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12章 日子
    苏满树没想到南巧会在门口,冷不丁的突然看见她,也吓了一跳。又见她被门槛绊倒,没站稳,直接朝着他就摔了过来,也顾不上多想,伸手就把她抱了哥满怀。

    他刚抱住她,大屋内那些正在吃饭的家伙们就开始嚷嚷着起哄。

    “苏什长,你总算回来了,我们新嫂子等你等得都要望眼欲穿了!”

    “嫂子这是等不及了,干脆直接的来了个投怀送抱……”

    “苏什长还愣着干什么,把我们嫂子抱过来啊!”

    ……

    南巧背对着那些人,靠在苏满树怀里,满脸羞的通红。

    她……这真是要没脸见人了!

    苏满树立即阻止口无遮拦无胡乱嚷嚷的人,喝止他们:“都给我闭嘴,安安静静吃饭。”

    不知道是那些人给苏满树面子,还是苏满树平日里积威已久,屋子里的闹腾动静顿时都消失了,只能听到此起彼伏用力咀嚼的声音。

    苏满树扶稳南巧,担忧的问她:“有没有受伤?”

    南巧摇头,她只是被门槛绊倒了一下,并没有受伤。

    苏满树见她没事,便松开了她,带着她朝饭桌前走,带她去吃饭。

    吃饭时,南巧一直低着头,为了刚才的事情害羞不已。苏满树见她不伸筷子夹菜,夹了几筷子菜放到她碗里,道:“专心吃饭。”

    南巧点了点头,脸又不自觉的红了几分。

    苏满树他们吃饭的时间很短,几乎吃完饭,就各自带着工具下田里干活去了。

    南巧跟着吴嫂子把碗筷和灶房收拾完,就可以闲下来了。她把昨天从集市上买给吴嫂子的那匹布送给吴嫂子,并表示自己想要跟着吴嫂子学做衣服。

    吴嫂子很开心,立即热情的表示,她愿意教南巧做衣服。

    于是,南巧便捧着针线笸箩跟着吴嫂子学做衣服。

    吴嫂子见南巧有些女工的底子,便直接开始教她做衣服。她边教南巧边说:“满树他们的衣服,军队里有统一配备,你倒是可以少帮他做几件。”

    一想到要给苏满树做衣服,南巧红了脸,有些不自在,小声的“嗯”了一声。

    吴嫂子见她这个样子,笑着打趣她:“新媳妇就是容易害羞,瞧这脸红的,嫂子不说了。”

    听到吴嫂子要放过她,南巧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这个吴嫂子哪里都好,就是这张嘴极易唠叨,每次都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正在她胡思乱想时,吴嫂子又说:“唉,满树私下里跟我说过,说你脸皮薄,让我少打趣你。你还果然是这个样子的!哎呦,你看,你们家满树对你多好啊,连让你跟我相处,都这么不放心,都要提前跟我交代一声呢!”

    南巧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吴嫂子今天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竟然是因为苏满树提前跟她交代过。看样子,每一次她在吴嫂子唠叨面前的无力抵抗状,都被苏满树发现了。

    大概是因为苏满树交代过,接下来直到中午,吴嫂子也没有在南巧面前再说一些让她为难的话。

    做饭之前,南巧按照吴嫂子教的,把给自己做的一套粗布外衣裁剪好了,下午开始,只要上针线缝到一起就行了。

    午饭很简单,基本跟早饭没什么区别,都是那些糠、面、干面馍馍再加上几道简单的家常菜。南巧打下手,跟着吴嫂子做了午饭,等着苏满树他们回来吃。

    苏满树他们回来后,迅速的吃了午饭后。吃过午饭,他就主动帮着南巧和吴嫂子开始收拾碗筷。南巧正要刷碗,苏满树挤了过来,把她挤到一旁,道:“我来。”

    然后,他就挽着袖子开始洗碗刷筷子。

    南巧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有些不好意思。苏满树都干了一上午农活了,这种刷碗的活竟然还要让他做。

    苏满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一边刷碗一边跟南巧说话,还极不放心的问她:“今天有没有无聊?上午跟着吴嫂子都做了些什么?”

