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11章 耳坠
    南巧愣愣的盯着那面铜镜,有些吃惊。这面铜镜质地很粗糙,做工并不精细,但是显然是新的,应该是今天苏满树在集市上买来的。

    可是,她一直都跟苏满树在一起,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偷偷的买了这么一面铜镜呢?

    苏满树发觉南巧出来后,朝她招手,指了指手里的铜镜,道:“过来试试,看看这个怎么样?”

    铜镜旁边点了油灯,灯芯纤长,正在摇摇晃晃的烧着,光不算亮,正好反射在铜镜之上,倒让铜镜显得金碧辉煌了。

    南巧从苏满树手里接过铜镜,借着灯光,看清了铜镜里面的自己。眼睛大大的,脸庞小小的,眉梢弯弯的,很清晰的把她自己照了进去。

    苏满树看她照着镜子,很满意的开口:“看起来还行,你能用,那个老板没骗我。”

    南巧问他:“你什么时候买的?”

    “在集市上遇到了,顺便就买了。”

    南巧埋怨他:“你怎么不告诉我?”

    苏满树笑了笑,反问她:“我若是告诉你了,你还会让我买吗?”

    当然,不会。

    苏满树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的答案。他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南巧,你还是跟我太见外了,做哥哥的送妹妹一面镜子,你收着就好,不要有负担。”

    南巧抿了抿唇,把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你。”

    苏满树摇头,笑道:“以后不用跟我说谢谢,记住,我是你哥。你在这里的一切,都由我来照顾你。”

    “嗯。”南巧乖巧的应了。

    “对了,还有样东西要给你。”苏满树从桌子上放着的那些东西里翻了一会儿,然后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绒布小盒。

    他把盒子递到南巧面前,笑道:“给你。”

    南巧盯着那个绒布盒子没敢接。她虽然不知道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但是这个盒子明显是一只首饰盒。

    苏满树见她不接,直接塞到她的手里,让她拿着。

    南巧握着手里的小盒子,打开了盖子,里面是一副银制耳坠,小小的两只,做工精致,款式独特,尾端还雕刻了一条鱼尾。

    看见这两只耳坠时,南巧满脸震惊,她从来没有想过,苏满树会送她这种东西,忍不住抬眼去看苏满树。

    苏满树被南巧看的有些不自在,挠了挠头发,解释道:“我见你有耳洞,却没有耳饰,空荡荡的,不好看。正好今日在集市买铜镜时,看到了这个,就顺便买了回来。我没挑选过姑娘家的首饰,这个款式是那个老板推荐的,你觉得怎么样?好看吗?”

    南巧吸了吸鼻子,把要涌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点了点头,坚定的说:“好看,真好看。”

    苏满树听见她说喜欢,十分高兴,让她带上试试。

    南巧对着铜镜,捏了一只耳坠,顺着耳洞挂了上。等到挂另一只时,大概由于耳洞太小,几次都没有顺利的挂进去。

    南巧无奈,正要换个角度再试一次,苏满树忽然长臂一伸,碰了她耳垂一下,很快又收了回去,道:“好了。”

    南巧这才发现,苏满树刚才已经帮她把另一个耳环挂好了。她后知后觉的,小脸烧的通红。刚才苏满树伸手过来时,触碰到了她的耳垂,手指微凉,只轻轻一碰,就离开了。

    南巧红着脸,转头看向铜镜中的自己。

    耳著明月珰,摇摇坠坠,垂在耳垂,格外的显示女儿家的娇羞。苏满树就站在她身后,铜镜里也倒映了他的身影。他正在望着她,满脸笑容,十分高兴。

    南巧垂眸,不再去看镜中的人。

    把今日买来的东西分门别类收拾好后,苏满树还特意为南巧空出一张小桌子,带抽屉的那种,把铜镜摆在上面,让她当做梳妆台用。那些胭脂水粉也都一一摆在了抽屉里。

    南巧看着他忙活,静静的站在他身后,心中涌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是之前有过的让她感动,让她觉得暖暖的感觉,就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陌生感觉。这种感觉,有那么一瞬间,给了她一种冲动,想要抱住他的冲动。

    很快理智就战胜了一切,她并没有去抱住他,甚至站在他身后,一动都没有动。直到苏满树催她去睡觉,她才木讷的点头,走向床边,脱了鞋,拉了帘子,躺在被子里。许久之后,她的脸就火辣辣的烧了起来,她直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刚才她究竟想了些什么,竟然想着要去抱……一个男人,一个只认识三天的陌生男人。

