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2016章 /10/28
    还能记得要梳洗吃饭就是好事,珍珠和翡翠都齐齐松了一口气,动作迅速地忙活起来,一扫先前死气沉沉的气息。

    只是珍珠和翡翠还是高兴得太早了,姚锦绣表面上好似恢复成跟往日一样,每天吃饭睡觉看书,按时在院子里活动锻炼,但是她脸上的笑容明显少了,话也少了许多,整个人的性子比以前还要沉静得多,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珍珠和翡翠关心她,姚锦绣都说没事儿,好对着她们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笑,可是转个背又会沉默着愣愣地坐在那里,要么就对着窗外发呆,珍珠和翡翠上去叫她,总要连着叫好几声,姚锦绣才会有反应,而每次脸上的表情都带着一丝茫然。这让两个人无计可施又心疼得紧。

    直到那一天,惠安长公主府的屈管事奉惠安长公主的命令来看望姚锦绣,并且给姚锦绣送来了一套金镶玉的头面和几盒食味斋的吃食。这样的情况才有所改变。

    屈管事是这样给大太太谢氏说的,“惠安长公主很喜欢姚三小姐,特命小的要把这些礼物亲手送到姚三小姐手上。”这话说得好像担心大太太谢氏会昧了这些东西似的,可见惠安长公主对大太太谢氏是多么看不上。

    大太太谢氏心里那个气,可是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如上一次一样,让婆子去锦绣小筑请姚锦绣。当时姚锦绣正在看医书,听了婆子的话,才想起来答应惠安长公主帮她调理身体的事情来。这些天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让她整个人整颗心都很乱,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现在姚锦绣想了起来,屈管事也上门来了,她就不能让屈管事空手而回,便对婆子道:“你先出去等一会儿,我收拾一下就跟你过去。”

    姚锦绣让珍珠把婆子领了出去,她转身进了内室。有了想要做的事情,姚锦绣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她打开随身医疗系统,飞快地调出系统里存放的有关惠安长公主的病例资料,按下系统上自动配药的按钮,让系统根据惠安长公主的身体情况配出调理身体的药来。

    前后只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随身医疗系统就完成了一系列的工作,自动调配出合适的药来。姚锦绣把配好的药取出来,用笔在纸条上写上每次的用量用法,再把药和纸条一起放进一个一寸见方的盒子里,捧着盒子转身走了出去。

    姚锦绣戴上珍珠跟着婆子一起去了前厅,见到屈管事,收下了惠安长公主命屈管事带来的礼物,并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作为回礼,姚锦绣就把装有药物的盒子交于屈管事,“这是我给惠安长公主的小小礼物,还请屈管事带回去交于长公主,希望惠安长公主会喜欢。”

    屈管事恭敬地道:“小的一定会把姚三小姐的礼物亲手交给长公主。”

    坐在一旁的大太太谢氏看着这一切,她很想知道姚锦绣到底交给屈管事的是什么东西,也好寻着法子能够讨好惠安长公主,让惠安长公主能改变对她的看法。无奈当着屈管事的面大太太谢氏也不好问,只好等屈管事告辞走了厚,才厚着脸皮问姚锦绣,“阿绣,你送给惠安长公主的是什么东西?”

    姚锦绣对大太太谢氏高深莫测地一笑,丢下一句,“你猜?”便在大太太谢氏震惊又疑惑的眼神中施施然走了。

    “我猜?我要能猜得到还用我问你?我猜你个大头鬼哦!”大太太谢氏气得猛地一拍桌子,手上顿时一疼,只听得“嗷~”的一痛呼,大太太谢氏忍不住捧着折断了指甲的手指哭叫起来。

    ……

    第二日,姚锦绣刚起床用完早膳,又去老太太谢氏哪儿请了安,回到锦绣小筑就收到了王润珠的来信。

    王润珠在信上说,这几日王夫人的身体好一些了,她才有空给她写这封信,感谢她那日及时出手相助救了她母亲一命。王大人现在依旧下落不明,好在皇上已经派出两百禁卫军前去两淮寻找父亲的下落,想必不日就能有关于王大人的消息传回来。原本她的哥哥王润昭也是要带着家仆前去两淮寻找王大人的,但是被家中的隔房叔叔拦了下来,劝说他留在家中等消息,叔叔就另外安排了可靠之人去两淮寻找王大人的下落。信到最后,王润珠还关心地询问了姚锦绣这几日的情况,并且说了一些叮嘱她照顾好自己的话。

    姚锦绣看了信很感动,就给王润珠写了回信,告诉她好好照顾王夫人,并替她向王夫人问好。她若有空,再到王家去看望她和王夫人。想到王润昭,姚锦绣本想写几句询问一下王润昭的情况,无奈几次提起笔又放下,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写。只因她自己心里清楚,王润昭只是长得像李明昭而已,但他的的确确不是李明昭。那个人是真的已经不在了。姚锦绣最后写了几句有关自己的近况,报了句平安就让下人把信送了出去。

    ……

    两日后便是老太太谢氏的寿辰,虽然不是大寿,但一家人也要聚在一起给老太太谢氏贺寿,一些相熟和有来往的人家也会过来参加寿宴,是以在青松书院读书的姚锦睿和姚锦鸿提前回来了。

    姚锦睿回到姚家去给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请安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带上礼物到锦绣小筑来看姚锦绣。

    这一次,姚锦睿又专门给姚锦绣带了食味斋的吃食,选的都是姚锦绣喜欢吃的小吃,他以为姚锦绣会像往常一样高兴,谁知当姚锦绣看到他带回来的翡翠凉果、千层酥和玫瑰糕之时,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丝毫不见欢喜之色。

    姚锦睿看她兴趣缺缺地样子,关心地问:“阿绣,你这是怎么了?以前不是很喜欢吃食味斋的东西吗?今日怎么这样一副表情?”

