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18章 裁衣
    南巧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低着头,认真的缝着手里的衣裳。

    吴嫂子盯着这件衣裳看了许久,才开口问:“你这是要做给满树的?”

    南巧笑了笑,点头说:“嗯,做给他的。我寻思帮他做两件里衣,可以换洗着穿。”

    吴嫂子意有所指,道:“满树要是收到你的这件衣服,定然是十分高兴的。他这个人,从小就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身边也没有人照顾,要是知道你给他做了衣裳,他肯定高兴的要几天都睡不着觉了。”

    南巧静默了,这话还真让吴嫂子给说着了。这几天,苏满树有多高兴,没有人比她知道的更清楚。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件衣裳,甚至还没有开始动手做呢,他竟然高兴成那个样子。想一想,南巧就替他心酸。

    吴嫂子说:“南巧啊,你嫁过来这么久了,满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肯定也又说了解了。他平日里看着话不多,老实稳重,但事实上,是个心思细腻,惯会疼人的。嫂子不知道你和满树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嫂子想说,错过满树,你这辈子都不一定会遇到比他更好的了。”

    吴嫂子还是把话说了,虽然说得很隐晦,并没有当着南巧的面,直言问她,为什么不跟苏满树圆房。但是,这样的话,还是让南巧心里有些发酸。她知道,吴嫂子这是在替苏满树抱不平!

    吴嫂子也不管南巧究竟是个什么脸色,也不管她说这些话,南巧究竟乐不乐意,反而像是洪水泄闸,话匣子一打开,就受不住了。

    “满树也不容易,他十岁就进了军营,上了战场,刀枪剑雨,活到现在,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儿,结果还……”吴嫂子看了一眼南巧,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把最后的话咽了回去,换了另一个说话:“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女人啊,这一辈子,就要看自己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丈夫。南巧,不是嫂子说,自己想想,自从你嫁给满树之后,满树可有亏待过你的地方?他虽然给不了你大富大贵,但是能让你吃饱穿暖,让你有新头花新耳坠带,还能让你涂上胭脂水粉,你对他可还有哪里不满意的?不说远的地方,就说我们军营里,你看看我们周围,哪个汉子娶了媳妇儿之后,还自己洗衣服洗被面?也就只有你们家满树心疼你,从来不让你沾了凉水干重活,甚至对你嘘寒问暖,每天够给你烧热水提热水的,生怕你有一点不舒服……”

    苏满树回来时,就发现南巧一个人坐在床边,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的担心问她:“南巧,你怎么了?怎么闷闷不乐的?”

    南巧这才回过神来,刚才她的脑海里,还一直都是吴嫂子滔滔不绝讲话的那些话,反复的在她耳边响起,控诉着她的冷酷无情。

    她缓缓起身,走到苏满树面前,抬起头,问他:“苏满树,娶了我,你有没有后悔过?”

    当初,苏满树明明可以娶其他的姑娘的,是她为了躲避那个坏男人,抓住苏满树不放,强迫他娶了自己的。她当初只是为了自救,却把苏满树带到了这种尴尬的境地。就像是吴嫂子说的那样,他如果娶了别的姑娘,按照苏满树为人,一定会对待媳妇儿特别好,媳妇儿的心也会全心全意的落在苏满树的身上,他肯定可以过得很幸福。

    可是,他娶的是她。

    听见南巧的话,苏满树错愕不已,眉头紧锁。他把屋子看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到她的针线笸箩上,恍然大悟:“今天吴嫂子来过?她跟你说了什么?”

    南巧不想说吴嫂子,只是固执的望着苏满树。她心情很是复杂,她也说不清,究竟期待着苏满树怎么回答她。

    苏满树叹了一口气,道:“南巧,你不要听吴嫂子说的话,她就是爱唠叨了一些,并没有坏心思,你不用往心里去。你刚来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如果你想要离开,我就安排人送你离开;如果你没有地方去,想要留在这里,就安心的留在这里。我苏满树虽然不能保证给你多好的生活,但是我能保证,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饿不到你。你在这里,就安心的待着,不要胡思乱想。至于你说的那些事,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你以后也不要再去想了。天都快黑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洗漱,上床睡觉去吧。”

    南巧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一滴接着一滴,打在了屋子里的泥地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水渍。

    苏满树看着那些水滴,无奈的又叹了一口气,故意逗她:“还说自己是不爱哭的姑娘家,这才说几句话,就又开始掉猫眼泪了。真是小姑娘家家的,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南巧吸了吸鼻子,胡乱的抹了一把了脸,强迫自己停止了哭。她别过头,小声的嘀咕:“我已经是大姑娘了!”

