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04章 新嫁娘
    第二天,天还没亮,南巧就被外面的吵吵闹闹的声音吵醒了。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片布帘。这时她才想起来,她昨晚嫁人了。说来也奇怪,大概是苏满树给人的感觉过于温和无害,一直以来都不曾好好睡过觉的南巧,昨晚竟然毫无防备的睡的很沉,一夜无梦。

    帘子外传来些声响,躺在床上的南巧听见,有人推门进来,她吓了一跳,立即缩进了床角。

    苏满树常年练武,耳目极佳,听到床上的动静,试探的问她:“南巧,你醒了?”

    南巧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老实回答:“我醒了。”

    苏满树大步走上前,走到她的床边,隔着帘子跟她交代:“这是我管吴嫂子借的衣服,你先换上吧。”

    等了半天,苏满树没听到床上帘子内的声音,于是沉默了片刻,说:“我把衣服放这里了,我不用怕,我先出去。”

    坐在床上一直没说话的南巧,很快就听到了苏满树走出去后,关门的声音。

    她低着头,犹豫了一下,心里有些愧疚。刚才,她不是害怕苏满树,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这位“夫君”。

    南巧掀开帘子,下了床,一眼就看见了方桌上放着的几件衣服。从内到外都有,布料颜色发灰,但看得出,是新作的一身衣服。她换好衣服,又走到放置水盆的凳子边,发现里面的水已经被换过了,干净的,还冒着热气。想来应该是苏满树之前帮她打好的。

    她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找了一圈,才在一个抽屉里找到梳子。很普通木制梳子,颜色有些发黑,可能已经用过好些年头了。

    苏满树的家,真的可谓是家徒四壁,空空的屋子内,什么都没有,更别说相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较为奢侈的铜镜了。

    南巧也不是个矫情人,环境如此,她也不会乱抱怨。低着头,就着水盆里的倒影,简单的梳了个发髻,算是把自己打点好了。

    她把木梳放回原来的地方,整理了衣服,穿好鞋子,走到房门口,轻轻的推开门。

    苏满树正背对着门站着,听到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后,他转身,正对上梳洗打扮好的南巧,朝她温和一笑,“收拾好了?”

    站在门口的南巧,点点头,跨出门槛。

    这时,南巧才看清屋子外面的样子。原来,苏满树的这间屋子,并不能算是屋子,只是简单搭建的木板房,外面也没有院套,直接就是一条土路。隔着土路,对面是一片地,地里种着南巧叫不出名字的作物,长得正是枝繁叶茂的时候。

    苏满树的屋子旁边,连着一排这样的屋子,规格样式上都是一样的,南巧觉得,这些同一结构建造的屋子,应该是军营里统一匹配的。

    苏满树看着她四处打量,笑了笑,道:“跟个小姑娘似的。”

    南巧仰头抬眼,看向了苏满树。除了之前几次和昨晚在昏黄的油灯光下,这算是南巧第一次把苏满树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

    苏满树很高很壮,身板笔直如松,浑身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军爷气息。他的皮肤有些黝黑,但不是很黑,应该是常年在西北边疆风吹日晒所致。他的脸上,胡子剃的很干净,露出光洁的下颌。

    苏满树的五官很立体,棱角分明,更为他添了几分英气。他的眼睛漆黑深邃,像坠满了星辰,很是漂亮,南巧不由的看愣了。

    忽然,南巧的眼前被一只宽厚的大手挡住。那只手像逗她似的,在她眼前故意晃了晃,“看什么看的这么出神?饿了?”

    南巧回过神,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哦”了一声。

    头顶传来一声明朗的笑声,紧接着,南巧听见苏满树问她:“南巧,你多大了,怎么看起来这么小,跟个小孩子似的?”

    南巧有些不悦,撅了嘴,小声嘀咕了一声:“十五整。”

    苏满树刚要转身,听见她的回答后,又顿住了脚步,皱着眉头想了想,不由的点头道:“原来这么小,怪不得跟个小孩子似的。”

    他转过身,看向南巧,朝她笑了笑,“南巧,今个儿是我们新婚,什队里的人都在等着见我们,我们先过去吧!”

