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16章 乌龙
    有了?

    有了什么?

    南巧莫名其妙的看向吴嫂子,只见她一直暧昧的朝着她眨着眼睛,那意思似乎是你知我知心知肚明。

    可是,好半天,南巧也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吴嫂子见南巧怎么点拨,也不明白她的意思,只能无奈,轻咳了一声,直接问她:“你和满树成亲也几个月了,这肚子里也该有动静了吧?”

    南巧愣了愣,随即顿时就明白了吴嫂子的意思,满脸红通。吴嫂子的意思是说,她跟苏满树已经成亲了一阵子了,这也该到有孩子的时候了。

    可是,只有苏满树和南巧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真的做夫妻,这怎么可能有孩子?

    吴嫂子见南巧脸红了,笑着安抚她:“我们都是女人,都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嫂子懂你。昨天你身子不舒服,就是这孩子闹腾的吧,这刚有了身孕,人啊就会又困又乏……”

    南巧见吴嫂子误会深了,急忙解释:“嫂子,我没……”

    她话还没说完,吴嫂子就开始叨唠:“也是,头前三个月是最关键的时期,你谨慎点,不张扬也是好的。对了,你赶快去桌子前面坐着休息,这里嫂子一个人忙活就行。你现在跟以往不同了,毕竟是双身子的人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就算不为了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南巧欲哭无泪,急忙朝着吴嫂子摆手,要解释清楚这个误会,谁知道,她刚要说话,身后就传了一个极其兴奋的声音:“师娘?你有了孩子啦?也就是说,我有了小师弟,我要当师兄啦?”

    唐启宝满脸兴奋的冲了进来,一双溜圆黝黑的大眼睛在,直直的盯着南巧的肚子,满眼冒光,恨不得自己有双火眼金睛,直接能透过南巧的肚皮,就能看他那个传说中的小师弟。

    南巧敢打赌,若不是唐启宝还有些理智,迫于男女授受不亲,他肯定能伸手来摸她的肚子,因为她已经看见唐启宝伸了手后,又硬生生的将手缩回去的动作了。

    她怕这个乌龙越闹越大,急忙摆手解释:“没有,真的没有……””

    “嫂子有了身孕了?我们什队要添丁了!”

    “这下子热闹了,我们什队又有喜事了!”

    跟着唐启宝,又进来几个人,直接无视了南巧的那几句“没有”,纷纷朝着她恭喜。南巧焦急不已,满脸愁容,拼命的向他们解释。可是,那些人都做出了一个诡异的表情,直到有人说话,南巧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

    “嫂子,你放心,我们不是外人。这有孕前三个月不能被外人知道的忌讳,我们都懂,绝对会替你守口如瓶,不让任何一个外人知道的!”

    南巧急忙摇头,拼命的跟那几个人,说:“是你们误会了,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那几个人立即点头,表示了解,还都一齐的做出了个“嘘”的动作,又做出了个“闭嘴”的动作,纷纷保证自己绝对一个字都不往外说。

    南巧还在拼命解释的时候,苏满树回来了。唐启宝第一个围了上去,高高兴兴的叫着:“师父,师父,我要当师兄啦,嫂子她有了娃娃了,是我的小师弟!”

    苏满树一愣,还没来得及看向南巧,就被其他的几个兄弟给围住了。有人跟他拍肩恭喜:“行啊,苏什长,要升级做爹爹了!”

    “恭喜恭喜,满树要当爹了!”

    “苏什长,嫂子有了身孕,我们什队要添丁了。”

    南巧怕事情闹大,苦着脸,急忙的朝着苏满树挤过来。可是她人瘦小娇弱,跟那些个人高马大的大老粗根本没法比,别说挤过去了,估计被围在人群里的苏满树,根本就没看到被挡在人群外的她。

    苏满树愣了许久,似乎也弄不明白,南巧是真有了身孕,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接受着来自什队兄弟的恭喜。

    等到南巧挤到苏满树面前时,他还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她,叮嘱道:“小心。”

    南巧看见他,简直就像是看了救星一样,急忙朝着他扑了过去,拉住他的手,要他向大家解释,不是大家误会的那样,她根本就没有身孕。

    她虽然跟苏满树拜了堂,可确实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怎么可能就有了身孕呢?

