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09章 集市
    苏满树长得很高,他是直接把南巧举起放到驴车上的。南巧双脚直接落下,踩在了驴车上面铺着的毡子上。她被苏满树抱了这一下,害羞的不敢去看他,连忙抱着膝盖,把自己缩成了一团,背靠着后面的箱子,坐了下去。

    苏满树见她坐稳了,转身又去拿了一张黑乎乎的大毡子,盖在了她的腿上,还不放心的嘱咐她:“可能会有些不舒服,但是天气凉,先盖着,等到了中午你再拿下来。”

    他帮南巧盖好毡子后,又塞给了她一个水囊。牛皮水囊软软的,摸在手里竟然还有些温度,里面应该是灌了热水的。出了水囊,苏满树还给她准备了干面馍馍,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给她的那种。

    南巧知道,这是苏满树准备的早饭。她拿着干面馍馍问苏满树:“你要吃一些吗?”

    苏满树朝她笑了笑,道:“我已经用过早餐了,刚才见你睡的很熟,就没有叫你起来。你一会儿选个背风的地方,在路上吃吧。”

    南巧点了点头,她还真是睡得很熟,竟然完全不知道苏满树究竟是什么时间起床的。他一定是怕吵醒她,所以动作极轻,让她一点都没有觉察出来。

    准备好一切,苏满树坐在了马车,扬着鞭子,抽了一下,驴车慢慢悠悠的动了起来。

    土路很不好走,驴车又简陋不堪,南巧坐在上面颠簸摇晃不止,若不是苏满树提早为她准备了靠背的箱子,她会更加不舒服的。

    这个时候,天已经约莫着亮了,太阳缓缓升起,带起一片凄白,凉凉的,没有一丝暖意。南巧就着热水吃了一块干面馍馍后,就困得不行,昏昏沉沉,忍不住倒下去,往大毡子里钻了钻,闭着眼睛睡着了。

    这也不能怪她困,实在是这驴车太颠簸。原本她还兴致勃勃的想要看看周围的景物,可是坐在上面,跟着苏满树走了那么远,入眼的依旧是一片连着一片的棉花田,根本就没有什么新鲜的。她倒是记得苏满树说过,这附近的什队都是负责种棉花的。这些棉花将来是要为军队士兵准备冬衣过冬用的。

    南巧不知道睡了多久,虽然驴车颠簸,但是大毡子很挡风,也十分保暖,她窝在里面,整个人都是暖暖的,睡得十分舒服。甚至连驴车停了下来,她都不知道,还是苏满树亲自跳下马车,把她叫醒的。

    南巧睡得有些迷糊,朦朦胧胧中看见苏满树,下意识的问他:“出来什么事?”

    苏满树嘴角上翘,眼眸带笑,道:“南巧,我们到了。”

    “到了?这么快?”南巧一个鲤鱼打挺就从驴车做了起来,看清周围的环境之后,发现他们真的到了。这时候,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掀开厚实的大毡子,南巧害怕苏满树又把她抱下去,敏捷的跑到车尾,朝着地面,直接跳了下去。

    旁边站着的苏满树似乎并没有预料到她要跳下来,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要接她,见她平安无事落地后,又把手收了回去。

    南巧没看苏满树,自然没有发现他这个小动作。她正新奇的打量着这个集市。

    所谓集市,并不是一个镇子,只是在一片比较空敞的平地上,来来往往的一些小商小贩聚集着。来往的人十分稀少,只有一些人牵着马匹路过,或者像苏满树这种,利用军营休假出来添置物品的人。

    这个集市连一间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唯独算的上屋子的,就是一个茶水棚子,说是屋子,其实就是几个柱子支撑起一个大棚子,旁侧连着烧水的灶房。棚子门口挂了面旗子,简单的写了“茶水”两个字。

    苏满树先是带着南巧在茶水棚子,叫了一壶热茶,让南巧暖暖身子。所谓热茶,其实就是热水里面放了几片茶叶,味道极淡,除了解渴,根本算不上享受。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南巧捧着缺了一个口的大茶碗,喝了好大一口。热水进肚,暖暖的格外舒服。

    苏满树跟她商量:“我们先在集市上逛一逛,把该添置的东西置办好了后,再去吃饭,怎么样?”

