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2016章 10.22
    走到半道上的时候,姚锦绣看到王家小姐王润珠一个人远远地待在花园边上,拿着帕子坐在石头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姚锦绣径直就走了过去,到了王润珠身边的时候,那王润珠却突然跳了起来,像是被吓了一大跳,直接和姚锦绣撞在了一起。

    王润珠一下子从石头上跳起来,差点儿就要张口尖叫,好在姚锦绣眼明手快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提醒她道:“看清楚了,我是姚锦绣。”

    王润珠定了定神,看清楚是姚锦绣后,朝她点点头,“唔唔唔……”

    “那我放开你,不要再叫了哈。”

    “唔唔唔……”王润珠又是忙不迭地点头。

    姚锦绣这才松开了手,见她拿帕子擦额头上的汗珠,脸色也不好,关切地道:“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路过一下都能把你吓着。”

    王润珠忙摆手道:“没有没有……”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姚锦绣出于医生的本能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王润珠慌忙找着话来解释,“我就是担心我爹而已,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两淮办差办得怎么样了?”

    姚锦绣忽然想起先前那两个取笑王润珠的林二小姐和张三小姐说的话来,脑海里立刻有一道灵光闪过,她忙拉住王润珠的手道:“王大人是去两淮查盐运了吗?”

    王大人被派去两淮查盐运的事情在朝堂上不是秘密,姚锦绣没有机会接触到这方面的消息才会有此一问。是以她此刻问起来也不算突兀。

    王润珠缓了缓神,不无担忧地道:“是啊,都走了一个多月了,最近这十几日也没有消息传回来,我娘在家担心得要命。”

    姚锦绣安慰她道:“放心好了,王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会平安无事的。”

    “真是这样么?”

    “当然,那么多人跟着保护王大人,王大人不会有事的。”

    “那就好。”王润珠终于露出了一丝笑脸。

    王润珠圆圆的脸蛋儿看起来十分的亲切友善,姚锦绣对她心生好感,便陪着她坐下来聊天,很快两个人就熟悉起来,自那日起便成为了朋友。

    这里姚锦绣正陪着王润珠聊天说笑,就瞧见姚锦莲纤细的身影从前面小径上走了过来,只见她慌慌张张地往前走,边走还忍不住回头去张望,一副失魂落魄魂不守舍的样子。姚锦绣一看她就知道不对劲儿。

    ……

    事情发生在大约一个时辰之前,姚锦莲从陈婉儿那儿得知,陈玉儿的哥哥陈昱霖今天也来参加了这个梨花宴,只不过是在园子里的西边,各家公子都在那边聚会。姚锦莲便甩开陈婉儿悄悄离开了聚会的亭子,向着园子的西面走,企图能够遇见陈大公子陈昱霖。

    不知道该说姚锦莲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她走到去园子西面的半路上就看到了陈昱霖的身影,只不过那时候,陈昱霖的身边已经有了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姚锦莲的四姐姐姚锦慧和陈昱霖的妹妹陈玉儿。

    姚锦莲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并不能听清他们在交谈什么,只看见姚锦慧笑得很开心,脸上的笑容像花儿一样绽放,灿烂夺目,刺痛了她的双眼。

    远远瞧着陈昱霖温和地跟姚锦慧说话,陈昱霖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立在阳光下的颀长身子仿佛泛着一种出尘脱俗的光芒,而站在他身旁的姚锦慧则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姑娘了。

    她姚锦慧也配!姚锦莲恨恨地想,一把抓住过身旁花丛里的花朵,用力把开得鲜艳的花儿揉得粉粹,花朵招到摧残零落成泥。

    陈昱霖和姚锦慧聊了快一盏茶的功夫,忽然瞧见有一个小厮从前面远远跑了过来,那小厮到了近前,分别给陈昱霖、陈玉儿和姚锦绣行了礼。

    陈昱霖问小厮有何事,小厮答是有位姓陆的公子在找他。陈昱霖立刻就想到了是谁。他便向姚锦慧告辞,姚锦慧也向他回了礼。陈昱霖让小厮前面带路,匆匆走了。

    留下的姚锦慧望着陈昱霖里去的背影久久才收回视线,拉住陈玉儿的手亲热地道:“好姐姐,今天谢谢你。”

    陈玉儿笑看着脸色绯红如霞的姚锦慧,只觉得自己今天干得不错,心里十分满意,“你不用谢我,我是真喜欢你才肯帮你,你现在是我的好姐妹,等以后你成了我嫂嫂,可要照顾我哦。”

    被陈玉儿这么打趣,姚锦慧的脸色更红了,满心满眼都是欢喜,别开脸不敢与陈玉儿对视,口是心非地道:“你就知道取笑我,我不和你玩儿了。”