    这个乌龙,真是闹大了!

    苏满树听见南巧的话时,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仔细跟她确认:“你真的没有身孕?”

    南巧目瞪口呆的看向苏满树,难道连他都误以为她有了身孕?自成亲以来,他们都是分床而睡的,她自己怎么可能有身孕啊?

    她虽然是长在深闺中的姑娘,但是好歹还是知道的,没有男人,一个女人是根本不可能自己有身孕的。

    苏满树见她发愣,不回答,轻拍了她的手臂,低声道:“南巧,不要怕,你跟我说实话,不用瞒着我。若是……若是你真的有了身孕,你就把孩子生下来,我认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世的。”

    他这话一出,南巧更是愣了。

    原来,苏满树不是愚昧无知,以为一个男人没有跟一个女人同床,那个女人就能怀孕,而是误以为她之前有过别的男人,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南巧这下子真是哭笑不得,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脸红,还是该脸黑。她憋着气,怒视苏满树,一字一句的告诉他:“我没有身孕,是他们误会了。我……我还是清白姑娘,怎么可能会有身孕?!苏满树,我不许你这么想我!”

    苏满树听到她的回答,愣了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刚才,那些兄弟信誓旦旦的跟他道喜,他还真以为南巧是有了别人的孩子呢。再见她朝他扑过来时的窘迫,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才想要隐瞒,没想到,竟然闹出了这么一个大乌龙。

    他朝着南巧小声道歉:“对不起,是我想多了。”

    南巧瞪了他一眼,虽然被他误以为自己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很是不悦,但是她却也不舍得真生苏满树的气。毕竟,她这种来路的姑娘,又不肯跟他同床做真夫妻,他有些别的想法,也是自然的。何况,他都愿意戴着绿帽子认下那个“孩子”,她真是想要发火都没处发火。

    南巧见他道歉心诚,也不好再跟他板着脸耍脾气,只好问他:“大家现在都误会了,我们该怎么办?”

    苏满树低头看着她,忽然唇角上翘,半真半假道:“不如,我们努努力,把这件事变成真的,假戏真做?”

    南巧眼睛顿时瞪得溜圆,不可置信的瞪向苏满树,眼睛里全是震惊和恐惧。

    苏满树哈哈大笑,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笑道:“逗你玩的,别担心,这件事交给我,我来解决。”

    南巧不知道苏满树是怎么跟大家解释的,反正之后每个人看见她,都露出了一副惋惜的表情。

    唐启宝是最伤心的,甚至还凑到了她身边,跟她撒娇说:“师娘,我的小师弟没有了。”

    南巧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唐启宝继续说:“师娘,你一定要给我生一个小师弟啊!我可以照顾他的,我可以给他换尿布,给他喂米糊,等他大一点,我还可以教他练武耍枪呢!”

    最后,他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跟南巧说:“师娘,我能做的事情好多呢,就差一个小师弟了……”

    南巧忽然就心软了,唐启宝这副模样,简直就跟她的弟弟阿轩一模一样。阿轩死的时候,只有十三岁。他虽然长得很高,平日里却极其愿意在她这个长姐面前撒娇,每一次都会使出装可怜这一招必杀技,几乎屡试不爽。

    唐启宝就比阿轩大了不到两岁,生长的环境却不一样。如果她的父亲林相不被朝廷扣上那样一个罪名,阿轩将会一直在锦衣玉食中长大,而唐启宝小小年纪,就在条件极为艰苦的西北边疆做士兵,平日里除了练兵,还要下地耕田……

    唐启宝见南巧不说话,吓了一跳,急忙哄她:“师娘,师娘,你别急,我听人家说,孩子是一定会有的。你和我师父才成亲几个月,现在没有也没有关系。我记得年陶就是吴嫂子跟吴大哥成亲好几年后才有的,不着急的,不着急的,大不了,等以后小师弟生了出来,让他多叫我几声师兄,把这些年差的补回来就好了……”

    唐启宝虽然孩子心性,但是本质还是好的,努力的尝试着用各种不着边的话,逗南巧开心。南巧被他那副焦急的模样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唐启宝见南巧笑了,这才算是放下心来。最后,拉着年陶,高高兴兴的出去了。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南巧忍不住猜测,他很有可能是带着年陶,去过当师兄的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