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巧爬上苏满树的背,苏满树就立即起身,把她向上颠了颠,然后飞快起步,直接踏着石头就过河了。

    苏满树的身手敏捷,即使背上负重了一个南巧,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动作。南巧只感觉到,苏满树左右几步,几个跳跃,他们就到了河中央。

    南巧虽然并没有因为上次落水的事情,留下心理阴影,害怕河水。但是,此刻她趴在苏满树的背上,偷偷的低头去看河里湍急的水流,也不由的有些害怕了。她勒着苏满树脖子的手臂,不自觉的紧了紧,生怕自己一个不稳,就从苏满树的背上掉了下去。

    她的小动作立即就被苏满树发现了,他闷声的笑了笑,安抚她说:“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掉进水里的。”

    他的嗓音一向浑厚润泽,他说话时,她趴在他的背上,甚至能感觉到他胸腔都在震。”

    “嗯,我知道。”南巧小声的答了一声,继续乖巧的伏在他的背上。

    苏满树把她向上颠了一下,就继续过河。他带着她,几下就跃到了对岸,然后弯身,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地上。

    南巧扶着苏满树的手,确定自己站稳后,一下子就松开了他的手,把自己的手背到了身后。他的手掌又大又厚,指腹有茧,刮过她细嫩的皮肤,痒痒的,弄得她很不好意思。

    苏满树倒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而是朝她又伸了手,开口说:“山路不好走,我牵着你。”

    南巧犹豫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伸了手,把自己的手,搭在了他的掌心里。

    苏满树的大掌一握,直接把她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牵住她,笑道:“我们走。”

    这个林子,山势并不算陡,山路还算平缓,树和树之间的空隙也很大,中间穿插着长了许多灌木丛。这些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双人合抱粗的大树比比皆是,有的高耸入云,南巧仰着头,也没能看到顶端。

    苏满树一直牵着她,带着她往林子深处走去。南巧发觉,苏满树带着她走的方向是十分明确的,他很快就带着她来到了目的地,入眼的竟然是黄橙橙的一片。

    这一小片林子的树上,都长满了黄橙橙的果子,只比鹌鹑蛋大上一圈,个个溜圆饱满。

    这些果子,跟唐启宝带给她的那些果子并不一样。她也不曾见过什队里,有谁带回来过这种果子。

    苏满树走到林子中央,伸手摘了一个,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又走回到南巧面前,塞进她手里,说:“这个你们小姑娘家应该会喜欢,是甜的。”

    南巧接过来尝了一口,果然,入口便是一股甘甜,萦绕在唇舌之间,甜腻诱人。她举着果子,朝着苏满树晃了晃,笑道:“真好吃。”

    苏满树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心的告诉她:“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估算过,这两天这果子应该会熟透了,所以才特意带你过来的。”

    南巧惊奇,“难道这果子没熟的时候不能吃?”

    “没熟透的时候很是酸涩,不能入口。这果子熟透后能保存的时间,一两日,就会腐坏,只能抓紧时间过来摘,尝个新鲜。”

    南巧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她没见过唐启宝给她带过这种果子,竟然是这么个原因。

    苏满树见她喜欢,立即钻到林子里,开始摘起果子来了。更让南巧惊讶的是,他竟然随身带了麻袋,还是好几个,其中的一个很快就被这种黄色的小果子装满,剩下的袋子又被他收回刀怀里。南巧知道,应该是苏满树准备用来装其他东西的。

    苏满树将装满小果子的麻袋,随意的往肩头一扛,走起路来,十分轻快,一点都不嫌沉。他朝南巧伸手,道:“我们去下一片林子。”

    南巧被他牵着走,在林子里晕头转向的,根本不知道他们正在往什么方向走。只能紧紧的抓着苏满树的手,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就看见了另一片林子。红彤彤一片树,树上都长满了果子,锃亮饱满,极为诱人。

    苏满树望着这片红彤彤的果子林,十分满意,笑道:“很好,正好熟透了。”

    他说完,就朝着一棵树走去,伸手拽下来一颗果子,跟之前一样,随意在身上蹭了蹭,就塞到南巧手里。

    “你尝尝,味道喜欢吗?”

