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35章 佳妻第035章
    跟惠安长公主生活了这么多年,深知惠安长公主是说得出做得到的性子,陆瑾明气得差点儿要跳起来,连忙给惠安长公主拱手作揖,“姑姑,我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个时候实在不能出岔子。”

    “好啦好啦,我逗你玩儿。”惠安长公主摆摆手,收起脸上嬉闹的表情,安抚陆瑾明道:“你稍安勿躁,听我慢慢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两天在担心什么?这姑娘一下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不少人都盯着她呢!一个以前名声丝毫不显的姑娘,一下子出了名,各种流言蜚语到处飞,好的坏的都有,这对她的名声可不好,我请她去梨花宴,顺便看看她,也是想给她长长脸,免得那些乱七八糟的牛鬼蛇神对她不利。你不也是正在担心这些么?”

    陆瑾明顿时明白过来惠安长公主的用意,他原本以为惠安长公主又是玩性起来了,故意拿他打趣。原来是在帮姚锦绣考虑,心里一下子就温暖一片,这个姑姑是真的把他当亲儿子一样在疼的,处处帮他分忧解难,替他考虑周全。有这样的姑姑在,让他觉得幸福和感激。

    “还是姑姑想得周全,多谢姑姑相帮。”陆瑾明真诚地道。

    惠安长公主点点头,脸上表情严肃,语气慎重地道:“我帮她也是帮你,你要想娶她可不容易,但凡她稍微传出一点儿不好的风评,想要让宫里面那人点头就不好办,你还要好生处置才行。”

    陆瑾明梗着脖子道:“这么多年他都没管过我,我娶妻也不用他管。”

    “看看,看看,这又说气话了不是!”惠安长公主无奈地摇摇头,这两父子也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和好,伸手拍拍他的肩头,“你喜欢是归你喜欢,他始终是你父皇,顺着他一点儿,别让自己吃亏。”

    陆瑾明不情愿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好,我这就回去发帖子去,你到时候记得要来哦!”话说到这儿也就差不多了,惠安长公主再拍拍陆瑾明的肩头,欢欢喜喜回长公主府发请帖去了。

    隔一日,姚锦绣接到惠安长公主府发来的请帖,邀请她于四月初十到长公主别院参加梨花宴。

    请帖由惠安长公主府的屈管事直接送到姚家,惠安长公主是当今皇上面前人人都想要巴结的红人,当时大太太谢氏一听说惠安长公主府来人了,连忙就叫婆子请人到大厅里喝茶,她随后就过去招待。

    惠安长公主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就算是惠安长公主府的普通管事,那身份也不一般,奈何这个管事还姓屈,跟驸马爷屈晋一个姓,可见其身份的不同,也显示出惠安长公主对这件事的重视。

    屈管事奉命而来,对大太太谢氏还算客气,见到大太太谢氏行了礼,然后直接表明来意,“惠安长公主有请帖要小的直接交于姚三小姐,还劳烦大太太请姚三小姐出来一见。”

    既然是惠安长公主发了话,大太太谢氏哪儿敢怠慢,立刻就叫婆子去请姚锦绣出来。婆子匆匆赶去锦绣小筑请姚锦绣。那时候姚锦绣正在看书。听了婆子的禀告,也没有故意耽搁,叫来翡翠给她换上出门见客的外裳,这才跟着婆子过去。

    到了大厅里,见到惠安长公主府的屈管事,屈管事先上前来给姚锦绣行了一礼,把梨花宴的请帖交到姚锦绣手中,“惠安长公主邀请姚三小姐于四月初十到别院参加梨花宴。”

    姚锦绣心下奇怪惠安长公主怎么会请她去参加梨花宴,要知道她跟惠安长公主从未有过交集,而且惠安长公主府的宴会以前请的都是那些有头有脸的大家闺秀,姚家的姑娘就从来没有收到过请帖,这次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但她面上还算镇定,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姚锦绣接过请帖看了看,对屈管事道:“劳烦屈管事回去禀告长公主,到时锦绣会准时去参加梨花宴。”

    “那小的就先告辞了。”事情说清楚,屈管事告辞离开。

    大太太谢氏倒是很想留屈管事问一问,为什么惠安长公主只请了姚锦绣,没有请她的女儿姚锦慧,要知道姚锦慧在外一直都有贤淑的好名声,比起一直都被大家当做笑料的姚锦绣来,那可是不知道好了多少。无奈人家屈管事也不是大太太谢氏想问话就能问话的人,就算她有脸问出口,屈管事肯不肯回答,会不会给她没脸,那还要两说。大太太谢氏也只能作罢。

    这边屈管事一走,大太太谢氏就把目标对准了姚锦绣,笑眯眯地对姚锦绣道:“阿绣,你看惠安长公主也很少举办宴会,她府上的宴会也不是人人都能去参加,你妹妹也跟你差不多大,两姐妹平日里关系也好,到时候不如你带她一起去,也好让她出去见见世面。”

    这巴结的语气听起来都让人尴尬!也只有大太太谢氏这么厚脸皮的人才能说得出口!

