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10章 月23日
    陆瑾平是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身份,他就那么施施然地站在姚锦莲的身前,一双魅惑的眸子深深凝视着她,只是那双眼中透出来的目光却不是情人看情人的温暖和爱恋,而是猎人看猎物的那种chong动和兴奋。

    姚锦莲只觉得有一道如毒蛇一样滑腻难忍的目光紧紧缠绕在她的身体上,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气一直从脚底升上背脊,她只觉得额头上连冷汗都要冒出来了,却不得不依照陆瑾平吩咐的那样,半蹲xia身去向他行礼问安,“拜见六皇子。”

    陆瑾平没有叫姚锦莲起身,而是绕着姚锦莲的身子缓缓踱步而行,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她的身上,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打量着她,扫视了一遍又一遍,像是在审视评估她的价值。

    没有陆瑾平的吩咐,姚锦莲一直半蹲着身子不敢起身,全身的重量就压在半蹲的腿上,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更长的时间,姚锦莲全部的精神都聚集在那一点上,高度集中的精力,差一点儿就快要崩溃了。

    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陆瑾平突然伸出脚来蹭了她的腿一下,她一下子没站稳,身子顿时往旁边一晃,整个人就要朝着地上倒去……

    姚锦莲心道这一次肯定要摔个狗啃泥了,还真是倒霉得紧。不就是出来跟过来向陈昱霖表白吗?居然会遇上陆瑾平,会遇上这么倒霉的事儿,如此被他欺负。

    她紧闭了双眼,认命地朝旁边倒去……

    谁知道下一秒钟,她忽觉得天旋地转一般,身子蓦然就落入了一个透着丝丝暧昧气息的怀抱里。原来是她在倒下去的时候,陆瑾平以更快的速度出手,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再用力一带,她就被拉起来撞入了陆瑾平的怀抱里。

    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而是有一股陌生的男子清冷气息传入口鼻中,姚锦绣幽幽睁开眼,正好对上陆瑾平那双带着恶趣味的俊颜。只见他对她露出一抹暧昧且不怀好意的笑容,低下头来对着她的脖颈嗅了嗅,砸吧了一下嘴巴道:“味道不错!”

    耳畔都是陆瑾平喷出来的热气,感觉就像是被最可怕的毒蛇缠上了一样,姚锦莲伸手用力推陆瑾平,可惜她的手劲儿太小,根本不是陆瑾平的对手。

    只见他的大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用力往身后一扭,姚锦莲就吃痛地皱紧了眉头,张开嘴低低地痛呼出声,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痛得蓄满了委屈的泪水,乞求一般地道:“求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好像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似的,陆瑾平低低地笑出声来,伸出手指细细抚摸姚锦莲的粉嫩白皙的脸蛋儿,“你难道没听说过吗?但凡是我看上的漂亮女人,就没有放过的道理。你自己不小心跑进我的领地,触犯了我的规则,就要接受我的惩罚,乖乖听我的安排,不要违背的我意愿,否则……”

    尽管陆瑾平没有把话说完,一股寒意还是从姚锦莲的脚底直升上头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有听说过有关那些个被陆瑾平看上又不肯听陆瑾平安排的姑娘最后的下场,轻的最多不过是嫁不了人去尼姑庵出家当了姑子,惨的有被逼得家破人亡被卖到ji院里去也是有的,总之下场都不太好。

    从小自诩美貌非凡的姚锦莲自然是不愿意去出家当姑子的,她自小就知道自己生来就跟别人不一样,从小就长得好看,是姚家长得最漂亮的姑娘,在京城里也是数得上名的美女,她要过的是最好的日子,要比其他人都强。

    可是现在她落到了陆瑾平的手里,除了听命于他,她真的想不到其他脱身的法子。

    姚锦莲软了下来,可怜巴巴地望着陆瑾平,泪水顺着眼眶滚落下来,她知道她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最叫人心软心疼,这也是她最拿手的技能之一。

    “六皇子,这件事都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贸贸然闯进来冒犯了你,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你就处罚我吧,我不会有任何怨言。”

    也许是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让陆瑾平心软了,也许是她说的话正中陆瑾平的下怀,只见陆瑾平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骨节分明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用暧昧而怜惜的口吻道:“人人都知道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喜欢你都来不及又怎么舍得处罚你?”

    一听陆瑾平说不会处罚她,姚锦莲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扮柔弱装可怜还是有用的,只要再加把劲儿说些甜言蜜语把他哄开心了,应该就可以平安脱险吧。

    不得不说姚锦莲还是太天真了,她把鬼畜陆瑾平想得太简单了,一个平日里恶魔惯了的人,又怎么可能对到手的猎物心慈手软,这也太不符合陆瑾平的一贯的作风了。

    就在姚锦莲松出去的那口气还没有缓过来的时候,只是那么以眨眼的功夫,就听到陆瑾平对着她的耳洞吹了一口气道:“你长得挺好看的,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唇红齿白,肌肤胜雪,是我喜欢的类型,不如我就给你个体面,让你做我的女人。”

    做他的女人?六皇子陆瑾平的女人?

