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34章 佳妻第034章
    把屋子里的人都逗笑了,姚锦绣也跟着笑起来。一时间屋里一派其乐融融。

    这时候有小丫鬟进来禀告,“三小姐,黄妈妈带着杨大夫来了。”

    “嗯,请他到偏厅稍坐,我一会儿就过去。”

    片刻后,姚锦绣带着珍珠过去偏厅见黄妈妈和杨大夫。

    进了偏厅,当黄妈妈和杨大夫见到病好痊愈的珍珠后,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实在难以相信在这么短短几天之内,姚锦绣就治好了珍珠的满脸疹子。

    姚锦绣淡然道:“杨大夫,你可以仔细检查一下,看珍珠的病是不是真的好了。”

    杨大夫也没有客气,直接上前去检查珍珠的脸,又给珍珠诊脉,越检查他的眉头就皱得越深,让旁边的黄妈妈看得也是一阵紧张,手紧紧地拽住帕子,连大气都不敢出。一时间,屋子里静得落针可闻。

    杨大夫通过一番“望闻问切”,最后他还是不得不低头承认,“珍珠姑娘的病确实好了。”

    姚锦绣笑着问:“杨大夫,我的医术还可以吧?”

    杨大夫皱着眉头,面露不悦之色,他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技不如人,找着措辞拿出前辈的样子教育姚锦绣,“偶尔的一次辩证正确,并不能就说明你的医术不错,医途深远,博大精深,哪是随随便便就能学成的,姚三小姐不可骄傲自满,还应多加学习才是。”

    姚锦绣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目光变得坚定而凛然,看得杨大夫心中一震,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强硬气势几乎让他不敢直视,只听得她冷冷一笑道:“杨大夫自诩医术了得,就应该有坦荡的胸怀,有容人之量,有能接受俊秀后辈的广阔胸襟,谁知杨大夫却也不过是个会辩错症的区区大夫而已,既然如此,那杨大夫还是回家多看书吧!送客!”

    不过两日,姚家三小姐姚锦绣跟行医十几年的杨大夫打赌,姚家三小姐姚锦绣赢了杨大夫的消息不胫而走。其实当日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最后会传得满京城都沸沸扬扬,实则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杨大夫输得不甘不愿,被姚家三小姐讥讽之事也跟着传扬出去,京城里街头巷尾茶馆酒肆都在议论此事,人人都在茶余饭后谈论着赢了杨大夫的姚家三小姐姚锦绣是如何了得如何神通广大。

    “听说那姚家三小姐得了江御医的真传,医术了得。”

    “听说那姚家三小姐一手针灸使得出神入化……”

    “听说那姚家三小姐只看一眼病人就能看出得的是什么病。”

    “听说那姚家三小姐有令人起死回生之能。”

    “听说……”

    随着姚锦绣的名声传扬开去,杨大夫却倒了霉,他家的药铺已经连续几日无人登门求医,人人都对他的医术产生了巨大的怀疑,试想一个行医十几年的人,辩症能力还及不上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又有谁敢相信这种大夫的医术。

    外面因为此事吵得沸沸扬扬,这样的沸腾却没有传入姚家。其实在前天姚锦绣把杨大夫“送客”之后,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倒是很想把姚锦绣找去说一顿的,理由都想好了,她不尊重人家杨大夫。

    但是最后这件事没成,只因大老爷姚启辉夸奖了姚锦绣一句,“我的闺女儿就是聪明伶俐,小小年纪就能辩证治病,以前你外祖父医术精湛,得先皇御赐‘妙手回春’匾额,不说你能学得他所有的真传,能学得十之一二也能受用不尽了,将来不需要你开堂坐诊给人治病,能在家里给自家人看看,帮忙调理一下身体也是好的。你祖母正是需要得紧。”

    大老爷姚启辉都这样说了,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还能说什么,那些准备好训斥姚锦绣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只能改成夸奖姚锦绣的话。

    大太太谢氏温言细语地对姚锦绣道:“你祖母这些日子病着,吃了那么多的药也不见大起色,也不知道大夫开的药方得不得用,你不妨帮忙看一看。”

    这是想要她帮忙照顾老太太谢氏,话是说得好听,等她真去照顾老太太谢氏,万一出了差错,还不是要算到她的头上。她现在就是能治也不会揽这个活,完全就是费力不讨好!