    南巧点头,乖巧的跟在苏满树的身后,任由他领着往前走。

    两个人走路时,苏满树忽然开口:“我二妹今年应该也十五了,跟你一样大。”

    南巧抬头,看见他转着头,目光落在远处的地里,眸光微闪,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她就听见苏满树说:“如果你没有地方去,就安心的留在这里吧。你跟我二妹应该是同年的,要是不嫌弃,就把我当成你亲哥哥。我离家时,我二妹才只有三岁,我都快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

    南巧听了他的话,鼻头蓦然一酸,心底冒出了说不清的感觉。

    她闷着声应了句:“嗯。”

    在之后,两个人一路沉默,苏满树没说话,南巧也没说话。

    走了一段距离,南巧才看见目的地,是一个敞开门的大屋子,旁边连着灶房。屋子内已经热热闹闹的围了几个男人,有一位妇人正在往饭桌上端饭。妇人的后面,还跟着个五六岁的小萝卜头,小脸圆滚滚的,一身的肥肉,跑起路来,一颠一颠,淘气的很。

    他先看到他们,然后大嗓门开始嚷嚷:“满树叔带着新娘子来了!啊唔!”

    小萝卜头话刚喊完,就被那个妇人狠狠地用饭勺砸了脑袋,瞪着眼睛让小萝卜头闭了嘴。然后,那扎着围裙的妇人,跨出屋子门槛,热情朝着南巧他们迎了过来。

    “这个就是弟妹吧,来来来,到嫂子这里来。”

    苏满树给南巧介绍:“这位就是吴嫂子,借你衣服的那位。”

    南巧赶忙跟吴嫂子道谢,吴嫂子十分爽朗,急忙摆手:“哎呀,弟妹,不用跟我客气。你们家满树帮我们家不知道多少忙呢,我这好不容易找到一次能帮他的事。我们什队,只有我们两个女人,你以后有啥就跟嫂子说,别跟嫂子见外。”

    吴嫂子说话时,她后面陆陆续续的跑过来好几个人,年纪不大,都是半大的小伙子,叽叽喳喳的管她叫新嫂子。

    苏满树立即挡在了南巧面前,皱眉道:“都别胡闹,赶快都给我坐回去吃饭!”

    “对对对,我师娘脸皮薄,你们别胡闹,免得我师父打你们!你们又都打不过我师父!”

    一道调皮的声音从南巧背后突兀的响起,吓了南巧一跳。她下意识伸手去抓苏满树的衣袖,胆战心惊的回头。

    看见把新娘子吓成这个模样,那个说话的调皮蛋,不仅没有收敛,甚至更加得寸进尺,直接凑到南巧面前,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师娘你好,我是唐启宝,是我师父唯一的徒弟!”

    他话音刚落,脑袋就直接遭了秧。因为苏满树已经屈着手指,朝着他脑门狠狠一敲,力道不轻,唐启宝的脑门瞬间红了一片。

    他捂着脑门,抬头看向苏满树,满眼都是控诉。

    苏满树不慌不忙的收回手,冷眼瞪着他:“不许胡说。”

    唐启宝转过头,看向南巧,立即换了一副泪眼汪汪的可怜相,嘴一撇,假哭道:“师娘,你看,师父欺负我……师娘,你要为我做主啊,师父他总欺负我!”

