽然开口,叫她:“南巧,你等一下。”

    南巧转头,就看见顾以跳到土路旁边的田里,伸手摘了几朵小花,然后又急匆匆的跑回到她面前,邀功似的递给他。

    南巧看着他手里的花,一时间有些发愣,没敢接。她不知道顾以为什么送她花,她只是本能的觉得,这花她说什么也不能接。

    顾以见她不接,垂下头,低声道:“南巧,我跟你说过,我以后也会采花给你的,你收下吧。”

    南巧愁眉不解,疑惑的问他:“你为什么要送我花啊?”

    顾以双手捧着那几朵小野花,抬起头,眼睛看向南巧,一字一句的说:“南巧,我喜欢你,你愿意接受我吗?”

    听到他的这句话,南巧整个人都懵了,脑子一片空白,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大声训斥他:“顾以,你在说什么,我是你嫂子!”

    顾以看向南巧,眼神异常的坚定,他说:“南巧,我知道你跟苏大哥没有圆房,你们是假夫妻。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我还记得你亲自给我端药碗,你那么温柔善良,我对你动心,情不得已……”

    南巧听见他的话,顿时就火冒三丈,气得不行,厉声反问他:“谁说,我和苏满树没有……没有圆房的?你不要胡乱猜测!”

    顾以眼神清明,张开口有理有据的道:“南巧,你不用瞒着我的,我知道你和苏大哥是没有圆房的,你们之间一直是分床而睡,苏大哥是睡在屋子里的木床上的。而且,上次你落水的那件事,我也知道,是吴嫂子去你家帮你换的衣服,苏大哥特意避了出去。南巧,我知道,你是大户人家的婢子,眼界高,见识广,你看不上苏大哥那样粗糙汉子,那么我这样文静隽秀的书生,你喜欢吗?”

    南巧被他的话顿时就弄出了一肚子火,什么叫做她看不上苏满树?苏满树怎么就是粗糙汉子了?他这话的意思是,苏满树还不如他顾以吗?

    她怒气冲冲的瞪向顾以,板脸不悦道:“顾以,你今天说的这些话,我就当做没有听到,我以后也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我已经成亲了,我的夫君是苏满树。不管他是什么样的,粗糙汉子也罢,山野莽夫也罢,他都是我的夫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自己心甘情愿,不需要外人来评价质疑!还有,你根本不配合苏满树比!”

    她说完之后,没有再去看顾以,转身就走,把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顾以站在原地,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南巧走的太快,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他也只好抿了抿唇,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自从这件事之后,南巧开始避开顾以。她不知道顾以怎么就会对她产生那样的心思?!可是,顾以是苏满树兄弟,他可是平日里一口一个苏大哥的叫着,背地里却有了这样龌龊的心思,做出了这种撬人墙角的事情,想起来就让南巧替苏满树委屈。可是,南巧也知道,真正让苏满树委屈的人,不是别人,其实是她。是她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让别人以为她是看不上苏满树的,以为她不是一个想要守着苏满树过日子的人。

    其实,最对不起苏满树的人,是她,是她才对……

    苏满树是第五天回,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南巧之前婉拒了吴嫂子的好意,并没有住在吴嫂子家,这几天都是睡在自己家里的。因为苏满树不在,她只能晚上只能就着热水,简单的洗漱一番。刚擦过脸,她就听到屋子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南巧从屏障后面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风尘仆仆而来的苏满树。

    苏满树似乎并没有预料到家里有人,看到站在屏障之后的南巧,脸上先是一惊,随后朝她露出一个笑容,轻声道:“南巧,我回来了。”

    南巧手里还捧着擦脸的帛布,看见他,她的鼻子顿时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淌了出来。她扔掉手里的帛布,不管不顾,小跑到苏满树面前,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抱住他不撒手。

    对不起,对不起……

    她想跟他说对不起,可是,她又说不出口,只能静静的窝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