    姚锦绣真想摇头,这次是惠安长公主派屈管事来亲自给她下请帖,大太太谢氏赶忙就过来巴结她,生怕她到时候不肯带姚锦慧一起去。

    可这件事要是换成是惠安长公主邀请姚锦慧,那么大太太谢氏肯定会敲锣打鼓让全府的人都知道她的女儿是多么出息多么能干,才会得了惠安长公主的青睐。

    而她这个嫡长女只有靠边站的份儿,别说是跟着姚锦慧去参加惠安长公主举办的梨花宴,就算是想要看看那烫金的大红请帖估计都要被讽刺一番!

    大太太谢氏见姚锦绣不答话,就有些急了,“阿绣,你是怎么想的你倒是说啊,你妹妹一向乖巧,对你这个姐姐也是照顾有加……”

    “母亲。”姚锦绣没等大太太谢氏把话说完,打断她的话道:“我这一季的衣服都旧了,出门去参加宴会实在很不好,那天我看到四妹妹新做了一身深蓝色莲纹滚银边缎面对襟褙子,实在是好看得紧,我也想要一身那样的衣裳。”

    大太太谢氏立刻就明白了姚锦绣的意思,脸上的笑容收了收,“阿绣,不是母亲不给你做,那身衣裳是你外祖母专门做给慧儿的,我这儿也没有那样的布料。”

    这儿大太太谢氏说的外祖母根本不是姚锦绣的亲外祖母,而是姚锦绣的外祖母,谢家老太太张氏。

    姚锦绣很想笑,但她没有笑,脸色十分平静,只是说出的话却不平静,“母亲,我的首饰也都是常戴的那几样,都是前一年的老样式了,我带着那样的首饰出门,肯定会被人笑话的,我都不想去了。”

    “那怎么行!”大太太谢氏这下是真急了,姚锦绣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她还有什么听不懂的,这是要了衣裳都不够,还要打新的首饰,要是不给她把东西准备齐全,她就不准备去参加惠安长公主府的梨花宴。

    要是姚锦绣真因为没有漂亮衣服和好的首饰不去参加梨花宴,传出去也是她这个当继母的没脸。而且姚锦绣不去,得罪的可是堂堂的惠安长公主,得罪了那样身份显赫地位尊贵的人,姚家上上下下哪里会有好果子吃?她可不敢干这样的蠢事!

    大太太谢心下着慌,好言好语劝道:“不行,不行,阿绣你别任性,惠安长公主府的梨花宴你必须去。”

    “那我需要的东西就拜托母亲了,时日不多了,还劳烦母亲早做准备。”姚锦绣站起身来,朝大太太谢氏行了一礼,也不管她作何反应,施施然走了出去。

    “这,这,这……”大太太谢氏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睁睁地看着姚锦绣这么走掉。

    哎哟,这可又要花一大笔银子!大太太谢氏只觉得肉痛得很,这分明就是姚锦绣拿着一把刀剜她心头的肉。而且这银子不花还不行,她只能倒霉任宰。

    三天后,大太太谢氏做好了衣裳和首饰让管事婆子给姚锦绣送去,姚锦绣收到她要的东西之后,让管事婆子带了一句话给大太太谢氏,“两天后,让四妹妹跟我一起去参加惠安长公主举办的梨花宴。”

    管事婆子得了肯定的话,欢欢喜喜地回去复命了。

    ……

    二院房里,当姚锦莲得到姚锦绣会带着姚锦慧一起去参加惠安长公主举办的梨花宴的消息之后,气得摔了一盒新买的胭脂,砸了一对青花瓷茶杯。

    姚锦莲咬牙切齿地骂道:“可恶,真是太可恶了,她怎么就没死,怎么就不去死!”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发生,她们要去,我也要去!”姚锦莲提着裙角就跑了出去,直直跑去隔壁院子找二太太曾氏。

    “娘,你都听说了吗?姚锦绣要去参加惠安长公主举办的梨花宴,她只带姚锦慧去,不带我去。”说着一滴泪水就顺着姚锦莲的眼角滚落下来,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二太太曾氏心疼地给姚锦莲擦眼泪,“我已经听说了,大太太谢氏给姚锦绣做了一套新衣裳一套新的首饰头面,把姚锦绣哄得开心了,姚锦绣才同意带姚锦慧去的。”

    姚锦莲拉住二太太曾氏的手,哭得十分伤心,“娘,我不管,我也要去,你去问问姚锦绣,她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只要我们有的,我们就给她,让她带我去,带我去!”

    二太太曾氏却是很为难,耐心地劝慰着姚锦莲,“不是娘不肯给姚锦绣好东西讨好她,而是娘手上也很紧。你爹在任上快要满三年了,要不了几个月就要进京考评,这次你爹想要留京,就要讨好上峰,打点好京里各处,处处都要花费银子,我这儿才给他凑去了一千两,实在是拿不出多的银子来……”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去,我就要去……”姚锦莲已经魔障了,对二太太曾氏的劝慰根本就听不进去,一心只想着要去。

    二太太曾氏皱着眉头道:“莲儿,母亲也想让你去,可是我们家进益少,出项多,这实在是没有办法……”

    姚锦莲甩开二太太曾氏的手,忽然站起身来,满脸的厉色,“你要是不想办法让我去,那你可别后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