    这个红色的果子很大,有两个鸡蛋那么大,很圆很亮,十分有光泽。南巧从苏满树手里接过来,咬了一口,细细的品位。

    这个果子的味道,与刚才那个黄橙橙的小果子不一样,与她以前吃过的各类果子也有些不同,口味很淡,略有些微甜,水分很足,总体来说,算不上可口,但也不难吃。

    她问苏满树,“这是什么果子?”

    苏满树皱了皱眉,摇了摇头,答道:“这果子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并不太清楚,我们都喜欢叫它红果,因为它的颜色很红艳。”

    南巧点了点头,红果这名字,确实符合这果子的外表。

    苏满树继续告诉她:“这种果子虽然不如其它果子味道好,但是倒是有一个好处。把它摘回去后,可以等到冬天下雪时,放到屋外冻上。想要吃的时候,用凉水解冻一下就可以入口了。它冻过之后,味道跟现在吃起来有些不同,比现在能好吃些。我们军营里,冬季没有什么水果,我们可以多摘一些回去,到时候给你做零嘴解馋。”

    南巧愣了愣,原来苏满树是刻意要给她准备这种果子的。她问:“你们以前不储备这个吗?”

    苏满树仔细回忆:“吴嫂子年轻的时候,倒是冻过几年,后来有了年陶,好像是因为年陶不喜欢吃,她也就懒得弄了。”

    南巧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不过,她觉得,这个果子水分很足足,十分适合冻上,口感应该会跟京城冬日里吃的冻梨很像吧。

    苏满树见南巧似乎并不排斥这种果子,于是拿了麻袋,钻进林子里开始装了起来。

    他把两个麻袋扛在肩上后,对南巧说:“这几日,林子里只有几种果子吃。等过一阵子,下了霜,我就能你弄些甜葡萄回来吃了。”

    南巧笑了笑,真诚的朝他道谢:“谢谢你。”

    苏满树挑眉,“又跟我这么客气。”

    南巧摇头,“我不说了。”

    之后,两个人的收货很丰盛,除了各种果子,竟然还抓到了一只漂亮的野鸡。

    原本,苏满树今天并没有想着带南巧打猎。毕竟打猎时,有可能会遇到野猪、豺狼,南巧又不会武,他怕她会被攻击受伤。但是,这只野鸡,完全是自己撞上来的。

    当时,南巧被苏满树牵着,往林子深处走。她走了几步,就听见路边的矮灌木丛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声音,窸窸窣窣的。想到之前在河边时,那个藏在灌木丛中的北夷蛮人,南巧忍不住开始害怕,抓着苏满树的那只手,越攥越紧。

    苏满树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无声的安抚她。然后朝她比量了一个“嘘”的动作,松开她的手,身手敏捷,迅速出手。只见他单手插.进灌木群,随后一抬手,就提了一只野鸡出来。

    南巧看见那只野鸡后,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她轻抚胸口,心中暗想,是野鸡就好,只要不是遇到坏人就行。

    苏满树拎着野鸡走到南巧面前,故意在她眼前晃了晃。

    原本南巧远远的盯着这只皮毛漂亮的野鸡,结果它一下子凑她那么近,她顿时吓得就往后退,随后脚下绊倒了石头,身子不稳,整个人就向后倒去。

    苏满树反应极快,长臂一捞,直接将南巧扣进了怀里。

    南巧一下子就撞进了苏满树坚硬结实的胸膛上,疼得她顿时就呲牙咧嘴,忍不住喊“疼”。

    苏满树也没想到,南巧没有摔到,反而被他的胸膛撞得直流眼泪,顿时手忙脚乱,就来安抚南巧。

    南巧忍着泪花,朝着苏满树大叫:“野鸡跑了,野鸡跑了,快去抓回来呀!”

    苏满树这下子,真是的哭笑不得,甚至都不知道,是先去抓野鸡,还是先看看带着泪花的南巧。

    当然了,那只漂亮的野鸡再逃跑了一次之后,又被苏满树抓了回来。

    现在的南巧,已经不会为了小动物去伤春悲秋了。在西北军营的这段时间里,她已经养成了看见野鸡,想到的不是它美丽的外表,而是想着,这只野鸡可以炖一锅肉。

    对,是肉,野鸡肉也是肉,比马肉好吃多了。

    南巧笑眯眯的想,今晚又可以改善伙食了。

    苏满树带着南巧回去时,先是把东西都放在了地上,然后在南巧面前蹲下去,让她爬上来,先背着她过河。

    南巧这一次没有扭捏,直接趴在了苏满树背上,任由他背起她。

    苏满树背着南巧,稳步的朝着河中的石头走去。他的步伐敏捷矫健,很快就带着南巧走到了河中央。

    这一次,南巧并没有像来时的那样,低头去看河水,而是紧紧的箍住苏满树。

    忽然,苏满树驻足,直接停在了河中央的石头上。

    南巧疑惑,小声问他:“怎么了?”