    南巧:“……”

    这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被唐启宝这么一闹,南巧之前的忐忑和紧张,竟然都烟消云散了。

    苏满树给她介绍:“西北军营采用屯田戍边政策,屯田士卒亦兵亦农,亦耕亦战。我们什队,编制一共十个人,我是什长。平日就是演兵训练和种地。这附近的一百二十亩地都是属于我们什队。我们是集体生活,实行供给制管理,地里的收成除定额自用外,其余需全部上交军营……”

    他说话时,已经带着南巧进了大屋,跨过门槛时,还不忘提醒南巧“小心”。

    进了大屋后,苏满树继续说:“这里是我们什队的平日里用餐的地方,那边是灶房。你嫁进来之前,我们什队只有吴嫂子一个女人,所以她就主动揽下了帮我们做饭的活。农忙时,我们不用集中训练,一天要在这里吃三次。农闲时,我们集中训练,三餐都在那边解决,这边就只吴嫂子自己和孩子用餐。”

    “哦,那、那以后我也帮吴嫂子做饭吧。”南巧声如蚊呐,揪着衣襟,细嫩的手指摩挲在粗糙的布料上,有些不知所措。

    她……根本就不会做饭,甚至连灶房都不曾去过。

    苏满树听见她的话,再看到她满脸纠结的模样,一下子就猜到了她窘迫的原因,忍不住笑了笑,“行,你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也没关系,还有我呢。有什么问题,都交给我。先过来吃饭吧。”

    苏满树伸手,把南巧拉到了一个凳子上,让她坐下。

    唐启宝无视他师父的怒目,很霸道的坐到了南巧身边,扬着脖子,一副斗胜公鸡的模样,趾高气昂的,逗的南巧忍不住想笑。

    苏满树看见南巧忍着笑,于是也懒得跟唐启宝计较,直接坐到了南巧的另一边,很体贴的帮她递了碗筷。南巧红着脸,顶着一群人挤眉弄眼的围观的人,接过苏满树递过来的碗筷。

    苏满树坐下后,把他们什队的几个人,给南巧挨个介绍了一遍。

    吴嫂子的丈夫吴大哥是什队里年纪最大的,为人十分憨厚,看见南巧后,朝着她一直咧着嘴乐,脸上都要笑出了花,嘴里一直念叨着,“成亲了就好,成亲了就好!”

    可以看出,苏满树能成亲,他们什队的这些人都高兴坏了。

    吴大哥一直憨笑,吴嫂子恨铁不成钢的给了自己夫君几拳,笑着对南巧说:“他就是这样,嘴笨,还喜欢傻乐。以前我们什队,只有我们家老吴成了亲,这下子好了,我们的光棍什长也成了亲,你来了,嫂子我呀就有伴了!”

    吴大哥和吴嫂子有个五岁的儿子,叫做年陶,因为年纪不够,并没有算在什队编制之内。除了小年陶之外,什队里年纪最小的,就数苏满树的徒弟唐启宝了。

    唐启宝可真是应了他的名字,完全就是个活宝,活泼好动,一刻都不能安静。他一直缠着南巧说话:“师娘,你可真漂亮。等我长大了,也娶一个跟你一样漂亮的媳妇儿!”

    南巧好奇问他:“你今天多大了?”

    唐启宝拍着胸脯,骄傲的说:“过了年,就十五了!”

    南巧:“……”

    他竟然只比她小上几个月。

    其余的人听了哈哈大笑,有人忍不住打趣唐启宝,“喂,你知道吗?你师娘,最多比你大一两岁!”

    唐启宝红着脸,问南巧:“师娘,你多大啊?”

    苏满树的筷子立即砸了过来,“好好吃你的饭,姑娘家的年龄,是你能乱打听的?”

    被师父教训了一顿的唐启宝,瞬间就蔫了。

    吃过饭,南巧要帮吴嫂子一起收拾碗筷,被吴嫂子直接拒绝了,“你是新嫁娘,新过门的媳妇儿,不用管这些,让满树带你在附近转转,看看周围的景,熟悉熟悉我们边疆的生活!”

    唐启宝他们也起哄:“是啊是啊,我们什长可是要有三天婚假,让他带着新娘子走一走。”

    在一群人的注视下,南巧不由的红了脸,抬眼偷偷看苏满树。他很淡定,满脸挂着笑容,朝着她伸手,轻声唤她:“南巧,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