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17章 量体
    再见吴嫂子时,南巧忍不住心有余悸,也不怎么太敢往她身边凑了。要知道,就是因为吴嫂子的几句话,她就变成了有了身孕的女人,这谣言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可怕。这若是在她们后宅之中,很有可能就会杀人于无形了。

    吴嫂子让南巧闹出这么一个乌龙,她也心有愧疚,见南巧有些躲着她,她更是不好受,几乎抓住了机会,就跟南巧道歉:“哎,那个,弟妹,那天是我不好,是我嘴快,闹出了那么一件乌龙,真是对不住你了……”

    人家都来好声好气的道歉了,南巧自然也不会再往深了计较。她虽然有意疏远吴嫂子,但是他们整个什队,一共就她和吴嫂子两个人,就算是再疏远,也毕竟是要早晚天天见面的。

    南巧跟吴嫂子摇头,表示她不在意,也让吴嫂子不用在意。

    吴嫂子是很淳朴的村妇,没有什么花花心肠子,见南巧原谅了她,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对南巧更是格外的热情。

    南巧无奈,任由她扯着,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叹气,看样子,她这种想要单方面疏远吴嫂子的想法,还是早些抛在脑后的好。

    要入秋了,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秋衣和冬衣了。

    吴嫂子跟南巧说:“军营里每年,都会给满树他们按季节发两套外衣,你只要给你家满树做几身秋冬穿的里衣就好了。不难的,比做外衣简单多了。”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抬头看向南巧,表情有些奇怪。

    经过上次有孕的那件事,南巧已经如惊弓之鸟,每一次吴嫂子用这种眼神打量她时,她就顿觉头皮发麻,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不出南巧意料之外,她很快就听见吴嫂子开口说:“南巧,我怎么从没有看过你给满树做衣裳鞋袜啊?”

    南巧握着针的手顿了顿,她抿了抿唇,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真是一针见血,让她哑口无言。

    “你们这成亲都快半年了,虽然算不上老夫老妻,但是新婚甜蜜应该早就过了吧,也该开始过日子了。”

    南巧敷衍的点头,悄悄的把手上的针线收了起来,手指摸上自己的针线笸箩,随时准备起身逃跑。若不是她就这么突然离开,会让吴嫂子下不来台,她真恨不得现在转身就跑。

    然后,吴嫂子是个快言快语的,也根本看不出南巧的为难,一个劲的抓着这个话题,聊个不停,连南巧一声没吭都没有觉察到。

    她说着说着,忽然就看见南巧极为不自然的表情,皱了皱眉,下意识的问她:“弟妹,你和满树,不会是到了现在还没有圆过房吧?”

    她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直接朝着南巧劈了过来。她支支吾吾了半天,硬着头皮瞎掰,才算是让吴嫂子相信,她和苏满树已经圆了房。

    总算从吴嫂子那里逃了出去后,南巧说什么也不肯再跟吴嫂子一起做活了。

    晚上,南巧洗完澡之后,就一直紧张局促的坐在床边,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苏满树发觉她怪怪的,又发现,他看向她时,她会刻意把头避开,故意不看他。他摸了摸鼻子,想了想,最近好像没有做了什么,惹她不开心,也不知道今天晚上的南巧是怎么了。

    他见她一直不看他,只好转身,去铺床。他睡觉了,就不会惹南巧不开心了。

    南巧纠结犹豫了很久,眼瞧着苏满树就要睡了,她才强迫自己开口,喊他:“苏满树!”

    苏满树回头,疑惑的望向她,担心的问她:“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南巧坐在床边,不安的揪着手指,摇了摇头,小声道:“没事,什么事也没有。”

    “哦,那就早点睡吧。”苏满树虽然疑惑南巧忽然喊他做什么,但是她既然不说,他自然不会勉强她。

    南巧见他真的要去睡觉,顿时就急了,起身朝着他小跑过来,一边跑一边仗着胆子道:“苏满树,我给你做身衣裳吧!”

    苏满树听到这话,顿时一愣,整个人十分的震惊,他从没有想过,南巧会跟他说这样的话。

    南巧低着头,揪着手指,局促不安,不好意思看他。她小声嘀咕:“我听吴嫂子说,你们每年都会发两身秋冬的外套,那我就给你做里衣吧。我的针线手艺,你也知道,水平一般,现在也只能做好里衣。”

    苏满树很是惊讶,并没有仔细听她关于自己手艺的评价,反而又跟她确认了一遍:“南巧,你是要给我做衣裳?”