    苏满树忽然身子一斜,作势就要把南巧扔进河里。

    南巧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死死的搂着苏满树的脖子大叫:“不要,不要……”

    她正惊慌失措,苏满树却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身形站稳,稳如大山。

    南巧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是被苏满树给骗了,顿时气的想要去咬他。

    苏满树微微侧头,与她的小脸对上。他开口问她:“被吓到了?”

    刚才那一下,南巧是一点防备都没有,蓦然的就觉得自己要掉进河里了,自然是吓到了,此刻脸色还有些惨白。

    她心中生气,咬了咬嘴唇,避开苏满树的眼神,不想搭理他。

    苏满树叹了一声,道:“南巧,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南巧抿唇,倔强的不说话。

    她不是不信任他,她只是在那一刻,当真了。

    “南巧,我会把你扔进河里的。”他顿了顿,又说:“南巧,你听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就算是我死了,我都不会把你扔下的。”

    南巧伏在他背上,听着他的承诺,心头蓦然一热,有一股暖暖的热意,涌上了她的眼眶。

    苏满树问她:“这回,你还害怕吗?”

    南巧伏在他的背上,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他此刻看不见她摇头的动作,小声“嗯”的应了一声。

    苏满树笑了笑,半真半假道:“南巧,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我不舍得看见你委屈的痒只。你要记得,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沉默片刻,她又听到苏满树极其小声的说:“除非,你自己想要离开。”

    苏满树这话说完,南巧就愣住了,原本还在眼眶打转的泪珠,一下子就顺着来脸颊滑了下来。她觉得,苏满树真讨厌。她明明是没有想哭的,结果,被他几句话,又给弄哭了。

    南巧没敢去擦眼泪,她怕苏满树发现她哭了。

    苏满树却叹了一声,无奈的摇头,“我真是不会说话,竟然又把你弄哭了。”

    说完,他快速的背着南巧过了河,寻了一块平坦的地方,把她放了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软布,塞进南巧手里,还开玩笑的道:“本来是想准备着给你擦汗用的,结果又变成擦眼泪的了。”

    南巧握着那块干净的软布,愣了愣。她记得,新婚第二天,苏满树带着她在附近走走的那一次,也是塞给了她这么一块软布让她擦眼泪。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当初苏满树的那块软布就是特意为她准备的。只是,那次和这次一样,苏满树原本是准备让她擦汗用的,结果,次次都变成了擦眼泪用的了。

    苏满树见南巧擦干净了自己的小脸,也放下心来,跟她说了句:“你在这里等我。”

    然后,飞速的跃过河去,迅速的把他们今天在林子的收获,一并背了过来。

    南巧见他肩头上扛了不少东西,于是朝他伸手,小声说:“给我几样,我帮你一起拿。”

    苏满树笑了笑,直接把手里的活野鸡,递到了南巧面前。

    那野鸡被抓住了,还在拼命的扑腾,两只鸡爪子乱挠,吓得南巧顿时就向后退了两步,满脸惊恐。

    苏满树计谋得逞,一脸坏笑,还故意问她:“还要不要帮忙拿了?”

    南巧气急,真的恨不得去咬苏满树。她愤愤不平的发现,一向忠厚老实的苏满树,竟然也是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

    苏满树和南巧带回来的野山鸡,当天晚上就变成了一锅鸡汤,香喷喷的,垂涎欲滴,极其诱人。苏满树大言不惭,也不管别人,直接把一只鸡腿占为己有,放到了南巧的碗里。

    南巧红了脸,夹起鸡腿,小口小口的啃了起来。

    吃过饭后,唐启宝凑到了南巧身边,奇怪的问她:“师娘,你和师父摘那么多红果做什么呀?吃起来也不好吃,只能屯起来,冬天冻上,麻烦死了。”

    南巧听后,愈发的奇怪,问唐启宝,说:“那些果子,冬天冻上后,解冻之后,就可以吃了,有什么可麻烦的?”