    姚锦绣用手拨弄了一下碟子里放着的玫瑰糕,始终没有食欲,心下想到陆瑾明接近姚锦睿的目的,以及她所猜测的那些事情,便放下手中的玫瑰糕,抬起头看姚锦睿,“你这几日有没有见到五皇子?你现在和他还有来往吗?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姚锦睿皱了一下眉头道:“没有,我这都快有半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不过他身为皇子,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做,想来一定是很忙吧。倒是我去食味斋给你买吃食的时候,碰到掌柜的说,他每日都会专门给我留一些最好的放着,就怕我哪日过去买会买不到。而且他都不收我的钱,你说这是五皇子吩咐的吗?”

    姚锦绣的脑海里便回响起那一日陆瑾明说过的话,“姚三小姐,我知道你喜欢吃食味斋的东西,以后你去食味斋不用排队,掌柜会专门免费为你预留一份,希望你能喜欢。”

    “他这是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每日里专门给她预留一份。

    “你说什么?”姚锦睿没听清楚姚锦绣在嘀咕什么,就问了一句。

    姚锦绣回过神来,没想到她刚才不知不觉地就把心中所想的话说出来了,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一些事情来。”

    姚锦睿见她不肯说,也没有追问她,明白这是小姑娘长大了,总会有一些自己的小秘密,不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了。何况他也不是什么都要管的哥哥,女孩子大了不由哥,总要留一些私密空间给她。他倒是想得很透彻。

    想起过两日便是老太太谢氏的生辰,虽然不是整十大寿,但在平均年龄都不高的古代,像老太太谢氏这样活到五十七八快六十岁的年纪,也算是长寿之人了。何况老太太谢氏的两个儿子还这么出色,皆在朝中当着官,看在这面子上,一些亲戚和一些相熟有来往的人家都会来祝寿。其中老太太谢氏的娘家人肯定是没跑的。

    姚锦睿问:“阿绣,你给老太太准备了什么生辰礼物。”

    这几日姚锦绣的心里有事,许多事都被她抛在了脑后,此刻被姚锦睿问起,姚锦绣这才想起来,低呼一声,“二哥,你今日要是不问我,我都把这件事忘记了,我到现在都还没有给老太太准备寿礼,现做是已经来不及了,出去买礼物,也不知道到底该买什么礼物好?”

    “你啊!”姚锦睿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姚锦绣的额头,看到她脸上故作吃惊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是出自真心的。他第一个感觉是觉得姚锦绣可能是真的把老太太谢氏的寿辰给忘记了,但是现在想起来准备一份礼物也是来得及的,实在来不及还可以出去买一份礼物,可是姚锦绣却说不知道买什么好,显然是真没把老太太谢氏的寿辰放在心上,第二个感觉就是她脸上的表情显得太刻意了,他甚至还从她的眼神从看到了一丝狡黠。

    “你再不喜欢她,她也始终是我们的祖母。”姚锦睿道。

    “你都不知道她又多可恶,我可没这么圣母!”姚锦绣反驳一句,撅起嘴表达自己的不满。

    姚锦睿伸手柔柔姚锦绣的头,怜爱的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她的脾性,只是她始终是长辈,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孝顺她。”

    “这叫愚孝了。”姚锦绣嘀咕一句。

    “阿绣!”姚锦睿沉着脸叫了一声姚锦绣的名字。

    “知道了知道了。”姚锦绣不耐地道:“那你说送什么,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准备。”

    姚锦睿道:“我前几日画了一副《寿比南山图》,你在图的旁边写几个字,配上一首诗,我们一起送给老太太。”

    姚锦绣想了一下,“好吧,就按你说的办。”说完又补了一句,“但是我跟你说,她肯定会不喜欢这个礼物,到时候你可别难过。”

    姚锦睿苦笑一下,“这有什么好难过的,又不是第一回了。以前花了那么多的心思给她准备礼物,也没见她多喜欢,总是比不了其他人,现在想想也就想通了,我们这次就随便送送,也不用太为难自己不是。”

    姚锦绣笑了起来,“二哥,你能说这样的话可真难得。”

    姚锦睿坦然道:“是见多了而已。”

    这是姚锦睿也对老太太谢氏不抱什么希望了,以前小时候还期望着她能改变对他的看法,时日越长,老太太谢氏越发的变本加厉,他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尊重还是会尊重了,毕竟她是长辈,但却不会像曾经那样花费心思去讨她喜欢了。

    两兄妹又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姚锦睿就离开了锦绣小筑。后来过了小半个时辰,小厮柳二过来把姚锦睿画好的《寿比南山图》拿过来交给姚锦绣题字作诗。

    姚锦绣收了画,对小厮柳二道:“你先回去吧,等我明天把字写好了,再亲自给二哥送过去。”

    “那小的告退。”柳二给姚锦绣行了礼告退出来,离开锦绣小筑后直接回去姚锦睿那里复命。

    这里柳二刚走,锦绣小筑里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