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20章 山洞
    南巧跟着吴嫂子和其她的妇人们,走了很远,才看见她的目的地。是个山洞,巨大的天然山洞。山洞门口,还有一些女子士兵的装扮的人守着,每一个想要进山洞的人,都要被仔细的盘查一番。

    南巧跟在吴嫂子身后,也加入了长长的大排里,排着队。她好奇的问吴嫂子,那些女子士兵是什么人。吴嫂子告诉她:“那些是我们西北军营的女子将士。原是一个姑娘家带着其她姑娘自发组成的,骁勇善战,英勇无敌,在西北边疆极有名气。后来英明的齐王殿下,将这支女兵队伍收编成为一个大都统,成为了西北军里唯一的女子军。”

    南巧听闻后,佩服不已,看向她们的目光都带了崇拜。她从小虽然长在深闺之中,却并不是一门心思的想当大家闺秀的,而是格外的羡慕男儿出身,从小就投身军营历练的晋安哥哥,也就是现在的齐王。

    她忽然记起小时候,有那么一次,她跟晋安哥哥吵嘴。她当时气呼呼的说:“凭什么姑娘家就在天天被困在这座破宅子里,整天对着那些琴棋书画?对着那些针线女红?我们女儿家怎么了?我敢打赌,这世间,一定有跟花木兰一样女子,巾帼不让须眉,能够手握□□,英姿飒爽,上战场杀敌,保家卫国!哼,其实说我们女儿家较弱,一向都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大男人!如果有朝一日,建立个女子军队,女子军队的作战能力,绝对不比你们这些大男人差!”

    当时,她只记得晋安哥哥一直在笑,还好脾气的哄着她不要生气。如今看来,她当时那些异想天开的话,晋安哥哥竟然听了进去,还真的建立了一个女子将士的兵营!

    只可惜,南巧失望的看了一眼自己软弱无力的四肢,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她还曾信誓旦旦的说要效仿“巾帼不让须眉”的花木兰,就她这手,也只能握握绣花针,甚至连绣花针用的都不如人家吴嫂子。

    轮到南巧她们时,吴嫂子跟女士兵说了自己的身份,又介绍了南巧:“她是苏满树苏什长家的女眷。”

    吴嫂子这么介绍她时,不远处,一个女兵首领模样的姑娘,朝着南巧看了过来。

    南巧很敏感,那个姑娘一看她,她就觉察到了,也好奇的回望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身穿一套铠甲,手握□□,个子很高,英姿飒爽,正是她曾幻想过的花木兰的模样。南巧看见她后,满眼都是惊喜,这要比看见苏满树那些男人穿铠甲,还要让她惊喜呢。

    可是,那个姑娘只是朝着她冷冷一瞥,然后转过头,带着身后的几个人,就离开了。

    南巧看她离开,很是失望,真的好想再多看几眼。

    进了山洞,南巧有些意外。她从外面看时,就觉得这个天然山洞十分的巨大,但是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大上一倍。但是,山洞毕竟是山洞,里面什么都没有,既没有床,也没有柜子,甚至连照明的火源,都只在山洞口有上几个。唯一奢侈的,便是山洞的地上铺了许多破旧的草垫子,还有一些地面上没有草垫子,只有零星散落的干草,稀稀疏疏,杂乱的扔在地上。山洞里,更多的地方是什么都没有的,只有石头地面,有些地方还有着潮湿的水汽,根本就无法坐人。

    山洞里已经有了一些妇人了,这些妇人的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多岁,跟吴嫂子差不多。她们有些人抱着孩子,有些牵着孩子,孩子年纪都跟年陶差不多。

    南巧知道,西北军营里的男人都是军户,生下的儿子也是军户,长到一定年龄后,就要编制到军队里去的。这些年纪小的孩子,应该是跟年陶一样,还没有到编制到军队里的年龄,那些大一点的已经编制到军队里的孩子,应该跟苏满树他们一样,正在前方抗敌呢。

    这些来的早的妇人,都选了比较好的地方坐下来休息,像是南巧他们来的有些晚的,可挑选的地方就不多了。幸好吴嫂子眼疾手快,找了一个带草垫子的角落,搂着年陶,拉着南巧坐了下去。

    草垫子并不算厚,可能是山洞里的潮气返了上来,有些湿漉漉的,坐着并不舒服,好在她身上有苏满树的大棉衣。他的棉衣又大又厚,她除了把自己裹个严严实实外,还能余出很大的一块垫在身下,倒也不觉得难受。