    唐启宝也用一种十分惊奇的眼神,望着南巧。他说:“师娘,这么多果子,多占地方啊!我们什队里从来都不屯这东西,大家都嫌太麻烦。”

    他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师娘你喜欢吃,所以师父才特意为你屯的。哎呀呀,要是这样,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千万不要让我师父知道。”

    唐启宝说完这话之后,立即就逃之夭夭,好像屁股后面有什么东西正在追他似的。

    南巧被他的那些话弄得莫名其妙,最后也没明白唐启宝所说的“占地方”、“太麻烦”究竟是什么意思。

    冬天冻几个果子,有什么“占地方”、“太麻烦”的?难道西北军营的冬天没有雪?

    不过,据南巧所知,西北边疆因地处西北,冬季反而漫长寒冷,大雪封门。而且她曾听晋安哥哥说过,西北军营年年都有因棉衣军姿不足,将士被冻死的事情发生。她记得,有一年,林相府还刻意节衣缩食,捐银捐物,充纳军资。后来,还因为这件事,林相府在朝廷上起到了表率作用,皇上特意下了圣旨,将他们林家好一番夸赞呢。

    想不明白的事情,南巧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了。因为,苏满树之前承诺过的那个小榻,被他做好了,正在往屋子里搬。

    他们住的屋子并不大,这么一张小榻看起来不大,实际上很是占地方。苏满树特意把临着窗户的地方辟出来,专门给南巧放置小榻。他甚至还为窗子换了新窗帘,是白色帛布,很薄,可以透过光亮的。白日里,若是日头足,南巧就可以将这帘子拉上,挡住阳光。

    苏满树还把小榻上铺了厚厚的软被,垫了一个柔软的迎枕。小榻旁边配套放置了一个小桌子,方便南巧用来放置东西的。

    布置好这一切后,苏满树还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几本书,放到小榻旁的小桌上,笑着跟南巧说:“知道你识大字,帮你淘了几本书,是游记之类的,可能不会很有趣,聊胜于无,你没事时用来打发时间吧。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帮你弄些更有趣的看。”

    南巧捧着那几本半旧不新的书,笑的见牙不见眼,整个人欢快不已。她来到西北军营之后,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书本纸张,更别提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了。这些书,可是算是极为珍贵的了,南巧怎么可能不喜欢。

    苏满树见她喜欢,也跟着高兴,脸上不由的挂起来笑容。

    他又把一个汤婆子放到了小榻上,交代她:“天冷时,记得用它灌上热水暖手。”

    南巧站在一旁,忍不住开口问他:“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怎么还会有妇人用的汤婆子?”

    汤婆子在平常人家并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是南巧很难想想,在西北军营,竟然会有这东西!不用去想,就知道,一定是苏满树找了门路,特意帮她弄来的。

    “最近一个朋友正好出外办差,我就托付他带了些东西,全都是你能用的上的。”看着南巧满脸疑惑,苏满树又说:“尤其是汤婆子,你应该常用。西北边疆,天气异常寒凉,冬日难捱,你可能会适应不了,有它会好过一些。”

    南巧望着苏满树,感激的笑了笑。自从遇到苏满树之后,一直都是苏满树为她设身处地的着想,准备这准备那的,而她什么都没有为苏满树做过,一点也没有做过。

    她抬起头,目光落到苏满树身上。他正背着她,弯着腰忙着收拾小榻。他的背宽厚有力,健硕结实。她还记得,自己趴在上面的感觉:踏实,安稳。

    她望着他的背,小声的开口,问他:“苏满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正在整理小榻的苏满树,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他没有回头,背对着南巧,片刻之后,语气带笑的回答:“因为你现在住在我这里。”

    南巧闭上了眼睛,又缓缓睁开眼睛,吸了吸鼻子,咬着嘴唇,“苏满树,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我根本无法回报你……”

    苏满树转过身来,望向南巧,眼眸漆黑,目光深沉,但是他的脸上始终带笑。

    他说:“南巧,我从来没有想要过回报,你不需要给我回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