    一夜的胡思乱想,南巧睡得并不踏实,帘子外面有了一点动静,她就被惊醒了。她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帘子外面的动静。动静很轻,是有人起床穿衣,还是刻意放轻动作。

    南巧许久才反应过来,动作这么刻意这么轻的,只能是苏满树。

    她把帘子掀开了一条缝,看向外面。外面还点着油灯,好像是她住进来之后,每天晚上都点着油灯。油灯烧了一晚上,灯油有些不足,光亮也不足。借着昏暗的光亮,她看清了,果然是苏满树。

    他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弯着腰叠被子。南巧有点睡懵了,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时间,见苏满树已经起床了。南巧有些慌了,也忙着要穿衣服起床。

    她这么一动,苏满树立即就听到了声音。急忙问她:“南巧,我把你吵醒了?”

    南巧说:“没事,我很快就能起床。”

    苏满树向着床的方向走了两步,忽然觉得不合适,又退了回去。隔着桌子跟南巧说:“现在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儿,睡醒了直接去大屋吃早饭就行。我是要去演武场早训,早训结束,我们会回来吃早饭的。”

    原来是这样啊!

    南巧应了一声,又倒回床上。苏满树很快就离开了,离开他还不放心她,叮嘱着:“好好睡觉,别害怕,我早训结束就回来找你。”

    听到了南巧的应答声,苏满树才算是放心的离开。

    南巧睡了一会儿,也确实睡不着了,索性起身。她到了屏障后面才发现,苏满树在离开前,已经帮她打好了洗漱用的热水。热水是用军用暖水釜装的,生怕南巧没能发现,摆在了很明显的位置。

    南巧倒了些热水,又兑了凉水,温度适宜后,她洗了脸。昨日买的那些胭脂水粉她不舍得用,如果用光了,苏满树肯定还要破费银子卖给她。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对耳坠上,犹豫了片刻,最后把耳坠戴上了。

    收好之后,她锁了门,朝着大屋方向走过去。远远的就看见年陶正蹲在门口玩着什么,看见南巧过来,他热情的跟南巧打招呼。

    南巧问他:“你在玩什么呀?”

    “是木偶小兵,满树叔买给我的!”他说话时,胖乎乎的小脸上,赘肉一颤颤的。

    南巧这才看见,年陶白胖的手里握着两个木头雕刻的士兵人偶,惟妙惟肖,甚至招人喜爱。

    吴嫂子从灶房间走出来,看见南巧,热情的问她:“你怎么起来这么早?不多睡一会儿?”

    南巧急忙摇头,同样都是什队里的媳妇儿,她哪里好意思只让吴嫂子一个人做饭,立即表示要帮忙。吴嫂子说:“这几个人的饭好做,活不多,他们也不挑。”

    她说话间就看见了年陶手里的木偶,指着那两个木偶跟南巧说:“哎呀,你看看,你们家满树多惯着我们家年陶,这好不容易去一趟集市,就给他这么个小孩子带玩具,真是要惯得他没边了!”

    南巧笑道:“这说明他喜欢年陶。”

    “是啊是啊,满树人特好,对谁都好,以后也一定是个疼媳妇儿,宠孩子的。你努努力,满树今年都二十三了,争取让他早些当上爹……”

    南巧红了脸,默默的听着吴嫂子唠叨,不敢接话。

    西北军营实行的是十人为什长,百人为百夫长,五百人为小都统,一千人为大都统。因为屯田戍边政策,为了更方便农耕和军训,以一千人的大都统为一个训练单位,训练地点设在演武场,就是南巧和苏满树成亲的地方,离他们这里不远,平日里走几步就到了。

    所以,在农忙时节,训练方式采用的是早训,这样白日里这些士兵就有时间下田里去干活了。

    南巧听吴嫂子说了这些之后,不由的开始心疼苏满树。这种强度的训练和劳动,其实非常的辛苦,也不知道苏满树这些年,究竟是怎么挺过来的?

    做好早饭后,苏满树他们的早训也结束了。早训的人也陆续回来了,南巧正在摆饭碗,听见门外有动静,急忙转头,下意识的去找苏满树。

    进来的人都跟南巧打招呼,规矩点的叫她“嫂子”,爱热闹的就淘气叫她“新嫂子”,南巧跟他们一一打招呼,却没有看见苏满树进来。

    唐启宝跑了进来,匆匆忙忙地喊了一声“师娘”,就捧着碗开始吃饭。

    南巧这下有点急了,所有人都坐下了,苏满树竟然还没有回来。她忍不住朝门口走去,想要出门去迎迎他。

    她刚走到门口,迎头就与进门的苏满树撞了个正着,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朝着苏满树扑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