    吴嫂子显然比她有经验,不仅带了吴大哥的棉大衣,还带了一块小小的厚垫子,垫在了年陶屁股下,让小孩子靠着自己身上睡觉。

    她们进了洞里,就算是安顿好了。南巧却很不安,坐在角落里四处张望,时刻紧盯着周围的人,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

    观察了一会儿,南巧发现,这些妇人都十分的安静,默默的坐着,谁也不跟谁交谈。山洞里唯一的动静,就是偶尔哭啼的孩童,有的还在襁褓里呢。

    这期间,山洞门口还在陆陆续续的往里进人。进来的这些也有跟南巧一样,一看就是初来乍到的,没有什么经验,因为她们进来后,也会跟南巧一样,四处打量着周围的人。而那些显然有经验的妇人,就会直奔目的地,抢占舒服的地方,先把自己和孩子们安顿好。

    南巧偷偷的问吴嫂子,“嫂子,我们要在这里躲多久?”

    吴嫂子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这可说不准,以前也有只呆过一两天的时候,也有呆过一个月的时候,我记得我遇到过最长的一次,出去后,都错过了秋收。”

    南巧惊讶,没有想到,她们竟然还要在这里呆这么久。这里的妇人已经超过了二三百人,洞口处还陆陆续续的有妇人往里进,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显然是整个西北军营的女眷,都躲到这里来了。

    二三百个妇人,听起来像是数量很多似的,但是作为拥有二十万将士镇守边疆的西北军营,显然有媳妇儿的将士是少之又少。

    苏满树能被配上个媳妇儿,南巧想,可能是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年纪到了,年过二十有三,再不成亲,可真就是老光棍一枚了;二是他是一个什长,虽然小,但好歹也是个官,算是个有官职的将士,上头可能会优先考虑他这种。那个来闹过事要娶她的坏男人,南巧记得他叫曾自扬,也跟苏满树一样,是一个什长,也被安排着娶了媳妇儿。

    她坐在角落里,裹着棉衣,把自己缩成一团。她们的这个山洞里,不知道哪里有缝隙,偶尔会吹过了一股股的凉风,凉飕飕的,会把她身上好不容易聚起的那么点热乎气,全都给吹散了。

    这个山洞里,只有门口有照明的火堆,其它的地方,没有火源取暖,现在又是入了秋,夜里寒凉,山洞里更是阴冷。

    直到,外面的天微微泛白,洞口处才没有人继续进来。吴嫂子已经抱着儿子年陶睡着了,南巧实在睡不着,只能强迫自己闭着眼睛休息。

    她不知道外面究竟怎么样了?苏满树他们究竟是干什么去了?但是一想到苏满树还留在外面,留在危险的地方,她忍不住的担心他。她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他只是负责后方的事情,不要被安排到前线去。不管怎样,后方能安全一些。

    她记起小时候,父亲是个开朗的人,也从不会觉得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反而经常跟母亲和她讲些朝廷的事情。

    这些年来,西北边疆的常年征战,也自然是她父亲林相最为关心的一个话题。父亲提到过士兵将士冲锋陷阵、战死沙场的情景,她还觉得,能为朝廷牺牲,那是一种光荣。然而,如今她却不这样想,别人怎样她不管,她只想要苏满树平平安安的,即使不做什长,当个小小的士兵也可以,她不会嫌弃他,也不会看不起他,她只求……他平平安安的。

    胡思乱想时,时间过的飞快,很快就到早上了。吴嫂子跟南巧交代:“弟妹,你是第一次来山洞里,可能有些事不习惯。这里啊,赶不上家里,我们不能随意出去,一日三餐也只有干面馍馍,还是定额限量发放,弄不好就要饿肚子,你先忍耐几天,等过几天,外面安全了,我们自然就能回去了……”

    她跟南巧说这些话时,外面已经有女士兵进来吆喝发饭了。

    所谓的饭,不过就是每人两张干面馍馍,还是一天的口粮,连个配菜也没有,极其艰辛简陋。

    南巧捧着其中一块,放到自己嘴里咬了一口,才发现,这些干面馍馍,应该是已经做好很久的了,不仅味道不好,还十分的难咬。她咬了半天,也只咬下来小小的一口,腮帮子都硌得生疼,大牙都差点硌掉了。

    她捏着手里的干面馍馍,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她在洞里,还算是安全,还能保证温饱,也不知道,苏满树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