    “你不和我玩儿,是要和谁好呀?”陈玉儿笑着上去,伸手挠姚锦慧的痒痒,姚锦慧怕痒,咯咯笑着左躲右闪,口中连连求饶,“好姐姐,饶了我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哼,这还差不多!”陈玉儿又多挠了姚锦慧几下才罢手,姚锦慧已经笑着捂住肚子蹲到了地上。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姚锦莲恨得不行,心道陈玉儿根本就是眼瞎,放着她这样的大美女不来巴结交好,偏要去喜欢姚锦慧那个蠢货,姚锦慧能比她好吗?能比她能干有用吗?哼!现在就巴望着嫁过去了,一个两个都要跟她争跟她抢!不行,她得想办法,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如此想着,姚锦莲打定主意,向着陈昱霖离开的方向追上去,她脚步跑得飞快,远远地瞧见陈昱霖的身影,加把劲儿应该就能追上了。她明明看到陈昱霖往前面的拐角处转了过去,等她追上去的时候,到了拐角处却没看到了陈昱霖的身影,她把人跟丢了。

    “去哪儿了?”姚锦莲疑惑地察看四周,还是没看到陈昱霖的影子。

    正当姚锦莲站在拐角处茫然四顾的时候,她隐隐听到右前方的花丛深处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姚锦莲顿时心中大喜,是陈昱霖,一定是陈昱霖。

    欣喜过望的姚锦莲并没有想太多,迈开步就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找了过去,她用手拨开厚重的花簇,从花丛里钻过去。那些烦躁枝叶挡不住她的决心,她费了不少力气才从花丛里钻出去。

    隐约瞧见前方梨花树下站着一个穿靛青色直缀的男子,那直缀的颜色正好跟陈昱霖身上所穿的直缀颜色一样。只是那男子背对姚锦莲的方向而站,姚锦莲并没有看到他的长相,她只觉得那男子的背影熟悉,肯定就是陈昱霖,于是欢喜非常地就跑上前去。

    六皇子陆瑾平正在跟隐身在暗处的暗卫说话,忽然耳朵一动,听到身后传来跑动的声响,听声音仿佛是女子的脚步声。

    这里这么偏僻,是他专门找的一处地方,怎么还有女人跑进来?陆瑾平面色微沉,隐隐透出一丝不悦,缓慢地转过身去,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跟着陆瑾平身后的暗卫瞧见姚锦莲跑了出来,立刻就要动作,下一秒却被陆瑾平的眼神制止了,悄悄退了下去。

    回转过身,陆瑾平便瞧见一个身材纤细,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穿着淡蓝色绣花褙子的漂亮女子向他跑了过来。她的头发上还沾着几片梨花瓣,显得俏皮可爱。从那女子的身段面庞判断,大约也就十三岁左右,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别样气质,既有小女孩儿的纯真,又有快要成长少女的那种妩媚。脸上露出的那种仿佛见到情人一样的笑颜,一双黑瞳透出明亮的光,犹如阳光一般炙热。真真是多情得很。

    绕是见惯了各色美人的陆瑾平,也被突然闯入进来的姚锦莲所吸引住了,只觉得她与平日里见到的那些女子有所不同,起码比起家里那些女人来要更特别一些,看起来也更可爱更妩媚,似乎也更有趣一点儿。

    姚锦莲终于跑近了,却在离陆瑾平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住了脚步,只因她已经认出眼前的人不是她心心念念要找的陈昱霖,而是名声在外,以风流多情喜好收集美女府里姬妾众多而闻名京城的陆瑾平。

    京城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好人家的姑娘宁肯走路遇见鬼,也不要遇见陆瑾平。因为陆瑾平比恶鬼还可怕,一旦招惹上他,女孩子的清白也就被毁了。这不是要人命么?

    听说,陆瑾平今年才十七岁,就已经抢过别人三次亲,调戏过不下十个良家女子,住在宁王府后宅的姬妾就有好几十人。他还是翠红楼的头牌沈茵茵的座上宾,曾经为了旖月楼的当家头牌跟人大打出手,把对方打了个半残,闹到全京城人人皆知,六皇子陆瑾平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风流快活。

    这样的混账事简直不胜枚举,陆瑾平也因此被当今皇上大骂训斥,还被罚闭门思过。但这些惩罚也只有惩罚的那个时候有用,过了那个时候,陆瑾平的臭毛病又继续故态萌发,甚至变本加厉,当今皇上和杨淑妃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管了几次实在管不了,也就只能由他去了。

    此时此刻,姚锦莲没能找到她想找的陈大公子陈昱霖,偏偏遇上了恶名在外的陆瑾平,她的一张小脸顿时吓得煞白,想转身逃跑奈何腿肚子又发软,一丝力气也提不上来,只睁大着湿漉漉的无辜大眼睛盯着陆瑾平,期盼着他能突然良心发现放她一马。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就陆瑾平的鬼畜性格,依他平日里的那些所作所为,凡是贸然闯入他地盘的猎物,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

    陆瑾平的身高比娇小纤细的姚锦莲身高高出许多,他迈动长腿走上前去,直至走到姚锦莲面前,肆无忌惮地释放出属于皇子的那种与身俱来的威压,逼迫得姚锦莲连抬起来头跟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能有那个逃跑的胆子了,她现在只有乖乖就擒的份儿。

    陆瑾平居高临下睨视着姚锦莲,扯动嘴角微微一笑,“怎么?见到本皇子连行礼问安都不会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