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宠你为妻 > 第03章 新婚
    南巧抱住那个人的胳膊,不管不顾,喊了一声:“娶我!”

    她这么一喊,男人身体一僵,蒙着盖头看不见外面状况的南巧,感觉到他好像是微微转身,回头看她。

    她急了,生怕这个男人不管她,又让她落到那个令人作呕的坏男人手里,到那个时候,她可真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生不如死。越想越害怕,南巧忍不住又急着朝男人喊了一声:“娶我!”

    因为害怕,她的声音发颤,柔柔弱弱的,让人听起来,忍不住心疼。

    这一次,男人很干脆的应了声“好”。然后,南巧就感觉到,自己抱着男人手臂的小手,被一个宽厚粗糙的手掌包裹住。之后,男人的手掌一路的牵着她,因为她蒙着盖头,怕她跌到,他还几次出声提醒:“前面有东西,小心绊倒。”

    南巧的小手被他厚实粗糙的大手包裹着,蒙着盖头,默不作声,乖巧的跟在他身后,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十分的配合。被他领着往前走,没走进步,她就听到一群汉子们热闹打趣的起哄声一阵阵传来。

    “满树,牵着媳妇儿过来了!”

    “哎呦,我们的满树也终于娶媳妇了!弟妹快来快过来!”

    “嫂子好福气,我们满树大哥,是个能疼媳妇的!”

    “师娘,师娘……”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热情极了,把蒙着盖头南巧弄得都忍不住满脸通红,幸好还有盖头挡着,不然她真是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了。

    牵着她的男人温和的笑着,爽朗的与那些人说了几句话,带着她,有条不紊的登了记,拿了婚书。这个过程中,南巧的手,一直被男人牵着,又牢又稳,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

    男人拿了婚书后,跟那群起哄的汉子们道别,又牵着南巧回到了演武场中央。因为是军营举办的集体婚礼,新人们拜天地也是集体的。拿了婚书的新郎们,都带着自己选定的新娘子站在了演武场中央,等着上头发令。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周围一直嘈嘈杂杂,喧闹不已,南巧的心也越来越紧张,她生怕自己再次被那个坏男人发现,到时候万一这个男人不娶她了,让她嫁给那个坏男人,那她可就没地方逃了!

    南巧的担忧并没有成真,因为她很快就听见了盖头外面传来了擂鼓的声音,然后有人中气十足的大喊:“吉时到!”

    “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握着南巧手的大掌,微微一动,牵着南巧,朝着前方弯腰拜下。南巧十分配合,跟着他,一起弯腰。

    “二拜将军齐王!”

    男人又牵着她,换了个方向,朝着国都京城的方向,又弯腰拜了下去。这一次,南巧没等他提示,自己跟着拜了下去。

    “夫妻对拜!”

    男人牵着南巧转身,大掌缓缓的松开了她的手,蒙着盖头的南巧看不见对面的男人,但是能听见衣袍布料摩擦的声音。男人正在朝着她鞠躬行礼。

    南巧立即有样学样,弯腰,朝着对面的男人拜了下去。

    “礼成,送入洞房!”

    然后,军营之内,一阵欢闹。

    因为是集体婚礼,又是在军营之内,纪律严明,并不存在喝酒闹洞房的过程,由新郎带着新娘自行回房。南巧一路被男人牵着,回到了他的住处。

    南巧蒙着盖头,听见了男人雄厚润泽的声音道:“我们到了。”

    然后,他松开的南巧的手,很快,南巧就听到了他打开门栓的声音,“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男人又拉住南巧的手,低声提醒她:“脚下有门槛,注意。”

    南巧被他领进了屋子,他让她坐在了床上。隔着红盖头,南巧能看见,屋子内的昏黄灯光,忽闪不定,一晃一晃的。

    直到这时,南巧才意识到另一件事。

    她嫁人了,她嫁给了这个陌生的男人!

    之前为了从那个坏男人手里逃脱,南巧根本就没有多想,直接就抱住了这个救命稻草,如今真实的坐在这个男人的家里,坐在他的床上,南巧才突然意识到危机。

    她嫁给他了,还是名正言顺有婚书的,那么……他们岂不是要做真正的夫妻?

    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之后,南巧吓了一大跳,顿时就害怕了起来。她……她原本只是不想嫁给那个人,没想到,却怎么也逃脱不了……即将面对的夫妻之事。

    西北军营,将士常年在外,又无女眷,大龄光棍数不胜数。这才有了朝廷选买良家子,嫁与将士为妻一事。这种情况下,有哪个将士看着自己的媳妇,还能不下手的?

