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10章 月25日
    且说姚锦慧去大太太谢氏房里拜见谢家大舅母和二舅母,姚锦慧对这两个舅母是真真喜欢得紧,讨好起两个人来嘴巴甜得像抹了蜜一样,一连串一连串的好话跟不要钱一样直往外蹦,哄得两个人是喜笑颜开心情舒畅。

    谢家大舅母送给姚锦慧一对镂空莲纹羊脂白玉镯,并五匹花色各异的上好锦缎。谢家二舅母送给姚锦慧一匣子拇指大的珍珠,总共十二颗,个个饱满莹润、晶莹剔透,整整齐齐摆放在衬有红色珊瑚绒的紫檀木匣子里,闪得人眼花。

    姚锦慧得了好东西,心满意足地陪着谢家大舅母和二舅母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后来还是大太太谢氏叫姚锦慧自个儿出去玩儿,她还有话跟谢家大舅母和二舅母的说,姚锦慧才告退出去。

    屋里只剩下大太太谢氏、谢家大舅母和二舅母。大太太谢氏先低叹了一声,摆出一副自己很是委屈难过的样子。谢家大舅母见了,忙劝慰道:“府中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知晓了,你受委屈了。”

    这不说还好,这一说让大太太谢氏别难过了,大太太谢氏还真就难过上了,眼泪一下就滚出来,抽出帕子擦了一下眼角,故意歪曲事实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她才好,她吃的喝的用的,我都是比照慧儿的东西给她置办,她还有什么不满意?可她偏偏就不知道知足,总能给我找些麻烦出来。前两天还从我这儿讹了不少好东西去!”

    谢家二舅母冷笑一声,“我说你就是太心善,才让那么个小贱人欺负,换了是我,一顿好收拾,保管她以后服服帖帖的听话。”

    大太太谢氏却装出一副慈悲心肠的样子,“她好歹是从小没了娘教,我总算是她的母亲,不忍看她可怜罢了。”叹口气接着道:“总归她现在也已经大了,再过两年等她嫁出去就好了。”

    谢家大舅母眼前一亮,问:“她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人家吧?给她找一个能治得了她的人家,不怕她不乖乖听话!”

    大太太谢氏摇头叹息道:“没有,她高不成低不就的,也不知道要选个什么样的人家?”大太太谢氏在给姚锦绣相看人家的事情上就没有认真用心过,说什么高不成低不就,分明是把姚锦慧的“高不成低不就”安到了姚锦绣的头上,她说这话还能说得这么顺溜,也不见脸红,真是脸皮厚。

    谢家大舅母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那有什么难的,我这儿就有个合适的人。我娘家侄儿张二郎,家里富足,爹也在朝中任五品官,本人又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很招人喜欢。多少人家的姑娘想要嫁给他他都没看上,说给你那个继女好得很。”

    其实别看谢家大舅母说得那么好听,大太太谢氏却是知道那张二郎是个浪荡子,眠花宿柳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也是他张家有些钱财,还有个当官的爹,人长得也还好看,才经得起他这么折腾。

    大太太谢氏假惺惺地皱眉道:“这……不太好吧。”

    “你担心什么?你听我的,像这么办……”大舅母完全不以为然,凑上前去在大太太谢氏耳边压低声音道嘀嘀咕咕起来。

    ……

    夜色已深,幔帐低垂,躺在床上的姚锦莲身体蜷缩成一种诡异的姿势,双眼紧闭,口中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声。

    “唔……嗯……”

    睡梦里的姚锦莲梦到有一条滑腻又难缠的黑色大蟒蛇爬上了她的床,黑色大蟒蛇吐出红色的蛇信子,沿着她的脸一路舔过去,最后来到她的口中,舔吻她的唇舌,与她纠缠在一起,身躯紧紧缠着她的身体……

    最后在朦胧中,她仿佛看到,那条黑色大蟒蛇朝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她惊恐地看着它,以为它要把她吃掉,谁知道最后关头,那条黑色大蟒蛇竟然变成了恶魔般的六皇子陆瑾平,他向她扑了过来,是他要吃掉她……

    “啊……”姚锦莲尖叫一声醒过来,额头上爬满了汗水,脸上是异样的潮红,身体禁不住地颤抖着,还沉浸在梦里面被黑色大蟒蛇撩拨到极致的余韵当中。

    身下一片黏湿,她竟然情动了,身体里还残余着那种从未体验过的舒爽和畅快,甚至还有点儿贪恋梦里面的那种快感,想到这里,她羞涩地用手捂住了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的脸颊。

    ……

    两日后,姚锦绣收到王家小姐王润珠的来信和一张请帖,王润珠在信中写了一些对她的好感和喜欢,并邀请她去王家作客。

    这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姚锦绣正愁找不到机会了解一下王大人的背景以及打听一下他在两淮那边查盐运的情况,这王润珠就送来了邀请她去王家作客的信,她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去王家看看,或许能有所收获也不一定。

