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07章 苏满树
    很短暂的一个拥抱,南巧还没有反应过来,苏满树已经放开了她。

    他手掩唇,轻声道:“抱歉,冒犯了。”

    南巧眨了眨眼,脸烧的通红,闷闷的应了一声:“嗯。”

    苏满树说:“明日我带你去集市,需要添置什么告诉我一声。”

    原来西北军营的士兵在休假时,还可以去集市上。这点倒是出乎南巧的意料之外,她一直以为西北军营整个都是封闭的。

    不过,一想到要去集市,南巧揪着手指,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开口。

    苏满树本来没留意,一转头,发现她还在原地傻站着,忍不住笑道:“南巧,想什么呢?”

    南巧慢慢抬头,满脸纠结,“我、我没有银子,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苏满树忍不住笑出了声,笑了好半天。笑够了他才开口说话:“你是我妹子,买东西还能让你花钱?”

    南巧倒是听闻军营将士每月都有些军饷,不过俸禄最高也不过五两一月,像是苏满树这种什长,应该也不过一二两银子罢了。她摇了摇头,开口拒绝:“不用为我添置什么,我什么都可以对付的,你不要乱花钱了。”

    苏满树倒是没有跟她纠缠这个话题,直接说明天去了集市再说,然后出了门,把南巧一个人留在了屋子里。

    南巧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便开始帮忙收拾起屋子来。苏满树的屋子很小,东西也很少,他平日里又是个极其干净规整的人,倒是没有什么能让南巧收拾的地方。

    南巧无聊的呆了一会儿,正想要出门去看看,苏满树就已经回来了。

    他扛着一个很大的木桶回来,南巧一看就知道,是一只浴桶,看那模样,应该是新做不久的。

    难道是给她的?南巧不由的惊讶。

    苏满树看见她露出惊讶的神情,很是满意,笑着跟她解释:“我们这里女眷少,平日里男人都是随意去河里冲洗一下就行了。你是个姑娘家,在那里洗澡不方便,以后就用木桶在屏风后面洗吧。”

    见南巧没有回答,他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会在外面等着,不会进来的。”

    南巧回过神,急忙摇头,她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觉得,苏满树对她太好了,她又是何德何能呢?

    这个浴桶,很有可能是为了他的媳妇儿准备的,可是他却倒霉的遇上她了。非但没有强迫她,还要送她走,认她做妹子,这么百般的照顾她,她却什么也不能为他做。

    她低下头,发自肺腑的对他说:“谢谢你,苏满树。”

    “嗯。”苏满树笑了笑,又说:“这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

    听到苏满树这么说,南巧回头,问他:“你不喜欢我叫你名字?”

    “喜欢,”他顿了顿,“你叫我什么我都喜欢。”

    快到中午时,苏满树带着南巧出了门,去了早上他们吃饭的地方。他们到那里时,吴嫂子已经在烧火做饭了,胖乎乎的小萝卜头年陶,正在门口跑跑跳跳的玩闹。

    看见苏满树和南巧来了,吴嫂子满脸笑意:“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怎么不在家里多休息一会儿?”她说这话时,特意看了一眼南巧,想着昨夜毕竟是洞房花烛、新婚之夜,苏满树又是个身强体壮的大龄光棍,折腾是肯定少不了的。

    然而,南巧根本没有想到那个层面。她急忙摇头摆手:“没事的,没事的,我不累。吴嫂子,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苏满树一把拉住她,让她乖乖的坐在一旁陪年陶玩,他挽起袖子,跟吴嫂子一起准备起午饭了。

    “满树啊,你去陪南巧坐一会儿,嫂子自己来就行,都快差不多了,不碍事的,不用你特意过来帮忙。”

    苏满树正在烧火,转头看见南巧抱着膝盖,蹲在年陶面前逗他玩,忍不住笑了。“嫂子没事的,南巧跟年陶玩的很好,不用我陪。”

    吴嫂子也看了一眼南巧,满意的跟苏满树唠叨:“她看起来十分乖巧可人,性格也不错,模样也俊俏,娇滴滴的,倒是个可人的。她是你媳妇儿,你可要好好疼她才行。”

    “嫂子,我知道。”

    “我刚才听到你跟曾自扬那混蛋打了一架?”

    苏满树如实承认,“是。”

    “哎,他们那些胡说八道的话,你好好跟她解释,别让她误会了你……”吴嫂子不放心,又叮嘱了一番。

    苏满树点头:“放心吧嫂子,我已经解释过了。”

    吴嫂子又看了一眼南巧,小声的跟苏满树嘀咕:“我觉得南巧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她那模样,不像是干过活受过苦的。”

    这一次苏满树没说话,只是附和的笑了笑。

    南巧一边逗年陶,一边偷看苏满树。看见他十分娴熟的升火、洗米、煮饭、烙馍馍,一气呵成,井条有序,丝毫不慌乱。她想,苏满树平日里大概也经常做,做饭这件事,他早就做的十分娴熟了。

    南巧想了想,起身,走到苏满树身边,小声的开口:“那个……”

    苏满树一手拎着锅盖,转头问她:“怎么了?”