    刚喝了一大碗热茶,加上来的路上又啃了干面馍馍,南巧一点都不饿。何况,现在并没有到吃午饭的时间,她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全凭苏满树安排。

    离开茶水棚,苏满树一手牵着驴车,一手护着南巧,带着她往集市里面走。先到的一家,一个买布匹的。这家摊位比较大,其余的摊位,大多是有一个床位或两个床位,这个买布匹的,大概是为了让布匹都摆出来好招揽客人,所以竟然足足占了四个床位。

    苏满树带着南巧走近买布匹的摊子后,直接问老板:“有没有适合小姑娘家的布匹?”

    老板见来了生意,满口应着“有”,然后手法极快的抱起了几匹颜色艳丽的布匹,问苏满树和南巧:“二位客官看看这几匹,质地颜色都是上佳的,可还满意?”

    南巧伸手摸了摸那几匹布,并不是绫罗绸缎,只是普通的布,质地摸起来娇软,适合做贴身衣物。

    苏满树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你是要买给我的?”南巧眼睛里充满了惊讶。

    苏满树笑道:“自然。你选几匹适合你用的。”

    南巧“哦”了一声,也没有跟苏满树客气,很干脆的选了几匹颜色较为平常又适合她的。她其实并不想苏满树给她花银子,但是她在这里确实连身衣服都没有,就是她身上穿的这一件,还是人家吴嫂子的。

    她想了想,又问苏满树:“我可以买一匹适合吴嫂子的吗?”

    苏满树自然是答应的。

    最后,南巧挑了三匹软布的布匹,其中一个是准备送给吴嫂子的。南巧这么做,一来是要还吴嫂子借她衣服的人情,二是她虽然学过女红,但是技艺不佳,仅凭她自己,是根本做不出衣服的。她还要去跟吴嫂子学做衣服。

    除了这三匹软布之外,她又挑了两匹厚实的,颜色较暗的粗布。她知道,在西北军营,都是要自给自足的,什么都要自己动手。软布衣裳虽好,穿起来也舒服,但是若是做起活来,就十分容易磨破坏掉,她准备再用这些粗布做几件外套,等到做活的时候穿上。而且,她还想着,等日后学好会做衣服,她也给苏满树做一身衣裳,至少……这是她目前为止唯一能报答他的地方。

    苏满树对于南巧的计划全然不知,不过南巧买什么,他也不会多加阻挠,只负责掏钱付银子。

    看着苏满树面不改色的付了银子,南巧都替他肉疼。她不仅白吃白喝他的,还要花他的银子,真是越来越对不住他了。

    苏满树把南巧选的五匹布都搬到了驴车上,又带着南巧去看了胭脂水粉。

    南巧发觉,这个集市有个特点,几乎没有一个摊位是卖一样东西的。

    苏满树说:“这里是定期集市,客源就这些,所以商家都会下意识的避免与他人买同样的东西。”直到这时,南巧才知道,原来集市不是天天有的,这个地方的集市,是每逢初一十五才有,一个月也只有两次。

    苏满树又带着南巧去了一个卖胭脂水粉的铺子。南巧这次摇了头,坚决拒绝,说什么也不肯买了。

    她说:“买布匹做衣服是没办法的,这些胭脂水粉都是身外之物,平日里用不用都无所谓的,真不永不浪费钱去买它。”

    苏满树却不同意:“哪个小姑娘没有些胭脂水粉呢?这些东西质地一般,肯定赶不上大地方的,你就带回去,随意用用就行。”

    南巧最后拗不过苏满树,只能看着他饶有兴趣的拿着各种颜色的胭脂水粉,在她脸颊上比量来比量去的。

    挑完这几样东西,苏满树再想要给南巧买些别的东西时,她就说什么也不肯要了。她虽然对银钱不了解,但是她也能看得出来,那些苏满树挑的那几盒胭脂水粉,是那个摊位上最贵的,有的甚至可能是他好几个月的军饷。

    苏满树见她这样,倒也没再坚持,继续带她逛着集市。南巧随意的走走看看,其实这里的集市买女性用品的摊位非常少,也就那么几家。走过来这边,就全是卖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和男人们喜好的东西。

    苏满树一路上把什队里人要带着东西都买齐后,就拉着南巧去吃饭。南巧很好奇究竟要去哪里吃饭。她跟着苏满树逛了这么久,除了最早遇到的那个茶水棚子,并没有看见有卖吃食的摊位,最多不过是半成品,便于长久储存才会被小贩带到摊位上,顺道来卖。

    苏满树对集市很熟悉,几乎毫不犹豫的带着南巧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拐了几个弯,南巧就看见了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面摊,生意很红火,里里外外全是人,热闹极了。

    苏满树带着南巧正要往那边走,就听到他们身后有人喊道:“苏将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