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2016章 /10/30
    宴席上摆了果酒,姚锦慧提议大家喝一杯。姚锦绣端起酒杯的时候,随身安装的医疗系统又“叮”地一声响起来。

    【提示:杯上有迷药!】

    你妹的,这到底还能不能让人好了?吃个寿宴喝个寿酒也不能消停!这大太太谢氏到底要干嘛?

    今日的宴席是大太太谢氏一手操办的,姚锦绣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她身上。借着喝酒的当口,姚锦绣把酒杯一斜,就把掺了药的酒水倒在了宽大的袖子上。顺便抬眼偷偷打量了一下大太太谢氏的那一桌,就见黄妈妈正立在大太太谢氏的身边,低着头嘀嘀咕咕在跟她说着什么。大太太谢氏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神都不在宴席上。

    姚锦绣便提高了警惕。

    旁边的姚锦慧热情地给姚锦绣的杯中倒满了果酒,招呼着桌上的众人又连着喝了几杯。姚锦绣每次都把酒倒在了宽大的袖袍上。

    席间,姚锦绣只吃了几口小菜,酒水是一点儿都没喝,她察觉到姚锦慧拿眼瞟了她好几次,越发肯定她是有鬼,今天肯定会有事发生。

    一盏茶之后,姚锦绣假装出头晕的样子,手支在桌上撑着额头,勉强睁开迷离的双眼,笑容恍惚地看着身侧的姚锦慧,伸出另一只手去拉她,“四妹妹,四妹妹,你快别晃了,晃得我头晕。”

    姚锦慧一脸诧异地看着姚锦绣,好心地伸出手来摸一摸姚锦绣的额头,笑着道:“三姐姐,你这是喝醉了吧。”

    “我没醉,我还能喝。”姚锦绣挥开她的手,摇摇晃晃要站起身来,无奈脚下一软,又跌坐回椅子上,头也跟着耷拉下来。

    姚锦慧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已经中招了,时间差不多了,姚锦慧道:“三姐姐还说没醉,你看站都站不稳了。我叫丫鬟送你回去吧。”

    “我不回去,今天我高兴,我还要喝酒。”姚锦绣说着胡话。

    “要不我叫桃红送你回去吧。”姚锦慧面露关切之色,但眼中的情绪却暴露了她的心思,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姚锦绣的眼睛。

    姚锦绣伸手一把拉住姚锦慧,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撅着嘴巴撒娇,“四妹妹,好妹妹,我头晕,走不动,你送我回去吧。”

    姚锦慧闻言面露为难之色,慌忙地抬眼看一下大太太谢氏的方向,大太太谢氏正在跟谢家的大舅母说话,并没有接收到姚锦慧这边投递的求救信号。

    没法子,姚锦慧只能自救,脸上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来,看向桌上坐着的陈家姐妹及其他小姐,“三姐姐,我这儿还要招呼其他的客人呢,一时半会儿还走不开,就让我的贴身大丫鬟桃红送你回去吧,她一向办事妥帖周到,人也细心,一定会平安把你送回锦绣小筑,你就放心吧。”

    这话说得也太直白了,也引起了桌上其他人的注意,姚锦绣本还想再戏耍一下姚锦慧,无奈这么多人看着,她也没兴趣继续表演给其他人看。

    她们想把她弄住,她就看看她们到底想要干什么,遂抬起头来,对姚锦慧客气地道:“那就多谢四妹妹了,还是四妹妹想得周到。”

    姚锦慧抿了一下嘴角,抬手招丫鬟桃红过来,吩咐桃红道:“三姐姐喝了一些酒,头有些晕,你好生把三姐姐送回去,不可有半疏忽。”

    “奴婢知道了。”桃红说着上前来扶姚锦绣。姚锦绣也没有拒绝,顺势就靠在了桃红的身上。

    一直在旁边候着的珍珠看到此情形,忙跑了过来,伸手要来扶姚锦绣,“让我来扶三小姐吧。”

    话音刚落地,珍珠的手还没有碰到姚锦绣的胳膊,就被姚锦绣伸手啪地一声拍开了,只见姚锦绣一双大眼睛圆睁,一副有些恼怒的样子,指着珍珠骂道:“你这个坏心眼的奴婢,刚才我不舒服的时候你不过来伺候,现在见桃红来伺候了,你又巴巴地上赶着跑过来扶我,我才不要你,我就要桃红,你好好儿留在这儿照顾四小姐。”

    听到姚锦绣这么说话,珍珠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眼睛里蓄起了泪水,忙不迭地解释道:“奴婢没有……”

    “你这没用的东西,叫你留下你就留下。”姚锦绣说着还朝珍珠眨了一下眼睛。

    珍珠当然知道姚锦绣是故意这样安排的,特别是看到姚锦绣对她眨了一下眼睛,就更能肯定这是姚锦绣故意安排她留下来,她随即嘴巴一撇就滚下一滴泪来,不甘不愿地道:“奴婢听三小姐的就是了。”

    原本姚锦慧还想要怎么把珍珠支开才好,都已经预备好了人手把珍珠拦住,没想到姚锦绣自己把珍珠留下了,纯粹就是自己找死别人拦不住,回去的路上有好事等着姚锦绣,她就坐等看好戏了。

    “三姐姐都叫你留下来伺候我了,你还不快过来。”姚锦慧朝珍珠不满地瞪了一眼,珍珠悻悻地看了姚锦绣一眼,慢吞吞地走到姚锦慧那边去了。

    姚锦绣半靠在桃红的身上,嘴角微微带笑,心道姚锦慧那么拙劣的演技,大太太谢氏怎么会安排姚锦慧来做这些事情。是觉得姚锦慧很聪明,她比较蠢么?这么容易就上她的当?