    南巧咬了咬牙,声细如蚊:“你能教我做饭吗?我也想学。”

    苏满树看了一眼她的手,白白嫩嫩的,纤细修长,如削葱根,短暂的沉思了一下,最终点头,“好,我教你。”

    南巧很聪明,虽然她从未下过灶房,但是苏满树给她演示一遍,她便知道的差不多了。

    吴嫂子也在旁边,旁敲侧击的问她:“南巧以前在家里没下过灶房?”

    南巧摇头,老实回答:“我以前,是在大户人家姑娘的身边做婢子,不曾做过这些。”

    她说这话时,眼神乱瞄,总有些心虚。她没做过婢子,做过婢子的是南巧,不是她。

    吴嫂子笑道:“我猜对了,我就说南巧这么个娇嫩的模样,绝对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南巧干笑了两声,笑意很浅,不达眼底。

    苏满树敏锐的发现她的异常,抿了抿,并没有说什么。灶房里,最难得莫过于升火,好在苏满树之前已经把火升好了,并没有让南巧亲自上手。

    中午饭,吴大哥唐启宝他们回来了。

    唐启宝跑了进来,一脸兴奋:“师父,你太帅了,估计那个什么曾自扬,满口牙都被您打掉了!哈哈哈!”

    其余人也陆续进了屋子,其中一个书生气十足的人,站在了苏满树身后,轻笑道:“曾自扬伤势很重,估计没有一个月,肯定岂起不来床。”

    南巧记得这个人苏满树给她介绍过,叫做顾以,白白净净的,一脸书生气,跟他们这些黝黑的粗糙大汉完全不一样。她当时还小小的吃惊了一下,有些不相信,这个人竟然也是西北军营的士兵。

    苏满树带着南巧坐下吃饭,吴嫂子抱着儿子年陶坐在她旁边。吴大哥唐启宝他们那些男人吃的飞快,南巧碗里的饭还没上几口,他们已经纷纷吃完,放下碗筷,准备回地里继续干活了。

    苏满树也吃完了,他并没离开,还小声安慰南巧:“你慢慢吃,别着急。”

    吴嫂子喂了年陶一碗饭之后,让年陶自己出去玩。很快,大屋里就剩下苏满树、南巧和吴嫂子三个人了。吴嫂子趁机挪过来,跟南巧说话。

    “南巧,你是大户人家的婢子,识字吗?”

    南巧点头,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大概只有琴棋书画了。女红还好一些,平日里偶尔绣些物件,至于厨艺她从未接触过,就连院子里的小厨房都不曾去过。

    吴嫂子一听南巧识字,顿时高兴的不得了,立即拉过南巧,絮絮叨叨的开始说:“识字就好,日后你就能帮嫂子给我娘家写家书了!要知道,在西北军营里识字的人太少了。我们什队也就满树、顾以能认识些大字,唐启宝被他师父逼着学字,天天跟苦大仇深似的,恨不得抹眼泪!我准备,等年陶大一点时,求着满树和顾以也教他识字呢。这下子好了,你来了,他们要是没有时间,嫂子就要麻烦你了,你真是救苦救难救嫂子与苦海中的,是嫂子的大恩人……”

    南巧尴尬的笑了笑,推脱着:“我也是略识得几个大字而已,嫂子别这么客气。”她一边说,一边去看苏满树,可怜兮兮的向他求救。

    苏满树倒没有见死不救,几句话,就把吴嫂子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总算是把南巧从吴嫂子的絮絮叨叨里拯救了出来。

    吴嫂子满脸惊讶:“你明天要带南巧去集市?”

    “嗯。”

    西北边境,偏僻荒凉,所谓集市,也不过是小商小贩的聚集地,根本算不上繁荣,不过是偶尔换购些需要的生活物件罢了。

    苏满树问吴嫂子:“嫂子和吴大哥有什么要添置的吗,我一并带回来。”

    吴嫂子摇头:“没有没有,我们啥也不缺,你们两个去就好。”说完,她神情露出了些担忧,一直到南巧和苏满树要走时,还是十分的不自然。

    南巧好奇,不知道吴嫂子到底是怎么了,总觉得她似乎有话要说。果然,她和苏满树要回家时,苏满树被吴嫂子叫过去,私下里说话去了。

    南巧好奇,不知道吴嫂子要跟苏满树说什么。倒是跟南巧一直玩的很不错的小萝卜头年陶开口了:“娘亲跟满树叔在说你的事。”

    南巧好奇,蹲在他身边,小声问他:“你知道是说我的什么事吗?”

    “娘亲说,让满树叔看紧你些,免得你趁机跑了,满树叔就没媳妇了。”

    南巧脸色顿时变了,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种话题。

    小萝卜头年陶并没有看南巧的脸色,还奶声奶气的学着他娘亲的话:“娘亲说,满树叔没媳妇儿会很可怜的,他已经老大不小了,是个大龄光棍,要是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