    于是姚锦绣就把信和请帖拿着去找大太太谢氏,跟大太太谢氏禀告一声她想去王家作客的事情。

    大太太谢氏倒是没看她的信,听到她说想去王家作客的话,大太太谢氏也没有阻拦,反倒很开明地道:“好姐妹之间多来往一下也是好的,以后嫁了人要想出门就没那么容易了,你想去就给王家小姐回个信,到时候备了礼物去,不要显得太失礼。”

    对于大太太谢氏这么开明大方的态度姚锦绣倒是有些吃惊,更奇怪的是大太太谢氏居然没有说让姚锦慧也跟着一起去,这真是让姚锦绣没有想到。

    事实上不是大太太谢氏开通,而是她没看上王家,就像姚锦绣打听到的消息一样,大太太谢氏也稍微听说过有关王家的消息。比如说王大人是一个普通小族出身,家族完全不得靠。比如说王夫人也是一个普通的小门小户千金,要不是王夫人从小就跟王大人有婚约,她哪里会有做官太太的命?这种小户千金出身的人,一般都上不得大台面!比如说王家门庭太小,王大人就一个中规中矩毫不显眼的五品官,在京城这种随便一块招牌落下来,砸中的十个人里面有九个人都是王公贵族另一个还跟王公贵族沾边的地方,一个芝麻大的五品官,实在让大太太谢氏看不上眼。她也就没必要让姚锦慧也跟着去凑这个热闹的必要了。

    另外大太太谢氏同意让姚锦绣去王家作客,还因为她已经给姚锦绣安排了一个“好姻缘”。在她看来,这也就是姚锦绣“临死”之前最后的蹦哒了,料想她也蹦哒不出个花样儿来,放她出去一趟也没什么关系。

    跟大太太谢氏报备完毕,大太太谢氏也没有找麻烦,姚锦绣轻轻松松地回了锦绣小筑,让珍珠备了笔墨纸砚,给王家小姐王润珠回了一封信,信上也说了一下她对王润珠的喜欢,很愿意跟王润珠做这个朋友,又对王润珠邀请她去王家作客的事情作了回应,表示她明日一定会准时去王家作客。然后就让婆子把信送了出去。

    第二日,姚锦绣带上珍珠一起去王家作客。

    京城这个地方,达官显贵众多,府宅紧缺得很。特别是在内城,要想找个宅子,那是相当不容易,简直比登天还难,不光是要钱,还要有脸面和地位。王家自然没有那些钱财和地位。王大人是五年前才升入京中为官,自然不可能在内城里买到宅子。

    王家的府邸位于外城的东大街,东大街也是聚集了不少的富户和官员的宅邸,王家的宅子也不在最好的位置上,所处的位置有些偏,宅子也不大,就只有前后两进。好在王家人不多,就只有王大人、王夫人、儿子王润昭、女儿王润珠四个主子并一些奴仆下人,将就能够住得下。

    马车行驶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到王家府宅外面,王润珠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姚锦绣的马车就欢喜地快步走上来迎接,等姚锦绣下了马车,高兴地牵起她的手,“我天一亮就盼着你赶紧来,就怕你不来了。”

    姚锦绣笑着道:“我都答应你了自然要来,我可不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

    王润珠连忙赔不是,“哎,看我这张嘴,高兴得连话都不会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

    姚锦绣瞪她一眼,伸手捏捏她圆润的脸蛋儿,打趣她道:“你请我来作客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的吗?”

    “当然不是。”王润珠急忙道。

    “那你还不请我进去?”姚锦绣笑看着王润珠,“难道你想让我和你一直站在门口当门神?”

    “对对对,快请进快请进。”王润珠欢喜地迎了姚锦绣进府。

    王家府宅不大,统共也就前院后院两个院子。占地面积只有姚府的三分之一。

    到了王家府上,自然要去拜见王夫人。王润珠就领着姚锦绣去了王夫人住的院子。

    院子不大,跟姚锦绣住的锦绣小筑差不多,一进院门就瞧见墙角种着几株月季,已经有些粉色的花骨朵儿挂在了枝头上,想来等到真正开放的时候,墙角里一片热闹景象,到时候红的像火、粉的像霞,花朵儿在绿叶的衬托下,一个个像婀娜多姿的美人一样,美不胜收。

    姚锦绣跟着王润珠进了明堂去拜见王夫人。王夫人身穿湖蓝色暗藤纹的襦裙,头发简单的挽了个髻插着两支金簪,身上便没有了多余的饰物,看起来简洁大方。

    “真是个可人的姑娘。”王夫人笑着招呼姚锦绣坐下,她脸上的笑容十分温和亲切,让姚锦绣心中生出好感。

    姚锦绣觉得王夫人就跟梦里面的母亲一样,她的眼角已经能见到细小的纹路,这是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她的年纪比大太太谢氏也大不了几岁,但是保养得却没有大太太谢那么精细。面上虽然带着笑容,可也隐隐透着一丝忧愁的情绪,想来是在为外出办差的王大人担心。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王夫人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来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