    苏满树常年习武,一向耳聪目明,她虽然只是小声的辩解,但是还是被苏满树听了个正着。

    他站立抱臂,借着油灯的灯光,仔细打量了她两眼,才笑着打趣她:“比年陶高不了多少的小萝卜头,竟然还说自己是大姑娘!”

    南巧被气的脸红,抬眼瞪他,疾声反驳:“我有年陶好几个高呢,年陶才是真正的小萝卜头!”

    苏满树哈哈大笑,强忍着去捏她鼻头的冲动,点头赞同:“瞧你这点出息,也就只能跟年陶比了!”

    南巧被气急了,也瞬间明白过来,苏满树这是故意逗她开心,于是转过身,懒得跟他计较,任由他在那边朗声大笑,也不肯回头。

    之前紧张尴尬的气氛,因为苏满树的这几句玩笑,变得烟消云散。大概也是因为从苏满树嘴里,听到了“不后悔”,所以南巧的心情也很好,既然他想逗她开心,她就让自己开心些。只要苏满树能高兴一些,她其实很愿意配合他的。

    苏满树又去灶房那边,帮着南巧提了两桶洗澡水,让南巧趁着洗澡。帮南巧倒好洗澡水,他就转身出了门,还不忘记把门带上。

    现在已是入秋,夜里天气越来越凉了,南巧舍不得苏满树在门口等太久,迅速的洗了洗,就穿了衣服,跑出门外,把苏满树叫了进来。

    苏满树很诧异今天南巧洗的这么快,见南巧一副美人出浴的模样,头发还湿漉漉的没来得及绞干,顿时就明白了,她这是想让他早点进来。他张了张嘴,想要告诉南巧不用担心他,但是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哎,南巧脸皮薄,有些事,还是不要点破的好。

    苏满树正在铺床,听到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他转过头,就看见南巧捧着什么东西,正绕过桌子,朝他走了过来。

    南巧抬头,目光与他的目光,正好碰上,刚沐浴过的小脸顿时就红了,急忙别过头,隔着好几步远,就停了下来跟苏满树说:“那个,我把这件里衣做好了,你试试合不合身,不合身,我再改改……”

    苏满树看见那件衣服,满脸惊喜,高兴的手舞足蹈,也不在乎他和南巧之间还差几步远距离,几乎是一个健步就窜了过去,站到了她的面前。

    他指着南巧手里的衣服问:“这就是给我的?”

    也没等南巧回答,他就直接从南巧手里接了过来。是一件深蓝色的棉布里衣,针脚很是密实,可以看得出,南巧做的时候,十分的用心。

    苏满树满脸带笑,十分的高兴,竟然不管不顾,当着南巧的面,直接就脱掉身上正穿着的那件里衣,准备试试这件新里衣。

    南巧起初没反应过来,直到他露出了结实健壮的胸膛,她才反应过来,苏满树这是要脱衣裳,吓得立即转过身,别过眼不去看他。可是,事与愿违,她虽然转过身了,但是脑海中却还是留存了刚才看到的那一眼。

    他的胸膛结实健壮,黝黑光亮,上面肉块棱角分明,随着他的动作微动……南巧发觉,自己竟然有想要再看一眼的冲动。她紧闭双眼,把心里冒出的那点冲动,如数的压了回去。

    苏满树在她身后,喊了一声:“好了。”

    南巧缓缓转身,看见那件深蓝色的里衣,熨帖的穿在他的身上,被他颀长的身形全部勾勒出来。她不得不承认,苏满树长得很好,无论是棱角分明的五官,还是颀长高大的身材。

    不自觉的,南巧的脸热热的,她不用去照镜子,就能肯定,自己一定是脸红了。

    她匆忙的憋了一眼苏满树,见衣裳合体,立即转身,避开他的视线,掩藏自己的脸红,小声嘟囔了一句:“你穿着挺合身的,我先去睡了。”

    苏满树望着她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她这又是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