    他说话时,特意加重了“给我”两个字,生怕自己理解错了南巧的话。

    南巧抬起头,眼睛亮亮的,朝着他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对,我要给你做衣裳,做里衣。”

    听到南巧肯定的回答,苏满树顿时就满眼惊喜,高兴不已,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十分的开心。

    南巧看见他这么高兴,也跟着高兴了起来,连之前的纠结不安,都忘得一干二净。

    苏满树很是兴奋,他问南巧:“你要给我做什么样子的?我用不用站好,让你给我量量尺寸?”

    他这么一问,南巧愣了。她要是给他做里衣,为了做的贴身,就只能亲自的给他量尺寸。可是,量尺寸这种活,她要贴着他的身体量,尺寸才能更精准,做出来的衣服,才能更舒服。

    南巧咬了咬牙,反正都已经决定给他做衣裳了,自然要给他做的越合身越好,所以最终强迫自己点了头,拿了皮尺,让苏满树穿着里衣在屋子里站好,她一点一点的给他量尺寸。

    苏满树很高,南巧越是贴近他,越觉得他长得十分高大。她站在他的身前,油灯的灯光打在他们的身上,摇摇晃晃的,她就有一种错觉,感觉似乎自己是站在他的影子里似的。

    南巧量尺寸时,苏满树极其配合。让他抬胳膊,他就抬胳膊,让他转身,他就转身。南巧发现,他的嘴角一直上翘,而且弧度越扯越大,很是得意。

    她有点心酸,仅仅是帮他做一身衣服,他就能高兴成这样,他也真是太容易满足了。

    她量到肩宽时,正好是站在苏满树的正对面,她捏着皮尺,把一端固定,扯着另一端,搭在他的另一个肩头上。这个过程中,她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是苏满树的呼吸,他微微垂头,那个角度,鼻息正巧与她的脸颊擦过。

    南巧不自觉的红了脸,不动声色的避开他,坚持把尺寸都量好,一一的记录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她答应给苏满树做衣裳了,接下来的几天,她发现,苏满树这几天的心情非常好,脸上不自觉的就带着笑,有时甚至能听到他哼着愉悦的小调,虽然听不懂他在哼着什么,但是听起来却十分的动听。

    南巧也似乎被他感染了,决定一口气给他裁剪两套里衣,让他可以换洗着穿。她选了一块深蓝色的布,又选了一块深灰色的布,都是棉布,贴身穿起来会很舒服。

    吴嫂子发现南巧最近这几天,没有来找她一起做活,索性带着针线笸箩,自己找到南巧家。吴嫂子这么一来,倒是出乎了南巧的意料之外。她虽然惊讶,但是还是热情的把吴嫂子招待进了屋子。

    吴嫂子显然是第一次来苏满树家里串门,一进门后,就直夸南巧贤惠,是个勤快人,屋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妥妥帖帖的。

    南巧被她夸奖着,心中却有愧。她平日里几乎很少收拾屋子,房间里这么干净,都是苏满树一个人收拾的。她也想过要帮苏满树的忙,结果每一次起床后,都发现,苏满树在离开前,就已经把房间都收拾好了,让她根本就没有施展身手的机会。

    可惜,她又不能跟吴嫂子实话实说,只能硬着头皮,接受着吴嫂子的夸奖。

    吴嫂子看了一圈,目光落在了角落里搭的那张简陋的木板床上了。

    南巧见她看见了那个木板床,顿时心中一惊,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

    这很明显了,巴掌大的屋子里,本来就不宽敞,却有搭了一张极其占地方的木板床,上面还有被子和枕头,显然每天晚上都有人在这里睡。这个房间里,除了她就是苏满树,不是她就是苏满树睡在上面。不管谁睡在上面,都说明了一个事实,就是南巧和苏满树,是分床而睡的,甚至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圆房!

    吴嫂子盯着那张木板床看了许久,最后转头望向南巧,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跟着南巧一起做起了针线活。

    南巧见她没有深问,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还真难想象,如果吴嫂子直言不讳的问起来,她该怎么回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