    姚锦绣自认没那么傻。她面露不安之色,紧张地看看大老爷姚启辉,又看向老太太谢氏,最后才斟字酌句地道:“不是我不想照顾祖母,只因我才开始看医书没多长时间,能治好珍珠也只是恰好看到外祖父留下的药方里有那样的记录,而祖母的病却不是我能看的,我学医不精,不敢乱给祖母看药方,免得误了祖母的病情就糟糕了。”

    开玩笑,让她看她就要看吗?她故意说这样贬低自己的话,一方面是希望打消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打她主意的念头,二就是为了藏拙,她不想让她们知道她真实的医术,以免她们又生出别的事端来。

    大老爷姚启辉听了姚锦绣的话,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锦绣现在才开始学医,医术浅薄,以后的路还长,不急于一时,好好努力,将来肯定有用得上的时候。”

    姚锦绣忙对大老爷姚启辉行了一礼,“父亲说得是,女儿谨记父亲的教诲,认真学习,不会叫父亲失望。”

    这父女俩人一来一往搭配默契,没有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能插嘴的机会,她们想说点什么也说不了,一来二去这件事情就这么平安无事的过去了。

    ……

    □□里,惠安长公主笑眯眯地看着陆瑾明,一看她那笑就知道她居心不良没安好心,陆瑾明装作没看见,低着头端着茶盏用茶盖拨弄着茶杯里的茶叶。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映照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他眼眸低垂,像蝶翼一样黑而浓密的长睫毛扑闪了一下,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陆瑾明脸上的些微表情没能逃过惠安长公主的眼睛,她摆弄着手里的一个银质玲珑球,不紧不慢地道:“你喜欢的那姑娘,这几天可是出了名了。”

    陆瑾明端着茶盏的手顿了顿,没作声,低头喝了一口茶,才把茶盏放到旁边的小几上,抬眸看向惠安长公主,从那微微上挑的挑花眼里面射出来的光芒别有意味,好似在说:“亲爱的姑姑,你有话就直说,别在这儿跟我打哑谜。”

    惠安长公主把手里的银质玲珑球从左手抛到右手,又从右手抛到左手,再拿在手中在指尖转了两圈,朝陆瑾明一抬下巴道:“这银质玲珑球好看吗?是你姑父才专门做好送给我的。”

    这里说的姑父就是惠安长公主的驸马屈晋,屈晋出生江北大族屈家,不过是旁支。他少年聪颖过人,才学出众,有读书过目不忘之才。话说十几年前,当今皇上原本是要点他当状元郎,奈何同他一起殿试考入前三甲的另外两人都是四十五岁有余,总不能探花游园的时候,派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去吧,当今皇上没法子,只好点了屈晋为探花。

    屈晋作为探花游园的时候,与惠安长公主相遇,两个人一见钟情,惠安长公主求了皇帝赐婚,成全了一段佳话。两人成亲之后,这十几年来恩爱有加,琴瑟和谐。尽管两人没有孩子,屈晋对惠安长公主还是一如当初那样好,把惠安长公主当做孩子一样疼。

    惠安长公主喜欢骑射武功,屈晋就专门找来武功师傅给她当陪练,惠安长公主想要出去游玩,屈晋就放下手中的事务,陪她出去到处游山玩水,惠安长公主喜欢的东西,不管多难办到,屈晋都尽可能满足她的需要,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好不惬意,羡煞旁人。

    这不,惠安长公主手上玩儿的这个银质玲珑球就是屈晋花了快一个月时间刚做好的,惠安长公主把玩着银质玲珑球,笑眯眯地看着陆瑾明,“这个玲珑球好看吧,我把这个玲珑球送给那个姚家三小姐怎么样?”

    “姑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陆瑾明的眉毛拧起来,“你答应过我不会去打扰她的。”

    “哎哟,看把你急的,我不就是说说嘛!”惠安长公主笑得越发的意味深长。

    陆瑾明叹气,他就知道惠安长公主是这么个脾气了,当初就不应该把心里话告诉她,现在真是后悔死了,“姑姑,你别去打扰她,我的事我会自己去处理好,你就别费这个心了。”

    “我哪里是要去打扰她。”惠安长公主不乐意地叫道:“我明明就是想要找个机会光明正大的去看看她。”

    “什么?”陆瑾明吃了一惊。

    惠安长公主眨巴眨巴眼睛道:“哎,我不就是觉得很久没开宴会了嘛!园子里面冷清得很。今年园子里的梨花开得可美了,我想开个梨花宴,把全京城里能数得上名的公子小姐都请来,到时候我就给姚三小姐下帖子,就能正大光明的见她咯。”说完她还讨好地对陆瑾明一笑,“到时候你也来啊。”

    陆瑾明冷下脸,对惠安长公主的这个安排很不满意,硬邦邦地道:“我不去。”

    惠安长公主得意地朝他一挑眉,“我肯信你还不想见到她!”见陆瑾明依然不为所动,接着又补充一句,“你要是敢不去,我就干脆给她做媒算了,把她跟那个谁谁谁,好像是陈阁老家的大公子,叫什么来着,陈,陈什么霖,噢,对,叫陈昱霖。这名字好,我就把她和陈昱霖送作堆,郎才女貌,多好的一对!”(专门“调戏”陆瑾明的惠安长公主,哦呵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