    姚锦莲的心砰砰一阵乱跳,心里思索着这个可能性。陆瑾平身为六皇子,身份地位尊贵,母妃在宫中也受宠,要想往前一步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前面还有好几个皇子,各个都才貌不凡能力上佳,而且皇后的嫡子四皇子深受皇上宠爱,很得皇上看重,年纪轻轻就已经入六部办差。这么严格比较起来,陆瑾平算起来还算不得最突出的,甚至连一点儿优势也没有了。

    况且他的名声实在太差了,除了在外面勾三搭四,家中姬妾已有不少人,又没有正妃和侧妃管理后院,每日里后院都能闹出乌七八糟的事情来。这么看来,陆瑾平怎么算都算不上是一个理想的良人,起码不是她姚锦莲想要的那一个。

    “别,求你,放过我……”姚锦莲考虑好了之后,硬着头皮说出拒绝的话,心里砰砰跳得飞快,说不怕是假的,当着陆瑾平的面拒绝他的话,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何况他还掌握着她的小命儿。

    “想好了?”

    “想……想好了。”

    总觉得陆瑾平问这话不简单,眼泪顺着姚锦莲的眼眶刷刷滚落,再也没有先前的极揉造作,心底的恐慌和惧怕根本掩饰不住,苗条纤细的身子在陆瑾平的怀里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他不是她随便哭一哭求一求就能掌控得了的男人,他强势霸道如同魔鬼,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样就怎样,她对付不了他,她能想到的法子对他都不起作用。她是真的怕了他了。

    看着怀里的姚锦莲抖得像筛糠一样,一点儿乐趣也无。或许就是因为如此,败了陆瑾平的兴致。要知道他以前看上的那些女人,要么对他热烈逢迎,纠、缠、不、休,要么就抵死不从,宁死不屈。如果姚锦莲表现得如前者,他可能还有兴趣多玩玩儿,要是姚锦莲能像后者一样刚毅一点儿的拒绝,他可能还就真放过了她。反倒是这种倒让他看不上眼了,只觉得倒尽了胃口,跟她玩儿的兴趣都没有了,蓦地伸手把她往后一推,就把她毫不留情地推到在地上。

    姚锦莲完全没有防备,被陆瑾平这么一推,直接往后倒退一步,结结实实摔坐在地上,差点儿屁股都摔开花了。剧烈的疼痛感传来,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你要真哭出来试试!”陆瑾平忽然厉声警告一句,姚锦莲哪里还真敢哭出来,只得死死咬住嘴唇,忍下心头的苦楚,把眼泪都往肚子里吞。

    陆瑾平对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已经没有了兴趣,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过身拂袖而去。

    直到已经看不到陆瑾平的身影了,姚锦莲还浑身虚软地坐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刚才的那一场经历就跟噩梦一样,她以为她差一点儿就要被陆瑾平给害了,幸好幸好,他最后还是放过了她……

    可是,心里的那一丝丝失落又是怎么回事了?没有被陆瑾平欺、负、侮、辱不正是自己心中所想的吗?她这样就还是完整的自己,就不用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样不是最好吗?可是,为什么又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了?是自己着魔了吗?

    姚锦莲傻傻地坐在地上,好半响都没能理清楚自己的情绪,最后她告诉自己,肯定是自己被陆瑾平蛊惑了才会有那样的感觉,她明明是喜欢陈大公子陈昱霖的,她一直都是喜欢陈昱霖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她要赶紧把恶魔一样的陆瑾平忘掉,免得自己吓自己晚上做噩梦。

    这样翻来覆去胡乱的想了一通,姚锦莲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整理好了稍显凌乱的发髻和衣衫,才跌跌撞撞地离开。

    ……

    一个时辰之后,等到姚锦莲心神不宁地回到聚会的地方,就碰到了正在聊天的姚锦绣和王家小姐王润珠。

    姚锦绣察觉到姚锦莲的不对劲儿,走上前去扶她,“五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一个人?”

    “没,没什么。”姚锦莲连忙找借口解释,“就,就是先前在那边赏花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条蛇,有,有两支手指那么粗,把我吓到了。”

    是啊,像陆瑾平那样可恶又恶劣的男人,不就是像一条令人恐惧的毒蛇吗?

    “你的丫鬟白芷了?”

    “她喝多了水,去方便了。”

    姚锦绣见她这么说,脸色也不太好,想她可能真的是被吓到了,就把她扶过去挨着王润珠坐下,“你先休息一下吧。”

    一抬头,姚锦绣看到王润珠的脸色变了又变,那僵直着背脊往旁边挪了挪的动作,好像是跟姚锦莲坐在一起让她感觉很尴尬,只见她一下子站起身来,对姚锦绣和姚锦莲不太自然地笑了笑,“你们两姐妹聊吧,我到前面去转转。”

    王润珠忙不迭地走开了。她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如果刚才她在那边花丛里没有看错的话,跟二皇子陆瑾平抱在一起的人就是姚锦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