    姚锦绣几乎整个身子都靠在了丫鬟桃红的身上,任桃红吃力地把她扶出去,大太太谢氏抬眼看到这一幕,眼睛都亮了起来,嘴角的笑容越发深刻。

    谢家大舅母凑过头来,靠近大太太谢氏的耳边压低声音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她就算是孙猴子,也跑不出你的手掌心。”

    “我只怕到时候大老爷要生气……”大太太谢氏假意担忧地道。

    “你怕什么,是她自己不检点,关你什么事儿?你只管等着听消息就好。”谢家大舅母得意得很,“事成之后,你就安安心心享你的清福吧,她就再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

    ……

    出了宴席的院子,姚锦绣假装头晕的模样靠在桃红的身上,任桃红扶着她往前走,姚锦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诧异地看了看四周,声音虚弱地道:“我怎么觉得着不是回去锦绣小筑的路?回锦绣小筑的路上好像没有这棵梧桐树啊。”

    “三小姐,你喝醉了,记错了,这就是回去锦绣小筑的路。”桃红陪着笑脸安抚道。

    姚锦绣摇摇头,手指向前边,“不对,不对,这根本就不是回去锦绣小筑的路,说,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来?”

    “奴婢没有,奴婢就是要带你回去。”桃红神色慌张,抓住姚锦绣的手不放。

    “是吗?”

    “是的,是的……”

    这话还没说完,桃红就身子一软,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等桃红晕了过去,姚锦绣立刻就恢复了精神,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丝毫不见刚才软绵无力迷糊不清的模样,一双黑色的大眼睛里透出凛然之色,她走上前去,在桃红的身上踢了两脚。

    “狗奴才!”姚锦绣狠狠地骂了一句,“刚才问你是不是走错了路,就是给你一个改过自救的机会,原来你根本就是个黑了心肝的东西。”

    早在宴会开始的时候,姚锦绣就发现了不对劲儿,于是将计就计,装作喝了酒头发晕,后来姚锦慧果然上钩,安排桃红送她回锦绣小筑。在路上,姚锦绣好心的打算给桃红一个机会,只要桃红真的把她平安无事的送回去,她也就不跟她计较了。没想到这桃红也是个黑心肠污心肝的东西,铁了心要害她,她也就不准备让她好过了。

    姚锦绣趁桃红不注意,从随身安装的医疗系统里,拿了一支麻醉针出来,在跟桃红说话的时候分散她的注意力,一针扎下去,桃红自然就晕过去了。

    趁桃红晕了,姚锦绣把她拖到路边,脱了她的外裳,只留内杉,然后就飞快地跑到旁边去躲起来。

    姚锦绣躲在一颗一人粗的梧桐树后面,静静地等待着其他人上场。

    事实果然不出姚锦绣所料,刚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就见一个穿着赭红色绣暗纹直缀打扮很是骚包的男子走了过来,那男子走路摇摇晃晃,偏偏倒倒,脸上还带着不正常的潮红色,显然是早就中了招。

    张二郎迷迷瞪瞪地走过来,见到路边倒着的桃红,就自动自发地凑了上去,迷离的眼神中露出色狼一样的猥亵光芒,伸出手去摸桃红luo露在外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姚锦绣扯开嗓子尖声叫了起来,“救命啊就命啊!”

    叫声响彻整个花园,传出去很远,那些大太太谢氏一早安排好的人手立刻就冲了出来,把见势不对,寻机逃跑的张二郎给堵了个正着。

    “别抓我,别抓我……”张二郎酒已经醒了大半,面对凶神恶煞的众人,只敢抱着头缩在角落里求饶。

    姚锦绣正在旁边看戏看得欢乐,捂住嘴巴偷笑,就听到一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婆子扯开喉咙大声喊叫起来,“哎呀,我的小姐啊,我的小姐,我的三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那婆子喊得大声,哭得凄厉,一副肝肠寸断的心疼模样,好似已经认定了那倒在花丛间衣不蔽体的女子就是姚锦绣。

    姚锦绣眼皮子陡然一跳,这杀千刀的婆子,是要把这被玷、污的罪名硬栽在她的头上。她再也不能等下去了。

    “你叫我做什么!”姚锦绣从梧桐树后站了出来,凌厉的眼神射向那哭叫不休的婆子,如一把锋利的剑一般,似要斩星劈月,清除所有妖魔。

    那婆子被吓得愣住,瞪大双眼看向平安无事从梧桐树后面大步走出来的姚锦绣,惊慌失措地看一看四周,颤抖着手指向花丛里衣不蔽体的女子,“那,那……是谁?”

    姚锦绣已经飞快地走上前去,对着那婆子冷冷一笑,浑身上下透出骇人的气势,“你莫不是以为看到我当是看到了鬼?”

    那婆子连忙摆手否认道:“没有,没有,没有,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是刚才没看清楚。”

    “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姚锦绣陡然向前逼近一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