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2016章 10.21
    前头是挡路的陆瑾明,后面是没有退路的路,这是早就等在这儿守株待兔了。

    领路的嬷嬷见着陆瑾明,丝毫异样也没有,一脸淡然地走上前去向他行礼。这种时候,姚锦绣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去跟着行了一礼。

    陆瑾明对嬷嬷挥挥手示意她先退下,嬷嬷恭敬地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姚锦绣好想伸手拉住嬷嬷告诉她不要走,尔康手在脑海里对嬷嬷挥了又挥,无奈人家根本看不见,她也只有想一想的份儿。

    待嬷嬷退了下去,陆瑾明忽然走上前一步,态度诚挚地弯腰对姚锦绣行了一礼,“前几日多谢姑娘出手相救,致远大师的伤现已痊愈,姑娘的医术了得,瑾明感激不尽。”

    姚锦绣吞咽了一口,想起在报恩寺里陆瑾明那胡搅蛮缠的态度,她还当他真是那种仗着身份尊贵就蛮不讲理傲慢可恶的人,一次两次遇见都那么无礼霸道,原来也能有这般知礼数的时候,还真真是难得。

    “五爷你客气了,致远大师的伤好了就好,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告退了。”姚锦绣早就已经知道了陆瑾明的身份,他是五皇子也是秦、王殿下,在外大家都尊称他一声五爷,她也就顺着大家这样称呼他了,她此刻对他如此客气疏离,不过是考虑到他的身份,不想与他单独待在这儿,想要快点儿离开。只因几次见到他都没有半点儿好事儿,他随时都可能抽风发神经,上一回就抢了她的玉石耳坠子,到现在都没还给她,想必也是要不回来的了。第二次见他又遇到他被人暗杀。这一次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总之没有一次有好事,实在不想跟他多有交集,连多说一句话都嫌累得慌。

    陆瑾明却没有同意她离开,上前侧身挡住她的去路,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努力把她现在的样子和前世记忆中的那个人融合在一起。那个时候,哪怕是在战火纷飞的边城,她对生活依然充满了希望,积极乐观的生活着,每天帮着军医救治伤患,坚定地要找到失踪的姚锦睿。她性子坚韧又勇敢,聪明又伶俐,不似普通闺阁中那些需要人保护的柔弱女子。也就是这样的性子,深深地打动了他,烙印在他的心上,让他从前世记到今生。

    “前些日子听说你病得很严重,现在可都大好了?”陆瑾明忽然问道,仔细打量着她的脸色,看起来脸上消瘦了一些,不过气色还不错,身体的病症应该都好了,想来是那解毒圣丹发挥了作用,也不枉费他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去找来。

    姚锦绣奇怪他对她的关心,照礼说她跟他并不熟,两个人也就见过几次面而已,关系只比陌生人稍微好那么一丢丢,他却对她表现出超出常人的关心来,这让她心中惴惴不安,“你怎么知道我生病的事?”

    陆瑾明也看出了她对他的防备,微微一笑解释道:“那日你的大丫鬟珍珠到万安药铺去找大夫,我正好在万安药铺遇到她,就听说了你的事,就向她介绍了万大夫去给你看诊。”

    这件事姚锦绣没有听珍珠提起过,或许是她病好的时候,珍珠又得了过敏性皮疹,还遇上大太太谢氏派黄妈妈带着杨大夫来捣乱,几件事凑在了一起,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现在让陆瑾明提起来,姚锦绣是必要感谢他,就道:“多谢五爷出手相助。”

    “你无需对我如此客气,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何况我和你二哥还是好友,照顾你也是应该的。”这是把姚锦绣先前说的“举手之劳而已”还给了她,还把对她的帮助说成了应该的照顾,当然,这句话是发自陆瑾明内心深处的真感情,他是真的想要好好照顾她,把她纳入他的羽翼之下,替她遮挡风雨,护她一生平安。

    听他说起自己的二哥姚锦睿,姚锦绣浑身上下都紧绷起来,用警惕的眼神盯住他,像只刺猬一样竖起了身上的利刺,鼓起勇气道:“你说你把我二哥当作好友看待,你却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去接近他,这算哪门子的好友,有这样不真诚的交友之道?枉费我二哥还把你当成人生难得的知己,满心满腹都是对你的崇拜和信任!你这样的好友我二哥消受不起,还请五爷不要打我二哥的主意,我二哥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担不起五爷的看重。姚家众人一向安分守己,不敢有任何痴心妄想,还望五爷高抬贵手放过姚家。姚家众人将感激不尽!”