    虽然南巧心里知道,这件事是肯定逃不掉的,但是却不由的害怕,恐惧,心有不甘……她越是这么想,身子就越是控不住的颤抖,手指不自觉的纠缠在一起。

    男人整理好屋子后,一回头,就看见了她白皙修长的手指,揪在一起,指甲毫不留情抠在她自己的手指上。

    男人叹了一口气,朝着她走了过去。

    南巧一直警惕着屋子里的动静,觉察到男人朝她靠了过来,她浑身一僵,一动也不敢动了。有那么一瞬间,她闭了闭眼睛,认命了。现在情况并不是最糟的,不是吗?至少,娶了她的这个男人,要比之前调戏她的那个男人,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就在南巧心中认命之时,她的盖头,被男人掀开了。

    借着屋内昏黄的油灯,男人看见了她的脸,一眼就认出她来:“原来是你啊!”

    南巧浑身僵硬,努力的扯出了一个笑,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苏满树单手拎着她的红盖头,微微侧头,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林挽……”南巧下意识的回答后,突然顿住,急忙改口:“南巧,*巧。”

    “我叫苏满树。”他说完,看了一眼南巧,回手把红盖头放在屋子内的方桌上,打开门,出去了。

    看见男人离开之后,南巧才似乎恢复了些知觉,眼神不自觉的在屋子内乱瞄,打量着他的住处。

    屋子很小,也十分简陋,只有她坐着的这床和一张方桌,还有一个木头板钉成的柜子,没有漆皮。床上放了两只红布面枕头,大红被面看起来也是新的。

    这些东西,应该是这个叫做苏满树的男人为了新婚之夜准备的。

    莫名的,南巧有些心酸,原来他的生活,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很快,苏满树就回来了,他带了一盆热水回来,对坐在床上的南巧说:“过来洗漱吧,解解乏。”

    说完,他放下水盆,又从柜子里翻出了干净的帛布,放在了水盆旁边,抬头又说了句:“洗完就睡吧。”

    然后,也不等南巧反应,他又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屋子。

    屋子内的南巧,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脑子里不停的在转。

    他说“睡吧”,可是怎么睡?她难道就要这样……跟他做夫妻?

    经过了激烈的心里斗争,南巧虽然有些害怕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是能认命。

    长长的叹了一口后,南迁缓缓的睁开眼睛,她下了床,走到了放置水盆的木凳前,开始拆簪卸环,就着温热的水,仔细的洗漱了一番。

    她洗完之后,正用帛布擦脸时,男人又从外面走了回来。这次,他带回来一个木板,和几块大石头。

    南巧安静的站在水盆旁边,看着男人撸着袖子弯着腰忙活。很快,一张简易的木床,就在角落里被搭了起来。

    男人搭好木床之后,又开了柜子,抱了一床被褥出来,动作熟稔的铺好了床。

    忙完这些,他转身回头,借着方桌上幽暗的灯光,与一直盯着他的南巧视线相撞。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轻声道:“怎么还没睡呢?”

    看了一眼她身上穿的整整齐齐的衣裳,苏满树恍然大悟:“是要换衣服吗?那我先出去,你放心换吧,我不会进来的,别害怕。”

    南巧看了他许久,才小声问:“你要……睡那里?”她用下巴,指了指苏满树搭在角落里的木板床。

    “没事,我习惯了,你放心睡吧。”

    他竟然不跟她同床?蓦然的,南巧整个人都开始放松,心中升起了一股庆幸。

    苏满树看见她放下戒备的眼神后,语气温和的又一次开口:“你先在我这里对付几天,等过几日,我找机会让人送你离开。”

    苏满树说完,看见南巧还在发愣,他忍不住,抿唇笑了一下。室内昏暗的油灯光,打在他的棱角分明的脸上,竟然显得格外的温和。

    南巧听到他的话,顿时心生感激,她就知道,他是好人,他也确实是个好人,比她想的还要好。

    南巧手里攥着擦脸的帛布,垂着头,小声说:“我没有地方可去。”

    苏满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没事,你先留在我这里。等你想要离开时,就告诉我一声,我想办法送你走。”他顿了顿,露出了个笑脸,半真半假的开玩笑道:“当然,你要是想给我当媳妇儿,也告诉我一声。”

    南巧抬起头,望向他,眼神里全是感激。

    “行了,天色不早,你睡吧,早点休息。床边有帘子,你可以拉上。”

    他说完,走到了方桌前,想要吹灭油灯。忽然,他又转头看了一眼南巧,停了脚步,没有吹灭油灯,转身回来木板床旁,爬上床,倒头就睡。

    南巧脱了鞋,爬上了床,拉上帘子,合衣躺在床上,盯着帘子外透过的忽明忽暗的灯光,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