    南巧一一回答。

    苏满树听了后,笑着点了点头,半真半假道:“等你学会做衣裳,也给我做一身。”

    南巧愣了愣,她虽然有想过给苏满树做身衣裳,但是从未想过,苏满树竟然会主动开口管她要。她愣了半天,才支支吾吾为难的开口:“可、可我没有你的尺寸。”

    苏满树忍俊不禁,翘着唇角,道:“我会乖乖站着让你量的,你放心,保证一动不动。”

    南巧:“……”

    她有些发懵,苏满树这是……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可是她为什么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苏满树他们午休时间要比早上的时间长一些,帮南巧刷了碗之后,他也并没有离开。南巧很好奇,不知道他是故意不离开不去下田,还是有事要跟她说。

    见她满脸疑惑,苏满树解释:“田地里的活最近比较少,中午日头足,我们不需要去这么早。”

    “哦。”南巧应了一声,原来如此啊。

    苏满树可能是真的不需要回去那么早,竟然带着南巧回家午睡了。南巧看见他合衣躺在墙角的木板床上,十分随意,连被子都没有盖,抿了抿唇,也脱了鞋子,爬到了床上,拉了帘子,睡了午觉。

    等她醒来的时候,苏满树已经离开了。她不知道苏满树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是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吵醒她。

    下午,她闲着无聊,坐在屋子里,端着针线笸箩,继续做上午没有做完的那件衣裳,等着苏满树晚上回来。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南巧已经“嫁”到西北军营快一个月了。这期间,她已经给自己做了三身新衣服,还顺带着做了一双厚底靴子,平日里穿着方便。至于苏满树提到的那身衣服,她却迟迟没有动手。一是因为苏满树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二是她真的不想去给苏满树量尺寸。

    西北军营的生活,很是无趣,但是对南巧来说不算辛苦。她平日里除了跟着吴嫂子给什队里的人做做饭,并没有其他要做的。

    她曾想过,为了报答苏满树,主动帮他洗衣裳,苏满树却直接拒绝了。他的衣服他都是自己洗,有时候还会帮她洗外衣。若不是女子的贴身衣物他不好意思帮忙洗,南巧猜,苏满树一定会把洗她贴身衣物的活也一起揽下来的。

    苏满树虽然话不多,但是他把南巧照顾的很好。早上会帮她准备洗漱的热水,晚上会主动帮她提两桶洗澡水,从来没有任何抱怨。平日里,在什队其他人面前也极其维护南巧,一点都不会让南巧陷入为难之地。南巧是真的非常的感谢苏满树,感谢他这么照顾她。

    不过,对于南巧来说,除了日常生活外,还有一个最大的致命问题,就是体力问题。当初她和葛花一起逃跑时,就曾因为这个问题吃了大亏,如今帮忙做饭给吴嫂子打下手,她愈发的觉得自己的体力问题是个大问题。

    比如说,烧火抱柴时,院子里垒好的劈柴,都是苏满树他们什队的这些人提前准备好的,只要在烧火时,抱到灶房就可以用了。

    吴嫂子抱一捆不成问题,可以说得上是健步如飞,但是南巧就不行了。她抱上四五根不算粗木头,就会累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有一次,吴嫂子忍不住开口,道:“弟妹啊,你是从未干过重活吧?”

    南巧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吴嫂子叹了口气,无奈道:“弟妹啊,俗话说,入乡随俗,你还是练一练自己的体力吧。倒不是为了让你做活,而是我们这里毕竟是西北边疆,现在看着十分平静,说不准哪天就打起仗来了,到时候体力不行,就连逃命都是个问题啊!”

    南巧愣了愣,她虽然埋怨过自己的体力问题,但是从未想过西北边疆会起战乱的问题。

    她在这里生活了近一个月了,这里生活很平静。苏满树他们那些男人除了早训就是去田里干活,平日里虽然辛苦,但是并不算是艰辛,也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困难。

    这种安逸的生活,让南巧根本就忘记了,这里是边疆,常年战乱不断的边疆。她曾在京城时,即使生活在深闺之中,也会常常听到人们议论,西北边疆又打仗了。

    苏满树回来时,就发觉南巧很消沉,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一直闷闷不乐。他趁着没有人时问她,南巧想了想,把自己体力较弱的事情告诉了苏满树。

    这段时间相处,南巧潜意识里已经很依赖苏满树了。她相信他是无所不能的,她遇到的问题,他也一定有办法帮她解决。

    果然,苏满树提出:“我带你跑步,怎么样?”

    “跑步?”

    苏满树点头,“对,每天晚上,临睡之前,我带你在周围跑上几圈。日子久了,你的体力就能锻炼上来了。不要心急,相信我。”

    “嗯。”南巧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对于苏满树,她自然是相信的。

    说做就做,当天晚上,临睡之前,苏满树就带着南巧在棉花田埂上慢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