    姚锦绣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是因为她早就洞察出陆瑾明接近姚锦睿是有着别样的目的,她猜测陆瑾明的最终目的可能是大老爷姚启辉甚至可能是怎个姚家,但他却拿老实耿直的姚锦睿当了跳板,这是姚锦绣怎样也无法容忍的事情。

    姚锦睿是她的二哥,是她最亲爱最想要保护的二哥,他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她不希望姚锦睿受到半点儿伤害。还有大老爷姚启辉,虽然这个爹当得不见得有多好,但她始终是这个身体原主的爹,他对她的关心虽然不多,但也是真心实意的。所以她请求陆瑾明高抬贵手放过姚锦睿,放过姚家,并向陆瑾明表明姚家会老老实实安分守己,绝对不会惹半点儿麻烦。以求让陆瑾明安心。

    听了姚锦绣这么一番话,陆瑾明面部肌肉不自觉地抽了抽,胸口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般难受,他就说这次见到姚锦绣的感觉怎么跟上两次见到时的感觉不一样,原来不是他想多了,而是姚锦绣确确实实对他有敌意。

    他扯动嘴角勉强笑了一下,尽量用平缓诚恳的语气道:“姚三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对你二哥没有任何恶意,我接近他与他做朋友都是出自于真心,至于我为什么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完全是出于其他方面的考虑,还望你能够谅解。”

    也许是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在,陆瑾明的一番话并不能完全说服姚锦绣,她定定地看着他,语气生硬地道:“希望五爷真能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不要做出伤害朋友的事情。”

    顾忌着陆瑾明的身份,姚锦绣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过就是逾矩了,她也不想真的惹恼了陆瑾明,到时候就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姚三小姐大可放心,我陆瑾明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陆瑾明也深知光是一番简单的言语不足以让姚锦绣相信他的诚意,但他现在也只能说到这里,在事情没有完全明朗之前,他说再多也是无用,唯有暗自下定决心,绝对不会做出让姚锦绣伤心难过的事情,等到事情尘埃落定之时,她定会明白他的用心。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退了。”姚锦绣面无表情地向陆瑾明福了福身,不再做任何停留,转身就走。

    背后一直有一道炙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姚锦绣挺直了背脊,大步往前走去,直到她走出好几步远,随风传来陆瑾明低低的叹息声,紧接着就听到他对她扬声道:“姚三小姐,我知道你喜欢吃食味斋的东西,以后你去食味斋不用排队,掌柜会专门为你预留一份,只要你去,一概免费,希望你能喜欢。”

    风吹过耳边,姚锦绣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陆瑾明的话,她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手,头也不回地加快脚步离去。

    ……

    刚刚退下去的嬷嬷就站在路口,见到姚锦绣出来,她便又如先前一样,安静地走在前面给姚锦绣带路,姚锦绣看了她几眼,知道她也是身不由己听命于人,便没有多说什么。

    陆瑾明刚才所说的话还萦绕在姚锦绣的耳边,害得她有些心神不灵,一路低着头走路也没看前方,一下子撞到了前面带路的嬷嬷。

    姚锦绣连忙抬头看,发现嬷嬷突然停了下来,蹲身向前面走过来的人行礼,“拜见二皇子。”

    听到“二皇子”三个字,姚锦绣也赶忙低下头去蹲身行礼,视线落在身前不远处,她瞧见有两个人走过来在她身前站定。

    站在前面的那个穿着宝蓝色茧绸直缀的男子应该就是二皇子陆瑾祥无疑,而稍稍落后二皇子陆瑾祥半步,穿靛青色直缀的男子,如果她先前飞快瞟的那一眼没看错,应该是陈大公子陈昱霖。

    这两个人怎么搅合在一起了?

    姚锦绣飞快地思索着二皇子陆瑾祥和陈昱霖的关系。是的,二皇子陆瑾祥的母妃是陈贵妃,陈贵妃出自陈家,虽跟陈阁老却不是同支,但毕竟是姓陈,二皇子陆瑾祥和陈昱霖关系密切实属正常。

    头顶上传来二皇子陆瑾祥询问的声音,“姚三小姐姚锦绣?”

    姚锦绣低着头应了一声,“是。”

    “抬起头来。”

    姚锦绣微楞了一下,缓慢抬起头去,视线只落在二皇子陆瑾祥的胸口处。

    二皇子陆瑾祥道:“听说你医术了得。”

    “这……都是外面的人夸大其词了,我并没有那么精湛的医术。”姚锦绣谨慎道。

    闻言,二皇子陆瑾祥呵呵笑了两声,手指向姚锦绣点了两点道:“是个有趣的人,我记住你了。”

    说完大步离去,陈昱霖也大步跟了上去,姚锦绣侧过头去看,就见陈昱霖回过头来对她直皱眉头,手朝她挥了两下,示意她赶快离开。

    嬷嬷也来拉她,“姚三小姐,我们走吧。”

    姚锦绣道:“嬷嬷,今天这事儿……”

    “姚三小姐放心,老奴回去会把这事儿禀告给长公主。”

    “那就有劳嬷嬷了。”

    一刻钟之后,姚锦绣回到聚会的地方,远远地看到各家小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各自有说有笑,好不惬意。她揪紧成一团的心才逐渐放松下来,清新的空气重新吸入肺腑里,才有一种自己重新活了过来的感觉,放松脚步向着前面的凉亭走去。

    走在半道上,却意外地跟王家小姐王润珠撞在了一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